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断桥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51字
  • 2022-02-01 16:38:07

“跑!”

顺子率先向着前殿的出口跑去,几人紧随其后。

门殿之外可以看到一道汉白玉二十拱长桥,桥上吊着两条汉白玉雕盘龙,顺着桥两边的栏杆缠绕着,玉色极好,桥下就是内皇陵的护城河,地下不知道有没有水。

几人刚出殿门还没跑出去多远,身后就有劲风扑来。胖子和潘仔两人忙回身就是一连串的点射。

黑暗中就听到几声凄惨的叫声,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如同厉鬼的哀嚎。吴諧隐约看见几团黑影笔直的摔进了桥下的深渊里。

黑暗之中无数黑影盘旋,只是这东西飞得太快,手电扫来扫去却捕捉不到任何东西。

吴諧,顺子埋头向前狂奔,胖子两人持枪掩护对着头顶边跑边开枪,一颗颗子弹拖拽着火焰划过漆黑的夜空,如同下起了一场流星雨,煞是好看。

奔跑中的吴諧突然感到背上传来一股力道,整个人就被带着向前扑倒在地。

还没等吴諧反身爬起来,胖子以枪做棍抡圆了从他脑袋上砸了过去,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一团黑影就从他背上飞了出去。

潘仔顺势一枪就把它爆了头,接着又对着天上一阵点射,子弹的曳光闪过,可以看见盘旋的黑影更加密集。

吴諧看着天空无数的影子咋舌道:“这些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顺子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看它们会飞应该是鸟!”

“太多了,我们的子弹快要撑不住了,三爷在哪里?咱们该怎么走?”潘仔大声问道。

“你们三爷告诉我,在地宫里等你们汇合!”顺子道。

“地宫?太好了,这倒是省了不少功夫,那地宫入口在什么地方?”说着胖子又是一个三连点射,打死一只怪鸟。

顺子两手摊说道:“不知道!”

几人都楞了一下,胖子甚至都忘记了开枪,潘仔骂道:“你他娘的不是说带我们去见三爷的吗?你怎么不知道?皇陵这么大让咱们怎么找?”

每个皇陵的规模都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雄伟壮观,就拿大家所熟识的秦始皇陵来说吧,传闻整个陵园的总面积相当于78个故宫的大小,就算东夏国国力弱小,眼下的皇陵规模也比得上故宫了,想要在这么大一片区域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顺子非常镇静,对吴諧道:“你三叔说,这里是‘玄武拒尸’之地,他说只要告诉你,你就会知道。”

吴諧一听“玄武拒尸”差点想打人,心说三叔这不是存心拿我开涮吗?这世上哪有这种最好的风水和最坏的风水在一起的风水局?于是不确定的问道:“他真这么说?没有别的了?”

皇陵的选址是非常有讲究的,大致分为五个步骤:

第一:觅龙。龙是吉祥物的象征,堪舆家将山脉比喻龙,用龙代表山脉走向、起伏、转折的变化。龙是穴后的主山,帝王陵园其选址都在山的余脉,与平原接壤的地方,最终形成三面环抱的布局。

第二:察砂。环绕风水穴的所有山体称砂,作用是藏风聚气风。水穴后的主山称玄武,左侧称青龙,右侧称白虎,前面有玄武。朝山、案山、靠山的三山要要直线上,其中青龙白虎的布局规则是,宁可青龙高万丈、不许白虎抬起头。

第三:观水。吉地前必有水,水可止气。

第四:点穴。龙穴砂水、四象俱全、风水胜境、绝佳吉壤。

第五。择向:“乾坤聚秀、阴阳汇合、形势理气,诸吉咸备。”山川形势,是以陵墓的靠山的坐向为准则,大致朝南又有偏角。

这就是风水所说的“山主静,水主动,风水之法,得水为上。未看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山环水抱,玉带环腰。”

顺子看向四周急声道:“没了,当时你三叔非常着急似乎在躲避什么人,他是安排我在村子里面接应你们,带你们进山,然后就是带这几句话。”

吴諧想起陈皮阿四那老头说过这里的应是极好的才对,怎么会是“玄武拒尸”呢?

胖子叫道:“放屁,胖爷虽然不太懂风水但也知道皇陵玄宫所在,是为了羽化飞升,福泽子孙后代怎么可能是那什么“玄武拒尸”呢?。”说着又对着天空开了几枪。

潘仔几个连射干掉几只,回头说道:“有什么不可能,和尚不是说了铜鱼上记载那万奴老儿不是人,说不定正是这样才需要反其道而行远一个凶穴”

说话间,几人已经退到了石桥的末端。再过去就是皇陵的广场,黑暗中可以看到石桥的末端的地方竖了两块并排的石碑,底下由黑色的巨大赑屃驮着,石碑后面的不远处。是一片高耸的“皇陵界碑”。

这时候,跑在前面的胖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张开双手把几人都挡了下来。

吴諧上去一看,原来石桥的末端,竟然已经坍塌了,石桥和对面“皇陵界碑”之间,出现了一道大概三米多宽的深渊,手电照下去一片黑气蒙蒙,似乎有水,但是不知道有多深。

“怎么办?”吴諧看向胖子。

胖子端起枪道:“还能他娘的怎么办?跳吧!”

胖子把枪交给顺子,然后自己退后几步,助跑一段后左脚一踏地面猛的一跃,在空中漫步而过,滚倒在对面的石地上。

顺子把枪给胖子,然后把几人身上的装备也先甩过去。紧接着顺子也跳了过去。

胖子看着吴諧模样知道这家伙不好搞,鼓励道:“也就一步的事情,眼一闭就过来了,别怕胖爷接着点你”

吴諧回头看了眼潘仔道:“大潘!快过来!”

“小三爷,你先过去,我来殿后。”

吴諧深呼一口气,心一横对对面的胖子喊道:“拉着我点!”胖子满口答应。

退后几步,吴諧定了定神,猛的加速,身体高高跃起朝对面跳了过去。

谁知身子刚一腾空就听潘仔在后面大叫:“等——!”

人在空中吴諧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想看看潘仔叫什么,忽然就觉得肩膀一痛,整个人被带着改变了方向朝上方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