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玄武拒尸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557字
  • 2022-02-01 16:38:26

“这些陪葬俑应该在陪葬坑才对,怎么会在这里?”吴諧问道。

皇陵地下玄宫中的东西的数量,陪葬坑中所有殉葬品的摆设,都有严格要求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

一行人跳下沟渠,吴諧看着一排排整齐排列的人俑疑惑的说道:“看服饰是少数民族的衣服,可却不像是东夏国的风格,反而有些像是元朝的服饰。”

胖子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看着这些个人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个劲的念叨:“发财了!发财了!”说着伸手就想要去触摸。

顺子一把拦住胖子提醒他道:“胖老板,可不能碰这些东西,听村子里长辈提起过,以前这里巫蛊盛行,说不定些上面就被下过蛊。”

胖子却是不以为然:“怕个鸟,它又不会活过来,在说了手里有枪它还能翻天了不成。”话说的牛气哄哄,手却悄悄缩了回来,用背着的枪,用力杵了那人俑几下,道:“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石头人,你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潘子看着这些人俑总觉得那里别扭,心里不舒服道:“还是小心为妙,这东西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

胖子摆了摆手嗤之以鼻,他尝试抬了抬,发现还挺沉转头问黎晓道:“老黎,你可是各大拍卖行的贵宾,你给说说这些玩意儿,到底能值多少钱?”

黎晓把目光从一个人俑的身上收了回来,对他道:“拍卖行是不会公然拍卖一级文物的,不过黑市上曾有人开出200万美刀购买兵马俑。这些人俑也差不多这个价。”

胖子不由一拍大腿,痛心疾首的说道:“这是身在金山银山搬不走啊!心疼死胖爷了!这要是都给换成钱,都能买下整个潘家园了!”

黎晓摇了摇头,他说道:“物以稀为贵,真要是一股脑出现这么多,反而卖不出那么高的价钱。”

胖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种只能看,带不走的感觉太痛苦了。”

这时候,潘仔突然“咦”了一声,他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所有的人俑,都是面朝着一个方向,做着走路的动作,仿佛是一直行军的队伍。”

听了潘仔的话,几人看向后面更远处的人俑,果然如他所说所以的人俑全都面朝着前方做行军状

这支诡异人俑的长队,延伸到了护城河深处的黑暗中,无法知晓它们是要向何处行军。

潘仔一直觉得这里让人不太舒服,再加上天上的那种怪鸟都不敢下来更加加重这种感觉,不由说道:“咱们在这耽搁了不少时间,说不定陈皮阿四他们都已经找到入口了,小三爷你还是好好想想三爷给我们传的话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是几人上到河床上,顺子拿出个无烟炉点上,五人围坐一团。

黎晓问道:“三爷还留了口信?”

“是啊,说什么入口就在“玄武拒尸”之地。”吴諧说道。

“玄武拒尸?”

想了半天黎晓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问顺子道:“当时三爷找你,是个什么情况?”

顺子坐了下来,皱起来眉头想了想道:“大概是一个月以前,当时我正带着一队游客去“天池”,你们三叔就在其中,后来他偷偷的找到我让我在一个月后等一个叫吴邪的人,把你们带到他面前,就能给我一大笔钱。”

“他只说了这些?”吴諧反问。

顺子点了点头,说道:“他说只要告诉你,“玄武拒尸”之地,你就会知晓!”

胖子突然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支开陈皮阿四他们?”

顺子嘿嘿一笑,道:“你三叔告诉过我大概的人数,而且明显可以看出你们是两拨人,既然收了钱就一定要把事办好。”

潘仔拿出一只烟,递过去,郑重道:“顺哥,那咱们现在是自己人,来,抽一根。”

顺子没接那烟,严肃的说道:“我这不是在帮你们,而且在帮我自己,只要带你们找到他,你们三叔,答应给我的数目,够我用一辈子了,你们还是快点想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潘仔给他弄的很尴尬,只好把烟叼到自己嘴巴里,苦笑着看了看黎晓和吴諧。

黎晓问道:“你把三爷当时的原话,再重复一遍,注意要原话。”

顺子回忆了一下,道:“当时他是这么说的:等吴諧到了,你告诉他,地宫的入口在玄武拒尸之地。”

几个人都眼巴巴的看向吴諧,眼里露出殷切的表情,吴諧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胖子问道:“会不会这里有你们吴家才知道秘密?”

吴諧摇了摇头表示不可能,他说道:“三叔这个人记不住特别复杂的东西,就连他的十多张银行卡都是共用一个秘密,还是他第一次和文锦阿姨约会的日子。”

“既然三爷说了“你”一定会知道,那会不会你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潘仔想了想问道。

胖子突然挠了挠头,道:“会不会是咱们想的太复杂了?它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玄武拒尸?玄武拒尸!我知道了!咱们先前发现的磁石乌龟不就是雕刻成玄武的样子吗?会不会指的是那个?”

“不会,那只磁石玄武是咱们挖出来的,没有其他人动过的痕迹,三叔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吴諧摇头说道。

“他娘的,吴三醒这只老狐狸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咱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那能猜的道。”胖子骂道。

胖子说会不会就指字面上的意思时黎晓突然人就打了一个激灵,脑袋里好像有白光一闪,一下子就明白了!

顺子是局外人,没有去想那么深,而是一直在观察四周,当他看到黎晓表情的变化不由道:“黎老板你是不是知道了?”

“嗯?”一下子吴諧他们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黎晓想明白之后,整个人笑的一抽一抽的。

“笑什么?你他娘的倒是说啊,急死胖爷了!”

黎晓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他道:“三叔这个老顽童,什么玄武拒尸!狗屁的玄武拒尸!看来三叔早就想到了,会有人和咱们一起进这里,所以才有这么一句话,是给我们,也是迷惑敌人用的。”

“你快说啊,婆婆妈妈的急死个人。”潘仔也抓起了头发。

“这还是胖子给我的灵感!”黎晓笑道。

胖子一指自己到:“我?嘿!还真稀奇。”

黎晓解释道:“其实三叔的话不是四个字,而且六个字!”

“六个字?”几人还是不解。

黎晓提示道:“天真,咱们从小是在那长大的?”

“在那长大的?在杭——啊!我明白了!他娘的原来是这么回事!竟然这么简单!”听了黎晓的提醒吴諧一下子就明白了。

“什么你就明白了?你们在说什么玩意?”胖子心如猫爪似的。

黎晓对吴諧点头示意他来说,吴小邪一笑,说道:“这很简单,我和黎晓都是在杭城长大的,会杭城的方言!”

胖子问道:“方向?是发音?”

吴諧点了点头,道:“对,顺子的口音有问题,我没有听出来。”

潘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我靠,原来问题出在顺子那里。”

吴諧笑道:“玄武拒尸之地,这六个字的意思是,“玄”杭城话发音同“圆”,又相似于“沿”,“武”的发音,和“湖”的发音是一样的,但是在杭城,“湖”这个发音,即可以说是湖,又可以说是河,“拒”和“渠”发音是一样的“尸”和“水”同音,“之”和“至”同音,“地”和“底”同音,连起来就是——沿河渠水至底!”

“沿河渠水至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