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夜猫子?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43字
  • 2022-01-23 19:41:47

那人好像被一根绳子给吊死在梁上,四肢无力的垂落,肩膀上挂着一把56式步枪。

几人都给吓了一跳,不明白好端端这个人怎么会死在横梁上,难道他们因为分赃不均起了内讧?

叶城看着那死去的尸体奇怪道:“这人怎么死在这里?看脸形还是个老外!”

这时候胖子叫了声,指了指横梁的其他地方:“他娘的,还不止一个,怎么死了这么多人?阿柠这娘们到底是遇上了什么怪物?”

几人环视看向横梁四周看过去,果然正如胖子所说还有六七具尸体,悬空挂在上面,如同一只只漂浮的冤魂。

潘仔咋舌道:“你们看这些人身上清一色56式的国产步枪,这种步枪近距离威力很强,这种火力配置别说粽子,就是大象也给放到十几回了!怎么会都死在横梁上呢?”

吴諧越想越觉得不对,肯定有什么厉害的东西躲在黑暗里虎视眈眈,于是便打算招呼几个人,快点通过门殿离开这里。

谁知一转头,却发现胖子不见了,再用手电一找,发现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踩着一边的雕像正往横梁上爬。

“我艹!死胖子!你他娘的搞什么?快下来!”吴諧见状大叫。横梁上挂了这么多的尸体,这家伙到好竟然还往上爬,是不是刚刚摔一跤把脑袋给摔坏了。

胖子不理会吴諧的嚷嚷,身手敏捷的爬上了横梁,慢慢的朝离他最近的尸体挪去。

吴諧还想说什么被和尚拦下了,他对着吴諧说道:“放心吧,上面应该没什么危险,你这样打扰他反而会让他分心。”

这时潘仔嗤笑一声道:“这死胖子是盯上那些56式了,这家伙一路都在念叨手里没枪,心里发慌,现在看到这么多家伙事能不想办法弄上几把吗!”

吴諧骂道:“等他下来在收拾他。”

胖子正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每走一步就会发出一种让人不安“咔嚓”声响,同时大量的碎木屑从上面掉了下来。

几人被掉落的灰尘木屑弄的灰头土脸,潘仔骂道:“你他娘的注意点,别一脚给它踩断了,反过来让我们给你收尸!”

胖子比了个抱歉的手势,走到那尸体的边上,趴在横梁上把尸体身上的56式勾了上来,拿到手后拉了几下枪栓,发现还能用后,从上面扔给潘子,又把尸体身上的子弹包挑了过来背到自己身上,最后才去看那尸体。

几人就在下面看着胖子一点一点的把尸体的防毒面具解了下来。

面具底下是一张中年老外的脸,整张脸扭曲着,脸色发青,嘴巴大张,似乎是在呼救,死亡的时候应该很痛苦。

潘仔眼尖的发现那人面色青紫忙叫道:“死胖子别碰他,这些人可能都是中毒死的!”

胖子点了点头,带上手套准备去解勒着尸体脖子的绳子,就听他“咦”了一声,继而面露疑惑。

吴諧问道:“发现什么了?”

胖子不确定的说:“嗯。。。嗯。这他娘的的好像是头发!!!”

“头发?”

“头发!”

吴諧顿时回忆起西沙与禁婆之间“不能说的秘密”不由打了个哆嗦。

胖子纳闷道:“这头发还他娘的挺长,难不成老外也流行非主流?”胖子将尸体往上提了提,顿时发觉不对劲,不由惊道:“不对。。。这头发是从脖子里长出来的,这他娘的是胸毛吧!老外就是牛啊!胸毛都能用来上吊!”

说着他已经掏出打火机,想把尸体放下来让几人看看。

吴諧对这种诡异的尸体心里还是很抵触,不由就对他大叫:“你他娘的快下来吧,别在折腾了,我对那尸体不感兴趣!”

胖子一想也是,收起打火机回道:“马上马上!容胖爷我再顺两把!”说着就像另外一具尸体走过去。

吴諧气结但也拿他没办法,上都上去了只好眼不见心不烦,正准备去看看其他地方有没什么其他的线索,却突然一愣,随即头皮一炸,一屁股就摔倒在地上。

就在刚来转头的刹那,从他的角度刚好看看胖子的肩膀后面,竟然冒出了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瞪着眼睛,面色惨白如同死人。

几人都给吴諧吸引过来,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一个奇怪的人趴在胖子的背上,露出半个脑袋正阴恻恻的瞪着眼睛看着众人,而胖子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潘仔条件反射,‘喀嚓’一声上弹,枪就抬了起来,瞄准胖子但是却没有开枪。

叶城到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差点也摔倒在地。

胖子正琢磨着要不要再去搞一把,毕竟枪这玩意谁嫌多呢?却被几人的动静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起先以为潘仔失心疯了把枪对着自己,但是一看潘子的枪指的地方,就知道瞄的不是他,胖子立马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就往肩膀后看去。

这一下可把胖子给吓懵了,几乎就是和那张脸来个贴面礼,两人就这样含情脉脉的对视着,一动也不敢动!

和尚轻声问吴諧道:“这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都用手电扫过一遍了,也就这几具尸体,什么时候躲着个大活人?”

吴諧哪里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先前也没有瞧见横梁上还躲着个人啊!仿佛是凭空出现的冤魂!

胖子脸色惨白,冷汗直流,不过他虽然人不敢动,但他的手缓缓的比了个手枪的姿势。

潘仔摆了摆手,示意他把头偏过去点,好瞄准就准备给他来几发,吴諧忙拦住他轻声说:“等等,先别动,别在是个活人!”

“诶呀!小三爷,脸色都白成这样了还能叫活人?我爹下葬时都没这么白!”潘子急声道。

和尚对两人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将手电一点一点移向胖子肩膀。那人被光线一照,几人一下子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眼窝深地畸形,两只眼睛犹如电筒一样反射着手电的光芒,鹰钩鼻,脸上还有绒毛,竟他娘的是只猫头鹰。

“他妈的是只夜猫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