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黔驴技穷?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41字
  • 2021-06-25 09:07:08

白桥沟村本就有很多大棚,这一下,全体村民都投入了大棚菜种植。

背靠聚福轩这么一个大靠山,村民们完全不愁蔬菜销路问题。

而且,按照破解出的肥料配方,已经生产出十多袋成品肥料,就堆在郭耀祖家里,让人二十四小时看管着。

“肥料那边没出什么纰漏吧?”黄建洲巡视蔬菜种植进度问道。

郭耀祖跟在黄建洲一侧,回应道:

“黄老板,我办事你大可放心!”

“我当然知道那十多袋肥料的重要性,所以我不仅让人二十四小时看管着,还在房前屋后都拴了大狗。”

“一旦有陌生人靠近,那些大狗就会发出警示。”

黄建洲点头道:

“很好,等第一批种子萌芽,就可以试验下这些肥料的功效了。”

郭彦祖赔笑道:

“那可是完全按照张晓凡那小子研发的配方,配制生产出来的肥料,又会出什么差错?”

黄建洲停下脚步,看向白泉村的方向道:

“郭村长,张晓凡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别忘了金家是怎么覆灭的。”

“如今我们已经出招,如果张晓凡那边表现得越冷静,就说明他越有鬼,甚至连那肥料都是他故意让王黑子他们偷回来的。”

郭耀祖闻言,细思极恐道:

“不,不会吧,张晓凡那傻子真能算计到这一步?”

“嗯,其实我也只是推测!”黄建洲想了想,道:“我总觉得获得肥料的过程,有点过于顺利了!”

被黄建洲这么一提醒,郭耀祖才想到这点,王黑子他们好像是刚过去就被委以重任了。

还让他们负责看管肥料的工作。

倘若肥料是他们白桥沟村的秘密所在,他是肯定不会让外人靠近肥料哪怕半步。

就好像现在,他们按照配方生产的肥料,就被严密看管起来,别说人了,就是一只蚊子都别想飞进去。

“如果真被那小子摆了一道该怎么办?”郭耀祖想到其中利害关系道:“我们投入的一切就全打水漂了啊!”

黄建洲也开始心思不宁起来,没办法,白泉村那边实在太安静了。

路被毁了,肥料也被窃取了,连一些大棚都被他们破坏掉。

如果这样张晓凡还能忍的话,就说明这其中必有猫腻。

就在黄建洲想着张晓凡会在哪给他下圈套之际,村头那边突然骚乱起来。

“怎么了?”郭耀祖询问一个慌张跑来的村民问道。

那村民气喘吁吁指着村头方向,说道:

“不,不好了,那张晓凡带着一帮白泉村的村民来闹事了!”

“闹事?”郭耀祖问道:“闹什么事?难道我们种自家的菜还碍着了他们不成?”

那村民拼命摇头:

“不是因为种菜的事,白泉村那帮人要我们交出王黑子、闫大河等人。”

“说他们是奸细,不仅偷了他们村的特殊肥料,还破坏了他们出村的路。”

闻言,黄建洲不忧反喜,同郭耀祖交换了一个眼神:

“看来我们是高估了那张晓凡啊!”

一向运筹帷幄的张晓凡终于按耐不住了。

如果他还能沉得住气,没有带人前来要人,他们反而会提心吊胆。

如今他带人来了,就说明他们的组合拳全都打在了张晓凡要害处。

念及此,黄建洲开怀大笑出声:

“郭村长,看来我们的对手这是黔驴技穷,狗急跳墙了啊!”

郭耀祖也跟着笑出声来:

“黄老板,看来你还是多虑了,我就说张晓凡那傻子哪能想得这么远?”

“这不,那傻子这才反应过来,我们这是要干什么呢。”

黄建洲内心大定,伸手示意道:

“看来是我多虑了,走,我们这就去会会那张晓凡去。”

此刻,在刻有白桥沟三字的石碑旁,白泉村和白桥沟村的村民争吵得面红耳赤,眼看就要打起来。

就在这时,黄建洲跟郭耀祖赶了过来。

“住手,都给我住手!”郭耀祖踹开推搡在一起的村民道。

见来人是白桥沟村的村长,以及聚福轩的黄建洲,两边人马这才重新分开。

张晓凡手中扛着锄头,恶狠狠道:

“快将王黑子、闫大河几个人交出来!”

“要不然我们就掘了你们的路,让你们也尝尝没法出村的滋味。”

黄建洲见如今的张晓凡,已经完全没有那天在山海楼驱赶自己的从容大度。

反而变得小肚鸡肠,彻头彻尾跟个村妇无异。

这让他不免讥笑出声:

“呦?这不是山海楼鼎鼎有名的张大老板吗?”

“你没事不去山海楼忙你的生意,跑到我白桥沟村来干嘛?”

张晓凡看向黄建洲,气急败坏道:

“黄老狗,这白桥沟村什么时候成你地盘了,还有我那肥料,是不是你指使王黑子等人偷的?”

“为的就是种出像我们白泉村一样的菜,彻底搞垮我的山海楼?”

黄建洲闻言,笑了笑道:

“张老板,您还真会开玩笑,我聚福轩在延庆什么地位和体量,又怎会觊觎你小小岭北的山海楼?”

“至于你那所谓的肥料配方,我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时候,张宝听不下去了,直接站出来道:

“黄老狗,别在这装模作样了,让那王黑子出来对峙,事实自然明了。”

高大山等其他白泉村人也纷纷附和:

“没错,让那王黑子滚出来!”

“还有闫大河也一并滚出来!”

“我们的肥料可不是这么好偷的!”

“还有我们出村的路,你们也必须给我们修回去!”

黄建洲觉得好笑道:

“你们一个个怎么就听不懂呢?”

“我黄建洲说不稀罕你们的配方,那就是压根看不上,更不屑偷你们什么肥料。”

“还有你们口口声声说闫大河带人毁了你们的路,那证据呢?如果拿不出证据,我们有权告你们诽谤。”

白泉村的村民们气势汹汹前来讨要说法。

可没想到,黄建洲三两句花就将他们震得哑口无言!

高大山见大家都被黄建洲的气势压制住,挺身站出道:

“黄老狗,你要证据是吧?那就放我们进去搜,我相信我们村丢失的肥料肯定还在你们村里。”

其他白泉村的村民也纷纷附和:

“没错,让我们进去搜!”

“还有那王黑子、闫大河,也肯定藏在里头。”

说着,白泉村的村民们就要往里面闯。

白桥沟村的人不肯,两边又开始推搡起来。

张晓凡抓向黄建洲的衣领道:

“黄老狗,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要收购我的山海楼不成,就想着打我秘方的主意!”

黄建洲看向张晓凡,戏谑道:

“是又怎样?”

“我跟你说过的,山海楼想同我聚福轩斗,无异于以卵击石。”

“你这个王八蛋!”张晓凡大骂出声。

最终他还是没忍住,直接一拳重重砸在黄建洲脸上,黄建洲被打得闷哼一声,踉跄向后退去。

好在郭耀祖即时扶住他,才没让他摔倒在地。

“妈的!”黄建洲吐出一颗带血牙齿,死死盯着张晓凡道:

“你,你敢打我,我要让你牢底坐穿,坐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