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河渠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53字
  • 2022-02-01 16:38:18

“天真!小心!”

吴諧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从左上方俯冲了下来,凌空就抓住他的肩膀。被这么一带整个人在空中的姿势就失控了,身体在空中转了个圈,就往深渊里掉去。

那一刹那,吴諧只觉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慢动作,看到了胖子冲过来,看到了顺子举起枪,对头顶“啪啪啪”就是一连串的扫射,然后所以的一切全都从眼前消失了,身体仿佛坠入了无底深渊。

下落的过程极快,几乎是一瞬间就从胖子几人眼前消失了。

“天真!”

“小三爷!”

“吴老板!”

听着几人焦急的喊声,吴諧心中没来由一阵平静,要死了嘛?我吴諧就这么死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宫里了吗?三叔啊,你在哪呢?当你得知我的死讯会不会感到自责呢?

虽然脑海里浮现出许许多多的问题,也只是一刹那而已,下一刻吴諧只觉得背就撞到了一根类似于铁链的物体,整个人差点给拗断了。

就在吴諧将要撞上地面之时,河渠黑暗之中一道人影拔地而起,伸手接住了他,那人带着他在地上一个翻滚卸掉了力道。

原本闭眼等着撞击那一瞬间到来吴諧,忽然只觉天旋地转,然后人就安稳着地了,先是一愣,不由睁开了眼。

黑暗中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坐在了自己身边。

这时一只冷烟火从上面扔了下来,落在不远处,那黑影走过去捡起对上面挥了挥。

胖子看见下面挥动的冷烟火大喜笑骂道:“我就知道天真这家伙不是短命鬼,快大潘咱们下去。”

潘仔也松了一口气,赶忙去掏绳子。

吴諧看着那人拿着冷烟火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到自己的身边,借着火光就见那人衣衫褴褛,灰头土脸,一副流浪汉的模样,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失踪的黎晓。

“你他娘的跑哪去了?也不打声招呼,还有闷油瓶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吴諧惊怒交加的问道。

黎晓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本人掐指一算,得知你有此一劫,特来搭救感不感动。”

吴諧被气笑了,骂道:“你他娘别叉开话题,你怎么搞成了这副模样?闷油瓶那去了?”

黎晓摆了摆手:“嗨!别提了,打了几架,有没有吃的,我背包丢了!”

吴諧递给潘仔一瓶水,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些干粮,黎晓接过狼吞虎咽起来。

这时上方闪过几道手电光,胖子等人从上面顺着绳子,滑溜下来。

“你他娘的没。。。。?”胖子刚朝这边跑了两步就僵在了那里。

“怎么了?”顺子不解的问道。

“粽子!天真身后坐着一只粽子,大潘他娘的黑驴蹄子呢,抄家伙。”胖子轻声的说道。

潘仔也看见了,那粽子好像还在吃着什么,不会是小三爷已经被咬了。

这时一颗小石子正中胖子的脑袋,胖子吃疼“诶呦”叫了一声,就听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他娘的才是粽子,死胖子不会说好话就把嘴巴闭上。”

胖子还心惊这粽子都成精了,竟然还会使用暗器,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一愣:“老黎?我靠,你他娘的怎么在这!”

“六爷”

三人加快脚步跑了过来,胖子一看黎晓这副模样不由惊道:“我靠,你这家伙失踪这么久不会是背着咱们去要饭了吧!也不带上胖爷。”

黎晓咽下嘴里的东西笑骂道:“就你这体格就算是去要饭那个堂口会收你?”

“胖怎么了,是吃你家大米了,胖爷我上天入地靠的就是这一身神膘。”说着一拍肚子一脸自豪。

潘仔看向吴諧问道:“没事吧,小三爷。”吴諧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潘仔松了一口气,后怕道:“不是叫你等一下吗?你怎么还跳?多亏了六爷在这里,不然你死了三爷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吴諧顿时气笑了,骂道:“他娘的都到了半空,你才叫停,我又没有这两个家伙的身手。”

黎晓好奇的道:“你们这是遇到了什么东西?还能让咱们天真都跳河?大老远就听到你们的枪声,我也是顺着你们的枪声找过来的,这才救下了老吴。”

胖子唉叹一声道:“真他娘的邪门,这他娘的是一种长着人面的怪鸟,飞行无声,老子和潘仔都差点着了它的道。”

人面鸟吗?黎晓若有所思。

顺子看了看头顶,道:“奇怪,那些怪鸟好象不再飞下来了。”

“嘿,还真是,它们怎么不敢下来?”潘仔也很好奇。

“老黎,怎么就你一个人,闷油瓶呢?”胖子问道。

黎晓吃饱喝足伸了个懒腰,道:“嗨!别提了,说起这个我就来气,当时跑路的时候看到张启灵那家伙好像发现了什么,由于身上背着顺子不好去查探,只好先和你们汇合。”说着看了顺子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顺子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一脸感激的表情。

黎晓继续说道:“当我回去找他时,发现他已经不在了那里,于是我就在那里摸索了半天,也不知是按到了那个机关,就掉到了下面放满坐化冰尸的那一层。”

听到这里胖子打断道:“那你有没有遇到那个大头尸胎?”

“大头尸胎?有多大?有没有你头大?”黎晓打趣道。

吴諧拍了他一巴掌让他说正事。

黎晓收敛笑容正色道:“没遇上,你说的什么尸胎,说说看!”

胖子示意吴諧来说,吴諧就把他们遇到那大头尸胎这事说了一遍。

黎晓听完咂了咂嘴道:“还有这回事?你们的运气真好,真是太可惜了,我要是遇上一定把它宰了,这种快成气候的尸胎身上一定有好东西。”

听听这话说的,我一定把它宰了,多霸气,搞的胖子几人直翻白眼。

吴諧指了指黎晓破乱不堪的衣服问道:“那你这是。。!”

黎晓脱掉破败不堪的衣服,从胖子的背包里翻出了件穿上,道:“都怪张启灵这家伙!”

“这和小哥有什么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