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尸胎二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153字
  • 2022-01-23 19:52:38

“什么?”

和尚一听陈皮阿四这么一说,在联想起先前胖子被抓似乎明白了什么,表情一变。

潘仔最讨厌别人有话说一半,收一半便催促道:“老爷子,您都这么大的人了,说话忒不爽利,有话您就说出来大伙心里跟猫抓似的!”

和尚也问道:“老爷子,难道。。这是个“连环套”?”

“连环套”又叫“连环计”是一种骗术,讲的是把真的东西做成假的,再做成真的,然后故意留一点破绽,让人以为这东西是假的,其实这东西确实是真的。(类似古董局中局之中佛头案的手法。)

陈皮阿四冷冷一笑:“是啊,假的,假的龙脉上怎么会有养尸穴呢?汪臧海这老家伙“连环套”玩的很六,可惜还是让咱们找到了破绽!”

叶城听的脑袋迷糊在那里掰着指头呢喃道:“真的,假的,假的,真的!诶呀!脑袋都给绕晕了!和尚你来给说道说道!”

和尚一笑道:“咱们差点就给汪臧海骗了,幸亏摔到了这里来。先前发现方位被做假了之后,就以为这条龙脉是假的,可这里出现了尸胎,这里就出现了悖论,只有真的龙脉才能孕育出“养尸穴”,这个局的精妙之处就在于那只“磁石玄武”,让我们认为这是个假陵墓,其实这就是个真的陪葬陵。”

听了和尚的一番解释,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

潘仔骂道:“读书人就是花花肠子,这种算计换个人来说不定就栽在这里了,好在咱们计高一筹”

吴諧不禁感慨道:“这样的复杂的设局,这种斗智的程度,如果不是咱们误打误撞掉进了这里,肯定是灰溜溜的回去了。汪臧海这老家伙智尽呼于妖”

众人心中都是感叹和敬畏,汪臧海已经死去近千年,他在一千年前的定下的计策,竟然还能够把众人玩的团团转,这个人神通广大到何种地步?

顺子突然举手轻声道:“各位老板,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胖老板的情况好像更不妙了!”

吴諧这才想起胖子还在那当人质呢,刚刚讨论的太过投入差点忘了这茬。

“老爷子,这尸胎该怎么对付?黑驴蹄子对它有作用吗?”

陈皮阿四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华和尚也皱起了眉头,显然都不知道怎么对付。

还没等这边想出对策,胖子那边却出了变故,只见胖子突然摔倒在地上,那大头尸胎四肢着地向只壁虎一样,用舌头扯着胖子,开始朝陡坡的下方迅速的拉去。

胖子像一根木头似的给拖着,一路磕磕碰碰向下拉去。

吴諧一见大叫道:“快帮忙,要是给它扯到下面去,那胖子就死定了。”

事态一下变的严峻,潘仔一马当先的冲了下去,紧接着所有人都冲了过去。

那大头尸胎一见有人冲了下来,马上加快了速度,顿时胖子就在坡道上滚了起来,一路把那些尸体撞的七零八落。

追着追着,胖子突然就在斜坡上消失了,众人大惊下,待到追近就看到斜坡之上竟然有一个洞,胖子已经给拖进了洞了,只剩下两或只脚在外面。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潘仔一跃而起,一下子抓住胖子的两只脚,用力去拉。接着叶城,顺子和和尚也冲了下来。

吴諧扯出一条登山绳绑在胖子的腿上,另一头绑在自己的腰上,用力往后拉。

这边四五个人一发力,很快胖子就给硬生生扯了上来,可那条舌头紧紧勒在胖子的喉咙里,几乎扣进了肉里。胖子青筋直爆,双眼翻白,几乎就不行了。

顺子叫道:“吴老板,这样下去不行啊,胖老板快要给嘞死了!”

“我来!”

潘仔松开绳索翻出军刀对着缠着胖子的舌头就是一刀,顿时洞里传来一声好似女子凄厉的尖叫。

吴諧赶忙扯下缠在胖子脖子上的舌头,一脸嫌弃的丢下洞里去,伸手给胖子按了按胸口,不一会胖子的身体就可以动弹了,开始摸着脖子大口的喘气和咳嗽。

潘仔拿着工兵铲当武器,守着洞口,怕那尸胎不死心再钻出来,不过等了一会见下面没什么动静,似乎是尸胎已经逃走了,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武器。

过了好一会,胖子才缓过气来,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破洞,道:“谢谢,谢谢各位好汉。不然胖爷这次肯定得给那尸胎掳回去当压寨相公。”

吴諧问:“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木头似的一动不动了?不知道反抗吗?”

胖子挠了挠头道:“说来也怪,原本我是在找出口的,就感觉脖子一凉,身体就不能动弹了。”

潘仔大笑:“这只女尸胎,估计是看你和它体型相似,以为是同类,想拖你下去陪它了。你想啊,它都单身一千多年了,肯定想男人了!胖子,你差点就能比肩许仙!”

胖子苦笑,拍了潘仔一把道:“你他娘的才和她是同类呢!”

潘仔笑着躲开胖子的手,人往后退一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只巨大的脑袋从洞里探了出来,满嘴鲜血,一下子咬住了潘仔的脚,猛的就给拖进那个洞里去。

吴諧猛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潘仔已经跌的没影子了。

胖子扯住自己脚上的绳子,拔出军刀就跳入了洞里,一瞬间就滑的没影子了。

吴諧扯着绳子也想往下跳,给和尚拉住了。

和尚道:“小三爷,小面地方太小了,一个人就已经够呛了,你再下去说不定连腾挪的地方都没有了!”

众人探头看洞里没过一会,胖子的声音就从下面传了上来:“拉绳子!”

所有人拼了命的往上扯,很快胖子就拖着潘仔出现了,潘仔还在那里不停的踢着脚,显然那尸胎还是没松口。

陈皮阿四大喝一声道:“让开!”翻手掷出一颗铁弹,狠狠就打在尸胎的脑袋上,尸胎惨叫一声松口,但又马上就冲了上来。

胖子大喝一声:“去你玛德!”挥舞工兵铲“噹”一声把它拍了下去,只听一声惨叫跌落洞的深处。

胖子喘气一边对潘仔挑了挑眉道:“瞧见没有,这“姑娘”还是更喜欢你!”

潘仔吓的够呛,摆了摆手:“别说了,这玩意实在无福消受!。”

吴諧对陈皮阿四道:“老爷子,咱把这洞给它炸了吧,不知道它会不会再跑出来!。”

“不行!”

“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