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出口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27字
  • 2022-01-23 19:57:20

“跑!”

哪里还用胖子提醒,所以人撒开腿就跑,哪里还管的上什么危不危险,走不走散。

暗中就听到许多脚在地板上爬动的声音,频率极快,声音是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吴諧心中大骂,放着所以人不追,偏偏追着自己,果然是因为自己血的缘故。

混乱中,胖子一边跑,一边大叫:“现在拿这玩意怎么办?这腿也太多了跑不过啊!”说着还对着吴諧叫道:“天真,你先吸引一下火力,让咱先想想办法!”

“你大爷的!”吴諧肺都要气炸了。

潘仔喘着气喊道:“叶城,现在是用到你的时候了,你他娘的倒是把炸药拿出来啊!”

不远处传来叶城的声音:“不行,这玩意爬的太快,炸药炸不着它!”

胖子喘着粗气道:“那就他娘的,想和办法让它停下来!”

潘仔喊道:“这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用你那身肥膘给它当下酒菜,回去我会经常去看你,给你多烧点纸钱。”

奔跑中的吴諧只觉身后一阵恶风袭来,心知这是阎王爷敲门来了,身体向前一扑,借力一个前滚翻躲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蚰蜒龙撞在了一人高的青铜灯烛上,巨大的力道让灯烛瞬间飞了出去。

“天真!”

“小三爷!”

“玛德!”吴諧骂了一句,马上往回跑。

蚰蜒龙,一击没中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巨大的身子在空中180℃扭转,瞬间就到了吴諧身后。

“天真,小心!”

蚰蜒龙张开如同镰刀般的鄂牙,咬向了吴諧,这要是给咬上一口,整个身子都会断成两节。

吴諧已经能闻见,蚰蜒龙嘴里发出的腥臭味,心中大骇完了这次真的死定了,而且死像肯定及其难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冲出了一人,正是胖子。只见他额头青筋暴起双手抱着近百斤的青铜灯烛,轮圆了砸在蚰蜒龙的巨大脑袋上,大吼道:“去你媽的!”

灯烛砸在蚰蜒龙的脑袋上火星四溅,巨大的力道让蚰蜒那巨大的脑袋都偏移了方向。

一击得手,胖子连忙丢掉灯烛,拉着吴諧就跑,就这还不忘回头放狠话:“这次胖爷先放过你,下次别让胖爷我在遇见你!。。。妈呀!追上来了天真快跑!”

“叶城,它过来了,你他娘的准备好了没!”胖子对黑暗之中叶城叫道。

“好了胖爷!你们跑快点和它拉开点距离!小心误伤!”

吴諧喘着气问道:“什么好了?你们准备干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艹!他娘。。!”胖子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闪起一团火光,大量的木头碎片四处乱飞,地板猛烈震动,夹杂着热浪的冲击波将两人掀飞了出去。

吴諧只觉双耳一阵嗡鸣,天旋地转,同时胃里一阵翻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胖子晃了晃脑袋,踉跄起身,对着过来的叶城骂道:“我艹!你他娘的是不是想连着胖爷一起干掉啊!”

叶城面色尴尬,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还是潘仔解释道:“你们前脚刚跑过去,那蚰蜒就到了,要是炸药引爆的再迟一点就让它给跑开了!”

胖子也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只好悻悻骂了几句!

和尚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了吴諧,问道:“没事吧,小三爷。”

吴諧接过水,漱了漱口,又喝了几口才缓了过来,摇摇头道:“我没事,它死了没!”

众人缓缓的靠近,只见地板已经给炸出了一个大坑,边缘还在燃烧着,那条巨大的‘蚰蜓龙’整个给炸成了好几节,下半身已经彻底给炸烂掉了,只剩下上半身一节一动不动的躺在坑边上。

胖子对着坑里的蚰蜒龙尸体“呸”了一声:“让你丫的追着胖爷不放,还追不追了?有种你起来再追个试试!削不死你!”

吴諧:“胖子!好了,你就积点口德吧,小心待会它真的活过来在给你一口!”

陈皮阿四走上前来打量着被炸出的破洞处,突然“咦”了一声。用手电往下面一个角落照去。

刚刚几人的注意力都在被炸死的蚰蜒龙上,没注意周围,这是纷纷看顺着手电的光线看了过去。

木头的地板下面的砖头给炸飞出了露出一道缝隙,下面竟然是空的,有缝冷风从下面刮上来显然与外界相连。

潘仔叫了一声道:“嘿!下面是空的,这下好了!说不定可以出去!”

陈皮阿四点了点头道:“这里显然发生了某些变化,地面上布满了蚰蜒,正门肯定出不去了,而且在这里呆久了恐怕会越来越危险,那种蚰蜒龙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这么一条,要是再几条,咱们的炸药恐怕不够用!此时炸出的这个洞,正好可以让我们脱身。”

胖子是个行动派跳入炸出的坑中说道:“是不是能出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嘛!”

下面的洞还不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要挖大才行,潘仔,叶城也跳了进来帮忙。

顺子疑惑的对吴諧问道:“吴老板!咱们这样挖没问题吗?会不会把宫殿挖塌了?”

吴諧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应该没问题,刚刚那么剧烈的爆炸都没有引起什么大的反应,只要承压结构不被破坏,就不会有塌陷的危险。”

和尚对下面的三人说道:“你们最好把安全绳给系上,这下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高,万一下面突然塌陷下去也好有个保护措施。”

于是三人分别在腰里系了绳子,另一头系在一边一根巨大的柱子上。

一切准备妥当,三人热火朝天的准备大干一场,可谁曾想胖子才用锤子砸了几下石板,突然“喀吧”一声,下面碗口粗的梁子,竟然给他踩断了一根,一下子把他的脚陷了下去,一直没到了大腿根。

胖子大骂道:“他娘的的,扯到胖爷的蛋蛋了,差点就让咱老王家绝后了!”

胖子用力的扯了扯想把脚抽出来,可脚扯到膝盖却怎么也扯不出来,突然胖子觉得好像有个冰冷的东西抓住了脚腕,不由脸色大变大道:“不好!快拉我一把,好像有东西在非礼胖爷的脚。。。我艹。。”话音刚落整人都陷了下去!

潘仔,叶城忙拉住他的两只手,用力往上扯,想把他的脚拔了出来,可下面的那股力道特别大,一时竟然僵持持住了。

吴諧打起手电,往下一照,顿时吸了口凉气。只见从胖子踩塌的石廊子的洞,竟然伸出来一只青色的如同树皮一样的干手,死死的抓在了胖子的脚腕上。

“胖。。胖子!手。。有鬼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