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云湖龙井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1998字
  • 2021-06-19 23:39:29

电话接通后,张晓凡跟徐富贵聊了许久,还约了他在上次那家迎客茶馆见面。

之所以不选择在他的山海楼见面,那都是因为山海楼没有那种独特的品茶气氛。

张晓凡跟柳雪盈说了声不回来吃饭后,就急匆匆出门赶去迎客茶馆。

他找了个僻静位置坐下,一位年轻女招待走了过来:

“请问先生,要吃点什么,顺便配个什么茶?”

上次江会长请客,他在天字号包厢已经吃过了这儿的茶点。

风味很一般,跟他的山海楼完全没法比。

为此,他对女招待的服务有些兴致缺缺:

“给我来一杯凉白开吧!”

张晓凡点了个免费的水,这让年轻女招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来茶馆喝凉白开,还真是抠门到家了!”年轻女招待没好气离开。

在她心目中已经将张晓凡打入“死穷鬼”行列。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张晓凡之所以点凉白开,那都是他不想让这儿的茶水,影响了自己的品茶味蕾。

要知道他一会可是要品尝徐富贵送来的山茶叶的。

不多时,徐富贵提着大包小包,兴冲冲走了进来。

见张晓凡同他打招呼,他赶忙坐了过来,并将大包小包放在了桌面上。

这是张晓凡在电话中,让他带的种植茶叶。

“张老板,我还以为您上次说对茶叶一行感兴趣,只是个玩笑话呢。”徐富贵没想到这么快,张晓凡就联系了他。

张晓凡扫了一眼徐富贵带来的几包茶叶,问道:

“这些都是在你种植基地出产的茶叶?”

徐富贵将麻袋一个个打开,茶叶香气瞬间飘散开来。

他抓了一把递到张晓凡手中道:

“没错,这些都是我种植基地产出的茶叶。”

“张老板,你可以尝尝,绝对是上好的云湖龙井!”

“云湖?”张晓凡惊诧道:“你是龙井山茶基地云湖村的?”

要知道云湖村可是延庆市最负盛名的龙井茶种植基地。

如果要评一种延庆市民最爱喝的茶,非云湖龙井莫属。

不过这种茶的渠道可牢牢掌握在延庆大家族手里,一般人可拿不到上好的茶品货源。

徐富贵点头道:

“嗯,我家世代住在云湖村,祖辈留下的茶山也一直继承到了我这一代。”

“在我家的带动下,原本靠打鱼为生的村民,也纷纷转行做了茶,如今云湖村百分之七八十的茶山都在我经营之下。”

闻言,张晓凡高兴不已,拉住徐富贵的手道:

“那实在是太好了,你手上还有多少这种上好的云湖龙井,我全要了!”

张晓凡想到自己手中资金还算充足,买下这么一批绝对不亏的上好茶叶,肯定不亏。

可徐富贵却为难起来,顿了顿道:

“上好龙井只有一百斤不到,如果次点的,或者云湖红茶品类,我倒是能够大批量给你。”

张晓凡愣了愣,目光下移这才发现徐富贵今天带来的几乎全都是红茶品类。

红茶与绿茶虽只有一字之差,但却天差地别。

红茶是发酵茶,多为低品质低知名度的茶叶制作而成。

绿茶为非发酵茶,多为品种优良的好茶。

他们延庆人就更喜欢喝绿茶,如云湖的龙井、南山的普洱等。

所以,红茶在这个地区是没有什么销路的。

这让张晓凡一下为难起来,皱了皱眉道:

“我知道上好的云湖龙井供不应求,能不能匀一些给我?”

“唉!”徐富贵叹了口气,表示无奈道:“张老板,不瞒您说,其实上好的云湖龙井,我也没有多少话语权。”

“怎么说?”张晓凡觉得事有蹊跷。

徐富贵向张晓凡解释道:

“都怪我爸当年贪心,为了尽快占领延庆茶叶市场,同延庆韩家签订了长期收购条约。”

“上好的龙井,根本没法卖给别人。”

韩家?

又是韩家?

每当听到“韩家”这两个字,张晓凡就莫名愤怒。

但与此同时,他也深知自己还完全无法同韩家抗衡。

韩家的云水集团更是垄断了延庆市百分之八十的茶叶市场。

他要想在这个领域突破韩家封锁,就必须从长计议才行。

“那次一等的云湖龙井也可以!”张晓凡想先从次一集的茶叶市场做起也不是不行。

如果能弄到云湖龙井的一部分种植基地就更好了,说不定他还能通过灵液,将这些次一级茶叶培育成为极品。

“对了,你们次一级的茶叶种植地卖吗,租赁也行!”张晓凡尝试询问道。

徐富贵一听到要买他的茶山,当即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张老板,茶山种植基地可是云湖村村民赖以生存的根本,恕我没法割让给您。”

“以前韩家也打过云湖村茶山的念头,不过村民都不同意,所以……”

张晓凡也没有要强人所难的意思,只是表示遗憾道:

“那就先批发给我茶叶吧!”

徐富贵总算松了口气道:

“好,次一级的云湖龙井,我还是能够给您安排上的。”

徐富贵回到云湖村,刚想将他拿到山海楼订单的事告诉茶农们。

谁知,村民们却告诉他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

那就是韩家云水集团来收购上好的龙井茶叶了,但开出的收购价却比往年低了三成。

徐富贵闻言脸上笑容瞬间消失,沉声道:

“韩家简直欺人太甚,上一年的收购价都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今年竟然还变本加厉起来。”

一帮村民也全都义愤填膺:

“富贵啊,我们必须想想办法才行,按照现在这个收购价,我们连成本都快要收不回来。”

“供应给云水集团的茶叶可都是最上好的龙井啊,他们怎能用次品的价格收购去。”

“要是任由韩家这样压价,我们非要饿死不可。”

徐富贵听着村民们的倾诉,也无法再容忍韩家如此作为。

“现在云水集团的人在哪?”他要向韩家派来的代表讨要个说法。

一个村民指着不远处的茶山道:

“在茶园那边,现在茶农们还跟他们理论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