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见父母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52字
  • 2021-06-14 22:01:47

见凶名赫赫的温天豹都被张晓凡收拾掉,韩向东又怎会不知道他今天踢到铁板了。

而且还是当年被他打成傻子的乡下小子。

他不知道张晓凡成了傻子这期间,到底有何奇遇。

为什么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时,会变得如猛虎下山一般凶悍。

根本无人能挡!

“你,你不要过来啊!”韩向东大喊大叫,此刻哪还有半分豪少形象:“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当年那只是一场误会,真的,只是一场误会……”

满脸是血的张晓凡此刻已经杀红眼,哪还听得进去半个字。

“韩向东,我只要你死!”张晓凡一步步向韩向东逼近。

韩向东见张晓凡软硬不吃,牙一咬心一横,操起桌面上的酒瓶就往张晓凡丢去。

张晓凡一拳一拳轰爆飞来的酒瓶,即便双手已经染血,他也丝毫感受不到痛楚。

因为当年的痛,比现在更甚。

韩向东见酒瓶对张晓凡没用,更加疯狂起来,将那些没开封的茅台,也全都往张晓凡身上招呼。

张晓凡无视砸在身上的茅台,冲到韩向东面前,就是一拳接一拳抡砸在韩向面门之上。

“这一拳是为吴依依砸的!”

“这一拳则是为当年被你糟蹋的女孩砸的!”

“还有这无数拳是要你还我爸命的!”

张晓凡一边怒砸韩向东的脸,一边痛苦嘶吼,每一拳都几乎用尽他全身气力。

他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要韩向东血债血偿。

最终,韩向东被直接砸得昏死过去。

不过张晓凡依旧没有要停手的意思,直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响。

一群市商会治安处的人呼啦啦涌了进来。

当看到包厢内鲜血淋漓,躺满一地的人,让他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收到举报说这里有人打架斗殴,可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事件。

趁他们还没理清头绪,丁博赶忙冲到沙发边缘拉住他的手道:

“晓凡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张晓凡此刻完全听不进去任何话,直到他精疲力尽累倒在丁博身上。

趁乱,丁博背起张晓凡叫上吴依依就从一旁偏门溜走。

当张晓凡醒来,发现他已经被送回村里。

此刻他正躺在自家床上,头上、手上都缠着厚厚的纱布。

一旁还贴有丁博留给他的便条:

“兄弟如果醒来回个信!”

张晓凡摸到自己手机,本想给丁博回信,但发现手机没电了。

这时,屋外传来敲门声,他只能撑起快要散架的身体去开门。

当他步履蹒跚走出房间,母亲王慧云已经推着轮椅去开了门。

花婶站在门前,手里还提着一只毛发鲜亮的老母鸡:

“听说晓凡病了,我特意抓了只老母鸡过来,给晓凡补补身子!”

花婶和王慧云并不知道张晓凡情况,因为丁博将他送回来,只说他俩去攀岩不小心摔了。

为的就是不让她们担心。

等花婶走后,张晓凡这才扶着墙壁从房间走出道:

“妈,花婶家这只老母鸡可会下蛋了,你还是给她送回去吧!”

王慧云一看到张晓凡醒了激动得不行,赶忙放下手中的老母鸡道:

“晓凡,你伤的不轻应该多休息!”

“你去市里给依依那丫头送学费就算了,怎么还跟同学去攀什么岩?”

攀岩?

张晓凡愣了愣,觉得这肯定是丁博胡乱编的说辞。

张晓凡在椅子上坐下,思绪拉回道:

“妈我昏迷多久了?我感觉自己都要睡死过去。”

“乌鸦嘴!”王慧云没好气道:“你睡了半天了,别想太多,村医说只要休息好,一周后就能痊愈。”

感受到身上的伤势,张晓凡轻轻点头。

等母亲离开后,他立即拿出灵液猛喝了两口袋。

灵液入腹,张晓凡感觉一股暖流瞬间贯穿他四肢百骸。

那些缠着厚厚纱布的伤口,很快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痊愈着。

感受到伤口似乎没这么疼了,身体也不再好像要散架一般难受。

张晓凡想都没想就拆掉手上和头上的纱布,发现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果然只剩下几条小疤痕。

见张晓凡擅作主张拆掉纱布,刚去拿毛巾的王慧云顿时急了,连忙训斥出声:

“晓凡,你干什么啊?你那伤口这么深,要是感染了该怎么……”

王慧云的话还没说完就卡在嘴边。

她这才发现,儿子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她抓起张晓凡的手来回打量,额头更是被她摸了又摸:

“奇怪,怎么能好得这么快?”

张晓凡笑了笑道:

“都是皮外伤,好得快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不等王慧云反应过来,张晓凡就提着花婶送的老母鸡出门了:

“妈,我已经好了,你别担心。”

他本来受的就是体外伤,以他现在的身体恢复能力,很快就能恢复。

只不过这次受的伤稍微重了一点,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他才决定用灵液加快恢复速度。

王慧云呆呆望着儿子出去的方向,揉了揉眼睛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将老母鸡送还给花婶,张晓凡在村中溜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大黄。

看着村头树荫下那几只母狗一脸失宠的模样,他就知道大黄又被那白狐狸勾引去了。

张晓凡无奈摇了摇头,想起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柳雪盈了。

当他开车来到富民工厂,正好看到柳雪盈行色匆匆从工厂走出。

张晓凡停好车,从车上下来,径直冲向柳雪盈:

“雪盈,你这是要去哪啊?”

柳雪盈转身就见张晓凡超他跑来,眼尖的她,一下留意到张晓凡额头上的小伤疤:

“晓凡,你额头上的伤怎么弄的?”

张晓凡摸了摸额头,笑道:

“哦,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给树枝划的。”

“一点小伤,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过几天就自动消了!”

张晓凡发现柳雪盈眼眸低垂,似乎有什么心事,好奇问道:

“怎么了,在这工厂干不习惯?”

“如果不习惯,那就先请两天假。”

张晓凡说完,见柳雪盈依旧眉头紧锁。

在张晓凡一再追问下,柳雪盈才说出心事:

“我父母说想要过来住两天,他们说,想见见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