第192章 大黄的风流债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86字
  • 2021-06-25 23:45:46

张宝也一脸费解道:

“晓凡,这事天大的事啊,很明显,这是黄老狗用他的钱,买通了化肥厂,不给我们村生产肥料啊!”

其他村民也纷纷附和。

就在这时,一大早就得知肥料断供,而跑去寻找其他生产工厂的高大山回来了。

一看到高大山跑来,张宝就向他招手道:

“大山,过来,找到其他工厂生产肥料了吗?”

高大山跑到众人面前,摇了摇头,落寞道:

“不行,那些化肥厂好像全都被统一了口径一般,全都拒绝生产我们村的肥料。”

“更可气的是,我看到他们却在加班加点为白桥沟村的人生产肥料。”

村民们闻言,一个个被气得不行:

“不用说他们使用的配方,肯定是我们村偷去的。”

“还有这些化肥厂也肯定被他们收买了!”

现在大家除了愤怒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张晓凡身上。

希望他能想出什么办法,解决黄老狗对他们村的釜底抽薪。

然而,对他们来说是“釜底抽薪”的事,但在张晓凡看来,那就是微不足道的事。

“大家都别慌!”张晓凡看向这帮将自己当成最后救命稻草的乡亲们,说道:“其实,我们村里种的特殊蔬菜,只需要按时灌溉就可以了!”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乡亲们全都摇头起来:

“只是用水灌溉可不行啊,没有你配制的肥料,播下的种子也只会长出一般蔬菜而已。”

“是啊,一般蔬菜可没有销路,山海楼和富民工厂恐怕也要受到连累。”

“这样下去,我们大家也要失业了,走回以前给白桥沟村干活的老路。”

听着众人担忧的话,张晓凡知道乡亲们这是被他的“障眼法”给忽悠瘸了。

念及此,他还不得不继续忽悠才行:

“嗯,其实大家如果非要给蔬菜施肥的话,可以将村里面已经掰掉玉米的玉米杆,以及甘蔗皮混合搅拌在一起,施用在地里。”

听了张晓凡的施肥方案,张宝不免疑惑出声:

“这种土办法真的行吗?”

高大山也觉得困惑,如果这样就可以的话,以前的人不可能没有发现啊?

张晓凡点了点头,继续忽悠道:

“肯定行,因为我的肥料配方就是这么来的。”

张晓凡顿了顿道:“还有,记得搅拌的时候,加点我家前面池子里的水,这样效果会更好!”

张晓凡这是想偷懒了,只要乡亲们按他的办法制作肥料,那他以后就不用时不时就去大棚菜地里偷倒灵液了。

他是要将灵液倒在自家面前的池子里就好。

一池子水够用好久了!

此刻,在一旁睡懒觉的大黄也似乎听懂了。

连忙将它的狗窝挪到了水池边。

张晓凡余光看到大黄挪窝这一幕,不由得嘴角抽搐:

“这世道,狗比人还聪明是怎么回事?”

这边,他刚解决了乡亲们担忧的肥料断供问题。

口袋中的手机就突然振动起来。

张晓凡掏出一看发现竟然是“楚云曦”打来的。

一看到这个名字,张晓凡就一阵牙疼。

因为楚云曦从来就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过。

极不情愿的划开接听,楚云曦那凶巴巴的声音就从中传出:

“赶紧给我滚来县里,月月要生了!”

月月要生了?

张晓凡愣住想起月月好像正是被大黄搞大了肚子的小母狗。

想到这,张晓凡一阵无语,这狗子还真会给他惹麻烦啊!

到处浪就算了,还欠下这么一堆风流债。

“话说那白狐狸好久没出现了,难不成也……”张晓凡脑海中闪过从山林里,跑出一群似狗非狗的生物,就头皮一阵发麻。

都说生命是无法跨物种繁殖的,怎么他还会感到担忧呢。

还是因为这狗子太会来事了,早知道就不让它开启灵智了。

“喂喂,张晓凡那在那嘀咕什么呢?”通话中,楚云曦极不耐烦道:“赶紧带上你的狗,给我滚过来。”

张晓凡看了一眼提前占位,守在水池旁的大黄,心虚道:

“我的楚大小姐,你确定要我将大黄也带过去?”

楚云曦没好气道:

“它不来,难道你想月月一个母亲,独自面对如此关键的时刻吗?”

张晓凡:“……”

不知为何,一些有钱人的思想,他还真没法跟上。

不就是一条狗要生崽吗?

搞得就好像是什么国际大事一样,恨不得全世界都来见证。

挂了通话,身为大黄的主人,张晓凡也只能马上赶过去。

他偷偷将灵液倒入水池当中,一会张宝他们按照他的土配方制作出了肥料,自然会来取水搅拌。

然而,没等张宝他们来取水,大黄倒是第一时间要往池子里跳。

看样子,见识过灵液奇效的大黄,这是要来个全身上下大蜕变了。

“该死,还想来个外表进化,给我勾引更多母狗,母狐狸对吧?”张晓凡咬牙,直接拽住了大黄尾巴,将跳到半空的它,硬生生拉了回来。

大黄重重摔在地面上,用无比幽怨的目光看过来。

好像再说,你小子长得丑就算了,还要阻止我变帅?

一看到那好像自己亏待了它的幽怨眼神,张晓凡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嫌你欠下的风流债不够多吗?”

“走,你前阵子搞大肚子的二哈月月要生了,也该为你欠下的风流债付出点代价了。”

一听到张晓凡好像要杀人的目光,以及要将它阉了的口气。

大黄吓得身子一哆嗦,四肢疯狂扒拉,就想从张晓凡手中挣脱。

然而,张晓凡根本不会给它机会,上来就一顿胖揍,外加狗绳套头伺候。

生拉硬拽就往停靠在树荫下的一辆三轮车去。

没办法,由于出县的路还不通,现在他也只能骑三轮出去。

“汪汪汪……”

大黄叫唤着,顿时撩动无数村中母狗,它们全都纷纷跑来查看情况。

然而,张晓凡已经将大黄丢上三轮,并将它牢牢绑在那。

大黄扒拉着狗绳,还想将绳套弄开。

张晓凡见状警告道:

“县里头养狗可是要牵绳的,如果你弄开绳索,被治安队抓去那别说四处风流了,就是狗生都要交代在那。”

听了张晓凡的警告,大黄瞬间老实了。

现在它只希望张晓凡将它带出去,并不是真想要阉了它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