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要的事说三遍
  • 心世界书店
  • 树简雨
  • 2585字
  • 2022-06-02 11:42:38

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如同一声晴天霹雳一样,在白夜雪的脑子里轰然乍响。

高考的前一天晚上,刚打完白夜雪的养母,还不忘恶狠狠地警告自己,“你亲妈是个贱货,你是她生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不是一直期待着通过高考改变命运吗,顺便摆脱我吗?别想了,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白夜雪一直坚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为了迎接高考,她为此已经默默奋斗了十几年。

然而,白夜雪最终也没能参加高考。她的养母死了,死于高考第一天的凌晨四点钟。

……

时间一晃一晃的,不知不觉,距离那年的高考,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间。

深夜十二点的花雨城,完全被窗外的瓢泼大雨淹没。整个城市好似都进入了沉睡状态,四周除了磅礴的雨声,还是磅礴的雨声。

随着突如其来的大暴雨,白天还是二十多度的气温,在午夜时分,竟然降到了七八度的样子。这巨大的温差变化,也反应在白夜雪的心情上。

白夜雪从小就怕冷,所以每次遇到像今天这样猝不及防的大降温天气,白夜雪的心情就会像门外的大雨一样,戚戚然地在沉寂的黑暗中孤独地奏响伤感的怨曲。

偌大的书店里,只在收银台的位置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

也许是雨声对白夜雪有着特殊的催眠作用,此前一直窝在收银台后面的沙发里看信的白夜雪,在怀表上的指针指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突然间有了睡意。这在平常是很少见的。

在来花雨城之前,白夜雪的作息时间就出现了很大的问题。那个时候,夜复一夜的失眠是常有的事。

自从白夜雪来了花雨城,更是“很有规律”地过上了黑白颠倒的生活。

白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晚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工作。

白夜雪所谓的工作,是独自经营一家名叫“心世界书店”的书屋。

理论上,“心世界书店”并没有准确的营业时间点。只要夜幕降临,“心世界书店”就算开始营业。天亮的时候,也就是“心世界书店”打烊的时候。

而事实证明,理论和实践多多少少都是存在着偏差的。

现实是,自从白夜雪经营这家“心世界书店”以来,还没有见到半个人光临过此店。生意惨淡如斯,难免影响心情,所以白夜雪偶尔也会选择提前打烊。

在白夜雪接手这家书店的这一个月以来,非但没有卖出去一本书,就连一个光顾者都没有。做生意做到这个份上,也真够倒霉的了。

白夜雪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这家书店本身就有的问题。

然而不管是谁的问题,按道理,对于白夜雪这个初来乍到花雨城的人来说,都不该有任何值得郁闷的。

因为现在的她,不仅衣食无忧,而且还有一笔不小的钱财。

白夜雪以前长时间过着一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对于搬家这件事情,她一点都不陌生。

一次又一次身体力行的搬家经历告诉白夜雪,从城市的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已经够让人身疲力竭了。

更何况现在白夜雪干脆是从一个城市,搬到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可以说在花雨城,白夜雪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无亲无故。

但是这一次,初来乍到的她,不仅不需要为了生计奔波,也无需像以前那样为了租一间便宜的房子而东奔西走。

事实上,在白夜雪长途跋涉奔赴花雨城的路上,已经有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为白夜雪安排好了在花雨城的一切事宜。

所以当白夜雪来到花雨城的第一天,她就名正言顺、毫不费力地住进了位于“心世界书店”顶层的阁楼里。

而这家书店,就是白夜雪此后在花雨城安身立命的地方。

阁楼里有一个保险箱,开箱密码是白夜雪的生日。保险箱里有一封信、一张银行卡和一张信用卡,以及一整箱的百元大钞。

目测之下,根据白夜雪平时的消费水平,仅仅是那一保险箱的百元大钞,就足够白夜雪花两辈子的了。

信中提到,想要获得保险箱里的这笔钱,必须要好好经营这家“心世界书店”。无论什么时候,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得转手和停业。

无论如何,有了保险箱里的那笔钱,即便“心世界书店”的生意再如何不景气,也绝对不会危及到白夜雪的温饱问题。

如此想来,撇开“心世界书店”惨不忍睹的生意不谈,白夜雪觉得自己自从来到花雨城之后,简直像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一样。

消费水平有限,不喜欢勾三搭四,不喜欢喝酒抽烟,对好看的衣服、名牌包包和名贵的化妆品也不甚感兴趣。

今生,白夜雪也并没有太大的理想和抱负。

对于她而言,无需为了生计做不喜欢的工作,不用疲于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还能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且一日三餐衣食无忧,就已经算是人生巅峰了。

考虑到平日无风无雨的日子,都没有人光顾“心世界书店”。今天遭逢大暴雨天气,又时值深夜,想必更不可能有人冒雨前来了。

临街的一整面墙都是落地窗,窗外没有路灯,漆黑一片。

白夜雪揉着因为长时间看信而有些酸涩的眼睛。从深陷的沙发里慢吞吞地站起来,然后走到落地窗前。

然而她这边刚把厚重的蓝绿色窗帘拉上,就听到了风铃铿锵作响的声音。

此时站在远离门口墙角处的白夜雪,一脸疑惑地转回头来,瞬时和一双漆黑深邃如黑夜深潭般的眸子相遇了。

刹那间,屋内四目相对,屋外电闪雷鸣。

强劲的寒风裹挟着雨丝,从打开的门里钻进屋内。直吹得那串古铜色的风铃铮铮作响,经久不息。

一时间,不知道是突然涌进屋内的冷风的缘故,还是屋内风铃急促乍响,屋外雷声大作的缘故,又或者是面前突然出现的黑衣少年的缘故。

总之,当下里,白夜雪的心脏正以生平从未有过的疯狂速度,发了疯一般狂跳不止。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表情有些失态,白夜雪在和黑衣少年无声对视大约一分钟的时候,黑衣少年似是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随即转身,然后一声不吭地朝着店内漆红色的旋转楼梯走去。

黑衣少年轻车熟路似的,很快走到旋转楼梯前,拾级而上。

虽然白夜雪年龄不大,但是她到底是一个独自在外四处闯荡过的人。加之性格使然,所以心理素质远非常人可比。

所以尽管事发突然,白夜雪还是很快恢复了以往冷静自持的状态。

白夜雪没有跟着黑衣男子前往二楼书区,而是回到收银台前,不动声色地打开电脑查看二楼的监控。

在电脑开机的空挡里,白夜雪无意间瞥见了自己一个月前贴在电脑屏幕黑色塑料边缘处的一张小便利贴。

白纸黑字赫然写着这样一段字体娟秀的小字:切记,千万不要主动和走进书店的陌生人说话。

“切记,千万不要主动和走进书店的陌生人说话。”是“心世界书店”经营手册开篇,特意用了一整张纸,反复强调的一句话。

“心世界书店”经营手册注意事项前三条,全部都是这句话“切记,千万不要主动和走进书店的陌生人说话。”

根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准则,由此可见,这一条注意事项,是多么的至关重要。

想到这里,白夜雪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在白夜雪刚刚翻看的一封信里,貌似提到过,凡是能走进“心世界书店”的客人,只有三种。

一是将死之人、二是死人、三是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