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冰葬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66字
  • 2022-01-23 19:57:12

“胖子,鬼。。。鬼手!”

胖子大惊:“快点,你他娘的快点拉胖爷上去!”

吴諧忙对着一旁的顺子说道:“你也去帮忙!”

顺子忙跳进坑洞里拉住胖子的腰,三人一起竟然都没能将胖子给拉上来。

潘仔一看这样不行,不由抽出背上的工兵铲,“呸呸”往手上吐了两口吐沫对着胖子道:“胖子,这样下去说不定你整个人都会被拖下去,看来只有“丢腿保命”了!”

胖子一听大怒:“什么玩意!你丫的不会砍它吗!我看你是觉得我对你们三爷出言不逊,想要公报私仇!”

潘仔没理会胖子的聒噪,打量着干枯鬼手的位置,轮铲子起来就砍,但胖子和那鬼手一直处于一种拔河的状态,腿一直在动,潘仔使足力气的一下竟然没砍中,一下子劈在一边的石头上,火星四溅。

胖子大怒叫道:“你他娘的来真的!”

潘仔骂道:“你他娘的别乱动,不然真的把你腿砍下来别怪我!”说着轮起来又是一下,可没想到这次还是偏了!

胖子大叫:“换人换人,顺子你来,这家伙打算乘人之危干掉胖爷。”

话音刚落,可能是由于下去的人太多了,下面整个石廊子又塌了一块,顺子和潘仔也陷了下去。

这下好了四个人全都陷了进去,留下吴諧,陈皮阿四和尚三人在上面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陷进去的几个人滚成一团,胖子像头皮球一样,一下子摔进了坑底,还弹了一下,潘仔和顺子就压在他的身上!

正当吴諧犹豫着要不要下去帮忙时,就听一连串接“喀啦啦”的声音从砖层下面传了上来。

还没等上面的吴諧三人做出反应,四周就突然一震,坑下面那部分的石廊子就坍塌了。

所有人裹在砖头里摔到了木头廊塌出的凹陷里,接着四周的砖头就将众人埋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砖头雨停下来,吴諧才从一堆废墟里钻了出来,看了看四周,那真是一片狼籍。

吴諧抬头看向上面,头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大洞,是石廊子的破口,刚刚就是从上面滑下来的,好在高度不是很高,再加上又是一个斜坡这才没怎么受伤!

吴諧对着下面大喊:“都没事吧!”

这时叶城的脑袋从一堆废墟中钻了出来道:“不是刚吃过嘛!”

吴諧一惊心说莫不是给砸傻了。

黑暗中传来和尚的声音:“这里可能有只粽子,大家小心!胖子,抓你脚那玩意还在吗?”

胖子体积最大滚的最快给压在最底下,就听他的呻吟从砖头堆里传出来:“还抓着呢,这粽子可能是个女粽子,都快摸到我的大腿根了!还好老子反应快把它夹住了。他娘的!快把我拉出来,不然你胖爷以后的幸福生活可能不保了!”

“放屁!那是我的手!”一边的潘仔大骂!

“我靠!”胖子大怒道:“你他娘的耍流氓也不挑个时候?”

吴諧和叶城两人忙上前把潘仔先给挖了出来,不过他的手给胖子夹着,拔不出来。只好继续挖,很快胖子也挖了出来。

胖子做在碎石堆上喘着大气的说:“好在老子带着神膘,肺活量大,不然这一次给你们这么一压就去见菩萨了!”

潘仔没好气道:“就你干的勾当,下去了也是见阎王爷!”

吴諧制止两人斗嘴看了看胖子的脚说:“有没有看见那东西跑哪去了?”

胖子摇了摇头道:“摔下来的时候好像就没了,天旋地转的谁知道给甩到哪里去了!他娘的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粽子?”

和尚脸色一变,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有点不确定一时愣在了那里。

潘仔道:“咱还是都小心着点,准备好黑驴蹄子都拿出来,到时只要它一出现先给它吃几个!”

吴諧:“还是先把手电找出来,不然粽子混到咱们之中都不知道!”

几人就像摸鱼一样,在一片碎石破砖堆里摸来摸去。最后还是叶城先摸到了,从碎石堆里拿出来一打开,顿时四周就亮了起来,进口的东西质量就是好。

就看到叶城原本还笑盈盈的脸,瞬间就绿了!

吴諧顿时就开始出冷汗,心说不是吧!难道真的让自己给说中了?那只粽子真的就混在人群里?不会又是自己边上吧?

吴諧一咬牙缓缓的转过头去,猛看到身后不足十公分的地方,赫然探出了一张青紫色的鬼脸。

只听“妈呀”了一声,整个人往后一缩,转身就往上爬。

“怎么了?天。。。。!”胖子的手电也亮了,只是还没等他话说完便到吸一口凉气:“我艹!咱们这次带来的黑驴蹄子可能不够用啊!”

这时候另外几只手电也亮了起来,一下子四周全亮了。

只见在这灵宫大殿下的陡坡悬崖上,给修成了一层一层宽一米左右的台阶,台阶之上几乎整齐的坐满了这样的冰冻青紫色古尸,一层一层,如同一个个墓碑,看不到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吴諧心说何止不够用啊,这简直是杯水车薪啊!

叶城是这里胆子最小,发着抖道:“我艹,这么多粽子!汪臧海要不要玩的这么大!”

一旁休息的陈皮阿四给了他脑袋一巴掌,对着他骂道:“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净给我丢人,只是些尸体而已,都冻成冰坨子了,一碰就碎怕什么!”

吴諧看了看地上,果然有几句尸体已经给砖块砸成了碎块。

陈皮阿四道:“这些东西已经不可能尸变了,这里应该没有粽子。”

胖子不相信问道:“那刚才抓我脚的是什么东西?这些冰坨子的手指可是不能弯曲的!”

陈皮阿四道:“你的脚,刚才可能是恰巧给尸体的手勾住了,不信你看看自己的裤管,是不是有破洞!”

胖子低头看了看自己刚才给抓的裤管,果然有一个破洞,就在他脚下不远处的砖堆里还有一只断掉的干枯手臂。

顿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就连一直默不吭声的顺子都放松了身体。

潘子更是夸张的唉了一声:“你的胆子和你的体型不成正比啊!”

胖子大怒,脸色通红有心反驳,却没什么证据,只好在那里喃喃道:“被勾了被抓了我还分不清楚?那手分明就是抓住我的脚了。”

这里是大殿的正下方,空间很大。因为尸体排的很密,我们也看不到尽头,不过除了尸体之外,倒没有什么其他令人起疑的物体。

潘仔问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好像佛教的坐化金身!放在这里有什么用意?”

陈皮阿四喃喃道:“看情形应该是个殉葬的隔层,用途嘛。。。看不出来,从没有过这样的葬法啊?”

“我靠!这是什么玩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