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蚰蜒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64字
  • 2022-02-01 14:56:11

一路狂奔冲过了走廊,撞开玉门来到大殿,那种“稀疏”声已经多到让人头皮发麻的。

吴諧抬头向头顶,无尽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到。

恐惧是会传染的,就像打仗一样,战场上一但出现一个逃兵,很快就会扩散到整支军队。

这时也是一样,你的恐惧会不挺的催促你不断向前跑,这一跑就停不下来了。

吴諧边跑边问道:“到底是什么玩意?谁看见了?”

跑在前边的胖子大叫道:“管它是什么,还是逃命要紧!”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最前面的胖子力气几乎都用光了,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吴諧连忙跑上前去,胖子撑着膝盖大口的喘气,前面还是一片黑暗,看不见来时的玉门。

黎晓提着顺子也追了上来问道:“怎么回事情,怎么都停下来不跑了?”

胖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不对。。。不对劲。。。进来的时候,我有留意过。。。大殿也就五百多米远,以我们刚刚的速度应该早就到了出口才对,这很不对劲!”

“会不会是你记错了?”

胖子道:“不可能,就算有偏差算他六百米,那也早就应该到了呀!”

吴諧:“咱刚才一阵乱跑,会不会跑偏了?”

胖子摇头道:“绝对不可能,这就是一条直道,没有岔路!”

这么一停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看见几人都停了下来,速度慢了下来。

和尚大道:“怎么停下来了,快跑啊,等出去了再休息。”

胖子把情况和他这么一说,和尚脸色也变了,擦了擦头上的汗道:“怎么回事情?咱们进来时也没有看见岔道啊?是不是逃跑的过程中踩到了什么机关啊?”

胖子一拍大腿恼怒道:“咱们肯定是中招了,小哥说的没错,汪臧海这个老王八更本就没想着让人活着出去!”

“那怎么办?”吴諧问。

“我们换个方向跑!”

吴諧四处转了转头:“不行,既然原路都回不去了,别的地方肯定也不行。”

和尚道:“我靠,那我们不是要在这困死了?”

胖子突然灵光一闪道:“你们听说过悬魂梯没有?”

“悬魂梯?”

和尚道:“这个我听过,就是下楼梯的时候一直走不头,或者走入一个无限循环的怪圈!那和咱们现在的处境有什么关系?”

吴諧一拍脑袋道:“你是说咱们一直出不去是因为这是个悬魂梯?”

“可咱这也不是楼梯啊?”

“谁说悬魂梯就一定是楼梯的?”

和尚还是不信道:“可这是条直道啊,又没有拐弯!怎么可能是悬魂梯?”

“你怎么确定是直道?这么黑暗的环境里,稍微有一点偏移是看不出来的”胖子很坚信他的想法!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六爷!”胖子问道。

可谁知一扭头,却发现黎晓不见了!地上就躺着个顺子。

吴諧大惊,心说这老黎怎么也学起了闷油瓶,搞起了失踪,这一天天真不让人省心。

“我艹!天真你有没有看见,人怎么不见了”胖子忙问道。

“我也没看到啊,这家伙学什么不好学闷油瓶!”

“现在也么办?就伸咱们三个,在加上一个顺子,其他人都没有跟上来!”说着胖子叹了一口气。

和尚一听,四处一看,一数手电,就三处亮光顿时就懵了!

张起灵,陈皮阿四,黎晓,叶城还有潘仔都不见了!好么!直接减员一半还多这怎么办?

这时胖子扯起他那大嗓门就大吼了一声:“六爷!大潘!你们在那里?”

原本吴諧以为不会有人回应,可谁知胖子的声音一落,忽然就听到一边传来了潘仔的声音叫道:“我艹!胖子快把手电灭了!看头顶!快看头顶!”

“灭手电?”

三人一停都是一愣,这样的环境里,开着手电都看不清四周,这要是关掉手电说不定自己都能给搞丢了!

胖子看了看吴諧又看了看和尚问道:“灭不灭?”

和尚想了想道:“他听潘仔的,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灭了看看!”

三人马上关掉手电,四周一瞬间陷入到绝对的黑暗当中。

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吴諧马上看到,一副奇景,只见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淡绿色荧光,仿佛漫天的星海一样。

“这。。。。这是五十星图啊!”和尚激动的叫道!

“他娘的,这次发了,这么多夜明珠!”胖子也激动的道。

吴諧看的比两人仔细,当看清楚后冷汗都下来了:“不。。。不。。。不是,这那是什么夜明珠!它们在动,是虫子!”

胖子一听虫子,马上想起了尸鳖,屁股都隐隐作痛,紧张的道:“虫子?什么虫子?萤火虫吗?”

和尚也看清楚了,咽了口吐沫道“不是,荧火虫是一闪闪的,这东西——”话还没说完,突然“啊”的叫了一声。

胖子刚想问你叫什么,突然感觉到好像什么东西掉到了头顶上。用手一摸,摸到了一团东西,还在动,是活的,连忙用手捏死!

胖子连忙打开手电一看,吓了一跳,那是一只巴掌长的,长的非常像蜈蚣的昆虫,前后的触须很长,身体细长分成九节,每一节的背上都有一个绿点,这虫子的脚非常长,几乎和它身体等长,而且非常的多,犹如很多长毛在躯干两侧。

和尚叫道:“这。。。这叫做“蚰蜒”有的地方叫“钱串子”这东西非常邪门,只要一爬过你的身上,给它爬过的地方全部都会腐烂。最可怕的是,这东西会往人的耳朵里钻!”

这时,头顶上已经起了反应,开始有“蚰蜒”往下掉,下面的人无可避免的中招,吴諧已经跳将起来,不停的拍打,想要将掉在身上的“蚰蜒”拍掉。

胖子拿起背包挡在头发,一边拿着工兵铲不停的拍打,叫道:“这他娘的怎么办啊!这样下去死定了!”

吴諧刚想开口说我也没办法,却见一只蚰蜒眼看就要爬进顺子的耳朵里,连忙伸手把它扯了出来,可手指却被“蚰蜒”身上的倒刺扎破了手指,鲜血流了出来,滴在了地面上。

鲜血落地,地面上的蚰蜒顿时起了变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