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玄武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163字
  • 2022-02-01 14:56:00

陈皮阿四发号施令准备开工。

几人都很兴奋,盗墓这一行除了开棺那一刻最让人兴奋外,其次就数盗洞打通的瞬间。

张启灵蹲下身子,用他那双发丘指夹住一块青砖,一发力,硬生生将砖头从地面上拔了起来,看的叶城和和尚下巴都惊掉了。

胖子和吴諧双手抱胸,一副咱兄弟厉害不的得意表情,看着叶城两人。

不知怎么黎晓突然就想到前世看过的一个视频,不知道小哥和那个弹脑瓜神器比谁更厉害!

和尚咽了口吐沫震惊的道:“这就是失传已久发丘中郎将的双指探洞的绝学吗?想要练成这门功夫可是艰难无比!敢问这位小哥师承何人?”

张启灵却不给他面子,看也不看他,招呼胖子他们开工。

有了张启灵搞出来的缺口,剩下的事就好办了,几人用登山镐将砖头一块块挖出来。

几人越是往下挖,越是有种不好的感觉,当年孙军阀挖慈禧墓,传闻用了两百多斤炸药,才开出个容纳一人同过的洞,可这里竟然如此轻易就能将青砖起出来,下面会不会有问题?

可看着张启灵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又叫人很安心。

大概半柱香的功夫,就挖出了一个大坑,最后一层青砖也被启出。坑底下面,竟然露出了一块黑色的,似乎类似于布满花纹龟壳的石头。

“是不是封条石?”

“好像不是!”

“嗯!这好像是个王八!”

最下面的胖子,把黑色石头四周的砖头都启出来,下面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黑色的双头石龟,之所以说是双头是因为,在尾巴的位置上竟然是一条盘着的蛇头,龟甲上的每一个格子里都雕刻着一张女人的脸,最终组成了一个更大的女人脸!

“这是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地宫入口的地方,怎么埋着一只石龟?”和尚不解的道。

黎晓看着那张脸发现竟然有些熟悉,仿佛在那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潘仔看着那石龟道:“你个没文化的,这叫玄武!什么王八,你才像王八呢?”

“嘿!胖爷不知道这是玄武嘛?我这叫幽默懂吗!谁像你天天摆和臭脸,真把自己当小哥啦!”胖子正说着突然感受到闷油瓶投来的目光,连忙改口道:“小哥,您那是世外高人,淡漠一切超脱世外的淡然!”

这时吴諧突然指着石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天真,怎么了?”

“这张脸。。。。这张脸。。。。是禁婆!”

对于这张脸吴小邪可为是印象深刻啊!当初可是被自己光溜溜的“抱”在怀里的,自己的初吻差点就献给了她。

黎晓一直觉得这脸有些熟悉,听了吴諧的话,一下子想了起来,这不正是“禁婆”的脸啊!可是海底墓中的禁婆怎么被刻在了这玄武之上呢?

胖子还没反应过来四下张望问道:“什么禁婆?哪里有禁婆?你是不是眼花了?”

吴諧激动的道:“这张脸,是海底墓那禁婆的,当时我和她几乎起脸贴着脸,不会看错的!不信你问闷油瓶。”

胖子当时被裹成了粽子,没有看清禁婆的脸,不由看向了小哥。

张启灵点了点头:“是禁婆!”

胖子不由也到吸一口凉气。

“你们在说什么禁婆?”陈皮阿四他们没去过海底墓,不知道禁婆不由问道。

胖子就捡能说的关于禁婆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听的陈皮阿四他们眉头紧锁。

陈皮阿四一时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联,不由说道:“先不管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先把它搞出来再说!看看这汪臧海究竟搞什么花样!”

其实不用搬就知道石龟下面是什么了,因为已经可以看到石龟底下的黑色山岩,证明已经挖到山体了。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想将石龟抬起来。才蹲下身子,胖子就“嗯”了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

黎晓看见胖子挂在腰上的工兵铲,竟然粘在了石龟的背上,胖子掰了下来,一放手,那工兵铲又给吸了过去。

难道这石龟竟然是磁石雕刻而成的?

几个人都啧啧称奇,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磁石。

这时边上的陈皮阿四脸色大变,连忙拨开众人来到石龟前。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指北针,一看之下,他脸色几乎绿了,狠狠把那指北针往地上一砸,冷声道:“糟糕,我们都让汪臧海这死鬼给骗了!这个陪葬陵是个陷阱,我们中计了!”

看着陈皮阿四的表情,明显他是真的大怒了,这次事情可能大条了!

和尚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赶忙问道:“老爷子,怎么回事?”

陈皮阿四脸色非常难看,对我们道:“这里的龙脉被汪臧海做了手脚,这条三头龙风水局是假的!龙头的方向错了。”

所有人心里都起一惊,忙掏出自己的指北针查看。果然,无论怎么转动,指针就是指着那黑色的石龟。

黎晓马上明白陈皮阿四的意思不由惊道:“老爷子,你是说这一路上,咱走的方向是错的?”

“没错!这一路上都是靠着指北针配合罗盘来确认方位的,但这里放了块磁石,指针被引导着朝向这里,那之前所以的推断就都是错的!”陈皮阿四脸色难看的说道。

吴諧道:“那这三头龙的风水局也是假的?这‘昆仑胎’和这一整座宫殿都是假的?为的就是引导我们走进这里?可他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图什么呢?”

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这汪臧海有这么神嘛?他怎么能猜到咱们一定会到这来?咱要是像阿柠她们那样直接走另一条路,这陷阱不就没意义了吗?”

黎晓摇了摇头道:“你说的不对,凡是能找到这里来的人,必然有相当厉害的风水造诣,但你只要是靠风水来以定洞穴位置,就掉进了汪臧海布置的陷阱里。”

一时间众人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觉,“昆仑胎”,“宫殿”如此巨大的工程,竟然只是为了做一个陷阱!真是惊天大手笔啊!

张启灵叹了口气道:“一个已经死去几百年的人,竟然将咱们这群活人耍的团团转,真叫人生畏啊!”

胖子不相信的道:“这不可能吧!那个时候有这种做磁铁的工艺吗?况且还是这么大一只?”

黎晓道:“这应该不是你说的那种磁铁,应该是一块带有磁力的陨石雕刻而成的!”

陨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