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工厂冲突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16字
  • 2021-05-31 23:25:41

岭北县城南,是岭北县的工业园区。

按照地契上的地址,张晓凡来到一家名为【富民】的罐头加工厂。

工厂有些年头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墙壁上满是斑驳。

这些年随着机械化生产线的普及,工厂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早就入不敷出了。

近两年来,全靠着县商会的补贴,才勉强存活。

开门下车,张晓凡来到工厂门口。

看门的是个老大爷,头发花白,年纪应该六十往上了。

大爷看到张晓凡到来,便开口问他道:“小伙子,你找谁呐?”

张晓凡从兜里掏了烟出来,双手递给大爷,笑道:“大爷你好,我找你们厂长。”

大爷见张晓凡挺上道,接过烟又道:“找厂长的?”

“我还以为你是来订罐头的呢,小伙子人不错,叫啥?”

张晓凡给大爷点上烟,笑道:“我叫张晓凡……”

他话音刚落,大爷脸色骤变。

“你就是张晓凡?”

张晓凡被大爷的反应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只得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大爷立刻翻脸。

把手里刚点燃的香烟扔在地上,推着张晓凡往外面走。

“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

张晓凡傻眼了。

心说自己啥也没说,啥也没干,不就说了个名字吗?这是怎么了?

“大爷,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张晓凡被大爷推了出来,有些无奈的问道。

“误会?”大爷脸上露出愤然之色。

“谁跟你有误会?姓张的,你不就是来抢工厂的吗?”

“我告诉你,只要我徐德平在,你休想跨过这道门!”

抢工厂?

张晓凡一脸懵逼。

这什么跟什么啊!

“大爷,我不是来抢工厂的……不对,这工厂本来就是我的啊!”

他这话没错,有地契在手,这地和工厂本就是他的。

徐德平听了他这话,更是勃然一怒,声音也拔高了几分。

“你的?凭什么说是你的?我在这干了几十年了。”

“赶紧滚,不然我叫人了!”

张晓凡见有理讲不通,心里也有些窝火。

他掏出地契,对徐德平大声道:“大爷,这是工厂的地契,您看好了。这工厂本就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徐德平手里拿着个破铁盆使劲敲了起来。

当当当!

“大伙快出来啊!姓张的来抢工厂了!”

“再不出来,咱们这群老东西可就要去睡大街了!”

随着徐德平的喊声,瞬间从工厂里跑出来三四十个工人,手里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气势汹汹。

工人来到张晓凡身边,将他给团团围了起来,目光不善。

张晓凡傻眼了!

当初他收下地契的时候,可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出。

“姓张的,你要想把工厂抢过去,我就跟你拼命。”

“对!我在这厂子里干了三十年了,你现在把厂子抢走,以后我们怎么办?”

“姓张的,你别做梦了,这工厂是大伙的命根子,你想要工厂?行啊,那你就从我们这帮老东西的尸体上踩过去!”

工人们群情激愤,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口水都喷到张晓凡脸上了。

面对这些辛苦了半辈子的老工人,张晓凡一时间还真没啥办法应对。

被团团包围的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无奈之下,只得央求开口道:“各位,能不能先听我说一句……”

然而,没人愿意听他说,全都在七嘴八舌的声讨他。

没办法了,张晓凡只能深吸口气,随后大喝出声。

“都给我闭嘴!”

声如冬雷滚滚,震耳欲聋。

一时间,真把那些工人给震住了,目光惊愕的看着他。

张晓凡赶紧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大声道:“诸位,我不是来抢工厂的!”

“这是工厂的地契,工厂本就是我的,我抢它干嘛?”

他话声一落,立刻有人接话道:

“你不抢工厂,那你来干嘛?你要是把工厂卖了怎么办?”

“我们这么多人全靠厂子吃饭,你休想得逞。”

“对,你休想!”

张晓凡无语了,他现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郝德良带着他老婆赵玉玲赶了过来。

“都干什么呢!”

郝德良看到怒气冲冲的工人们,把张晓凡团团围住,吓了一大跳。

刚才他收到消息,说有个姓张的来抢工厂,他就知道肯定是张晓凡。

但他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工人看到郝德良夫妇到来,连忙对他道:“德良,你来的正好,这姓张的把工厂抢过去卖掉呢。”

“德良,这厂子可是老厂长毕生的心血,你作为老厂长的儿子,这厂子不能丢了。”

工人们的担心,郝德良都理解。

但问题在于,这工厂和地契,已经被母亲送给张晓凡了。

如果张晓凡执意收回工厂,他也没法阻拦。

“叔,你先让大伙散开,有话好好说。”

“我知道这厂子对大伙很重要,咱们万事好商量,张老板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听郝德良这么说,工人们这才四下散开。

张晓凡松了口气,对郝德良感激道:“郝大哥,你来得太及时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郝德良道:“没事,厂子的事你先别急,我去跟工人们说。”

张晓凡刚才见识到了那些工人的彪悍,只能点头答应。

郝德良来到工人中间,清了清嗓子道:

“各位长辈,我来说句公道话。”

“工厂的事怪我,是我把一时鬼迷心窍,犯了大错,给张老板造成了损失,所以我妈才拿地契赔偿张老板。”

“归根结底,是我郝德良对不住你们……”

说完,他向四周的工人们,深深鞠了一躬。

但工人们并不领情,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饭碗能不能保住。

至于他郝德良干了什么,跟他们没一点关系。

“郝德良,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犯了错,凭什么要大伙帮你赔?”

“大伙在厂里干了几十年了,工厂就是咱们的家。你现在一句话就想把大伙扫地出门,良心被狗吃了吗?”

这番话,引爆了工人们内心的恐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