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出手疏通心脉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29字
  • 2021-06-09 22:25:27

自己身体有病这件事他怎么会知道的?

但很快,他的脸上再次换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他有些不悦看向张晓凡说道:

“张老板,我身体要是没病,为什么要高价买你的公鸡?”

“如果你是想拿这个来取笑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柯奎龙,送客!”

就在柯奎龙准备迈步上前时,张晓凡又抢先出声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所患之病为先天绝脉。”

“如果不加以医治,你绝对活不过二十五岁!”

之前韦胤来找他买公鸡时,他只是隐隐觉得韦胤身体有问题。

不过随着这段时间过去,他的神农医经已经有了不少的进步,再次见到韦胤,很快便看出了病症所在。

“混蛋,你说什么,居然敢这样诅咒咱们老大,是想找死吗?”

张晓凡这话说完,不管是柯奎龙也好,还是周围的一众手下都是怒气冲冲的围了上来。

正当众人想要上来动手时,身后的韦胤脸色剧变。

他无比惊骇看着张晓凡,满脸的呆滞。

片刻后,他立即下令道:

“慢着,都给我退开!”

先前他那么说,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张晓凡。

可他也没想到,张晓凡竟然真的能诊断出他身上的病症!

要知道。

先天绝脉这种病是极其罕见的。

就算是一亿人之中,也未必有一人能患上这种病。

而且人体经脉,是除了大脑之外人体之中最为复杂的东西。

这种病,就算是借助医院最为先进最为顶尖的医疗器材也难以诊断得出来。

也就是韦家势大,千辛万苦花费无数钱财才为他找来了一个高人,最终才断定他是先天绝脉这种绝症。

但是,那位可是医术能排进全国前五的高人,张晓凡是如何做到的?

柯奎龙等人虽然不明白自己老大为什么严厉制止了自己,但也没敢违抗,纷纷退到了两侧。

待手下退到一边后,韦胤直勾勾的盯着张晓凡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患有先天绝脉的?”

这话一出,旁边的柯奎龙等人有些惊讶,纷纷转头看着张晓凡。

难道这小子说的都是真的?

不然自己老大怎么会这样说。

张晓凡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问你,每天早上的七点,以及傍晚的六点,你是不是都会感觉到全身血肉跟冰块一样僵硬。”

“而且体内的经脉也会有一种被火烧的感觉,让你痛不欲生。”

听完对方完全说出了他发病的症状,韦胤看向张晓凡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张晓凡能说出他患上先天绝脉也就算了,竟然还能一字不漏的说出了他发病的症状。

这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片刻后,他脸上带着深深的无奈苦涩自语道:

“能看出来又怎么样,先天绝脉根本没得解。”

就算那位高人对这种病情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采用一些手段进行压制。

并且言明,他最多活不过二十五岁。

正因为如此,他才想着在人生最后的时光,来到岭北这小县城,只想风流快活,也免得父母为了他伤心。

闻言,张晓凡的脸上出现一抹自信的笑容,淡淡道:

“谁说没得解?”

话音落下,韦胤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晓凡:

“张兄弟,你当真开没玩笑?”

他的病,家族请来的高人都没有办法啊,莫非张晓凡的医术还要高过那位神医?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有些荒诞,但眼下,他已经没有其他希望了。

念及此,他无比认真看向张晓凡继续说道:

“张兄弟,只要你能救我,任何事我都答应你。”

闻言,张晓凡缓缓回道:

“我从来都不开玩笑。”

“不过以我现在的医术,还不能保证让你彻底病除。”

对此,韦胤早有心理准备。

他立即开口说道:

“不论如何,我愿意一试!”

“好,跟我来!”眼看有了一丝希望,不管怎么样韦胤都是要试一试的,随即带领张晓凡走进了一个包厢。

进入包厢后,韦胤迫不及待的问:“我现在该怎么做?”

张晓凡指着包间内的一张沙发椅道:“先脱掉上衣,平躺在这儿吧。”

“好。”韦胤没有废话,当即照办。

脑海之中思索了一番神农医经对先天绝脉的医治手段后,张晓凡取出了随身携带着的银针来。

“这会有点痛,希望你能暂时忍耐一下。”

韦胤一脸坚决的道:“张兄弟,你尽管动手吧,不用担心我!”

只要能解决他这先天绝脉,别说是痛了,就算是要了他半条命他也不会皱半点眉头的。

先天绝脉,用通俗点的语言来说其实就是心脉堵塞。

心脉是连接着人体心脏了,所以一旦堵塞对人体的危害不言而喻。

张晓凡接下来要做的也很简单,那就是用银针为韦胤疏通心脉,从而解决他的病情。

打定主意,张晓凡指尖夹起了三根银针朝着韦胤胸口的灵墟穴、神封穴、天溪穴三个穴位刺了下去。

感受到了胸口传来的痛处,韦胤面上露出了一些痛苦,但依旧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接着。

张晓凡再夹起三根银针朝着其膻中穴、屋翳穴、神藏穴三个穴位刺了下去。

至此,守护心脉的六大穴位全部被银针遏制住了。

突然间,韦胤的面色变得通红了起来,而他的胸口更是一片血色。

“张兄弟,我感觉我的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异变,让韦胤不得不忍痛问出了声。

张晓凡宽慰道:

“不用担心,我用银针封住了你胸口六大穴道,这样气血就会朝着你的心脉冲击而去,着就是解决你先天绝脉的方法。”

听到这话,韦胤放心许多,专心咬着牙忍受着痛处。

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分钟。

这时候的韦胤不止脸色和胸口通红,甚至是全身上下都染上了一层血色。

若是不知道情况的人在这儿看到,还以为这是刚从开水拖出来的一个人呢。

“啊啊啊!”

越是到了最后,韦胤遭受的痛苦救越是巨大,这让他已经忍不住嘶吼出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