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杨经国的无奈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05字
  • 2021-06-06 23:23:25

“好的金副会长,请您快点来,不然我生怕事情会越来越不可控了。”

听闻金禹城要亲自前来了,刘长贵多少放松了点,挂断电话后他又重新来到了大门口中。

“怎么样刘副会长,能放人了没有?”

这边刘长贵刚出来,现场的人们便七嘴八舌的追问。

“急什么,耐心等一下,上面马上就来人处理了。”

看到刘长贵抛出了这言论,现场众人总算得到了几分慰藉,随即皆是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这时,远处又来了一大群人。

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得到消息从白泉村赶来的肖文军等人。

“姓刘的,你把我们村晓凡抓了干嘛,有本事来抓我啊。”

“也算我一个,公家饭我还没吃过呢,今儿个就想尝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也把我抓了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治安处能容纳这儿几个人。”

百泉村的村民们群情激昂的叫嚣着。

他们这一叫嚣,让原本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的人们也跟着起哄了。

顿时间,刘长贵又感到了压力倍增。

好在下一刻,前方出现的一辆黑色轿车让他如蒙大赦。

刘长贵连忙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金副会长,您终于来了。”

一看能做主的人来了,现场众人都是一窝蜂的围了上去:

“你就是能管事的是吧,我告诉你,不不要冤枉好人,咱们晓凡以及山海楼都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你这管事的来了,今天我话就撂在这儿了,要是不给个说法你今天休想走。”

看到纷纷上前的众人,刚从车上下来的金禹城心中一惊。

原本他以为,无非是山海楼的饭菜好吃一点而已,这些家伙才来这儿闹事。

现在看来山海楼的老板张晓凡绝非一般人。

一个农民而已,居然能然整个岭北县大大小小的人物拥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金禹城又收起了之前对张晓凡的轻视。

“你们这群刁民,知道这是谁吗,这可是咱们县商会的金副会长,瞎了你们的狗眼是吧!”

金禹城的到来,也间接让刘长贵的底气变得足了起来。

眼见这么多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辱骂,他哪里还能坐得住。

“金副会长?又是姓金的,莫不成又是金家人?”

“是了,肯定是金家人,不然怎么会这么刻意针对山海楼。”

“好啊,之前我多多少少还有点怀疑,现在你这姓金的出来了,我可以断定这绝对是公报私仇了!”

一听到金副会长这四个大字,现场的群众们很快便将其和金家联系在了一起。

事态愈发严重了,金禹城不得不故作公正的说道:

“大家请安静一下听我说。”

“这并不是什么公报私仇,是我们县商会真的在山海楼的食材中检查出了问题,请给我们两天时间,两天时间等结果出来后,相信大家就会相信了。”

话音刚落,众人立即反驳道:

“两天,鬼知道你们这两天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就是啊,要是张老板在里面被你屈打成招了怎么办。”

这话让刘长贵不满了:“你当我们治安处是什么地方?如果山海楼没问题,我们自然会放人回去。”

闻言,众人再次开口道:

“我们不管,我们要求现在就放张老板出来。”

“先把张老板放出来什么都好说,你们也可以去查你们的证据,不冲突。”

金禹城脸色慢慢变得阴沉,接着语气略微强硬道:

“放人是不可能的,凡事都要讲究程序,我说了给我们两天时间,两天时间若是张晓凡没有罪,我以及治安处亲自给他道歉都可以!”

“这……”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众人心中虽然有些不甘,但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来。

眼看将众人震住了,金禹城神色才稍微松了一些。

一看事情有了个定果,旁边的刘长贵十分见机行事的说道:

“金副主任,您大驾咱们治安处,令咱们治安处蓬荜生辉,先进去喝杯茶吧。”

金禹城轻轻点头,跟刘长贵一起进了办公大楼。

望着两人走进治安处大楼,众人无可奈何的看着白章成:

“白老院长,咱们现在怎么办?”

白章成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回道:“先等等吧,看看情况怎么样。”

……

岭北县一处居民楼。

杨经国心力交瘁的返回到了家中。

“老婆,怎么还没做饭啊?”

躺在沙发的周静白冷哼道:

“哼,你还想吃饭,张老板现在还被关在治安处里,你还有心情吃饭!”

杨经果一听这话顿时便变得委屈了起来:

“我也是身不由己啊老婆,这件事是上面金副会长的意思,我还能怎么办。”

周静白字字珠玑的道:

“金福会长的意思?他还能管到你治安处来?你身为治安处的主任,一声令下放人,谁敢不听?”

“我看你就是趋炎附势想巴结那金副会长,没想到我周静白当初居然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么个懦弱无能的人!”

闻言杨经国脸上委屈神情又深了几分,他慌忙出言辩解:

“我怎么会想巴结那金副会长呢,只是他现在不仅是本县商会的副会长,和延庆市那边的领导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算是本县商会会长估计都不敢得罪他,我就更不用提了。”

周静白摇了摇头:“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这些,但我懂的是你懦弱,这事你要是不管,以后休想进我的卧室了。”

说罢,周静白起身走进了卧室,然后将门锁上。

“唉。”杨经国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神情辗转不断的在思考着解决的方案。

看来,想要压制住这金禹城,本县之中除了会长之外也没有人能做得到了。

打定主意,咬了咬牙,杨经国朝门外走去。

傍晚。

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倒映了下来,将还在治安处的众人脸色映得通红。

而这时,在里面待了半天的金禹城走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