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逃脱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90字
  • 2022-01-30 20:22:36

正当胖子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那血尸的头颅,竟然在玉床上滚动起来,滚落到了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里面翻跟斗一样。

胖子想过去看一下,黎晓忙拉住他:“别动,先看看。”

地上的血尸头颅,突然鼓起了个包,一只大拇指甲大小的红色甲虫咬破了皮肤钻了出来。

大魁这一路上担惊受怕,受尽嘲笑一看这么小一只虫子,尽然还在这耀武扬威,不由骂道:“靠!这么小一只也敢在爷爷这里露脸。”举起手里的撬杆就想去敲它。

三叔一把把他抱住,说:“笨蛋,这只他娘的是蹩王,你弄死了它,就闯祸了。”

这个时候,那只红色的小尸蹩突然发出了吱吱两声,抖了抖翅膀,好像看到了众人,突然展翅向众人飞了过来。闷油瓶大叫:“有毒的!碰一下就死,快让开!”

红色尸鳖飞得很快,一个振翅已经到了胖子的眼前了,胖子在想做出反应已然来不及了。

就在这危急关头,黎晓顾不得许多了,上去就是一脚将胖子给踢倒在地。

一手拿壶一手拿盖,猛的一合将那尸鳖王给扣在其中。看着被捉住的红色鳖王,黎晓松了一口气,要不是先前看上一尊不错的酒具装入背中,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胖子摸着屁股骂骂咧咧的站起身,一看刚刚还牛逼哄哄的鳖王,一下子就失去战斗力不由叫道:“牛啊!老黎!”

还没等众人松一口气,那只困住尸鳖的铜壶里发出一阵尖啸。黎晓脸色一变连忙对众人道:“快走,摇虫了!”

说着一把把剩下的天星岩粉末往每个人身上都撒了点,对着闷油瓶说着:“你带头,从树上走,我断后!”

吴諧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生,奇怪道:“为什么要走?”

他话音刚落,原本比较寂静的洞穴,突然就嘈杂起来,无数的吱吱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岩洞上大大小小的洞穴里,一只,两只,三只,十只,一百只……无数青色的尸蹩潮水一样冲了出来,那规模,根本不能用人的语言来形容,铺天盖地地爬过来。

大魁“妈呀”一声拉着吴諧就跑三叔等人也连忙跟上。

黎晓抽出龙雀在蛇柏根部挖了个洞,把铜壶埋了进去,又在手掌上放血撒在周围。至于为什么不能杀了这尸鳖王,因为尸鳖王一死会染发一种气味让周围的尸鳖群发狂,悍不畏死。

黎晓看着众人都上了树,也连忙几个纵跃追了上去。

树下的尸鳖绕过黎晓的血开始往树上爬,它们爬的比人快,不一会就追了上来。胖子由于体型的问题落在了最后面,一看尸鳖追了上来脸都绿了,连忙叫黎晓等等。

黎晓看着胖子笨猪上树也是无奈,连忙下到胖子身边一把抓紧胖子的腰带,单臂用力,就像提着小孩子似的飞快窜了上去。

已经爬上去的潘仔大魁等人已经提着上一批盗墓贼留下的汽油桶飞奔了过来。

黎晓连忙把胖子放下过去帮忙,随着汽油淋下就见火光一冲,马上就是一阵扑鼻的焦臭,那如潮水一般的虫子瞬间就退了下去,汽油在那裂缝处形成了一道火墙,看着那些虫子在里,如同炒豆子一样劈啪作响。

众人火上浇油,把第二桶第三桶也倒下去,一下子那裂缝里喷出来的火焰顿时窜的比人高。

这一顿操作下来,一行人都累的够呛,回到营地里草草收拾东西,点起篝火,把包裹里的罐头热着来吃,一晚上没吃东西,已经饿得够戗了。

吴三醒指后面的矮悬崖:“你们看,这营地就在这裂缝的边上,看样子那老头子看到的树妖就是这棵蛇柏了,幸亏我们没过夜,直接下到盗洞里去了,不然恐怕早就被这蛇柏拖走了。”

胖子不以为然的道:“我说三爷,要是早知道这里有条缝能下去,老子早就荡个秋千下去了。”

潘仔嘲笑道:“先前不是到是谁在下面做云霄飞车来着。”

胖子还想还嘴被黎晓打断了,对吴三醒问道:“三爷,你们上来没看到小哥嘛。”

吴諧一听不由一愣,点了点人发现闷油瓶果然不见了。

吴三醒摇头:“那小哥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嘛,我和潘仔是最先上来的,我还以为他在后面那。”

大魁也道:“我们就没看见他出来,现在下面已经一片火海那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吴諧到对闷油瓶的厉害特别记忆深刻,摇了摇头:“不会,这人神出鬼没的,伸手了得,而且刚刚爬的时候他一直在我前面,他肯定是自己走了。”

黎晓不由诧异的看了吴諧一眼,心说不愧是好基友刚见面没多久就擦出火花啦!

吴三醒打断众人:“不知道那火能烧到什么时候,如果火灭了,那些虫子再出来就麻烦了,现在天快亮了,我们快点出了这个森林再说!”

一路上很平静,来的时候众人兴高采烈,斗志昂扬,经过一番波折回去的时候只知道闷头赶路。

众人已经是一个晚上没有休息,精神又高度紧张,现在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走到最后,几乎是凭借精神的力量在支持。

黎晓还好有十几年的功夫打底,再加上觉醒混沌血脉也只是觉得精神消耗过大,吴諧就不行了,第一次下墓再加上一路惊吓剧烈运动,人早就迷糊了。

众人走了将近半天加一个早晨的时间,走出了那片树林,然后翻过那泥石流形成的石头小坡,终于看到了那亲切的小村庄。

回到村招待所,众人倒头变睡那是真的累到极点的睡眠,一个梦都没做,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乱作一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黎晓迷糊间听道一个山娃子边跑边叫:“不好咧,不好咧,山上起山火咧。”人瞬间就清醒了。

回想一下刚才烧那洞的时候,确实没在边上做什么措施,如果那火蔓延开来,把森林烧起来,那真的太不该了连忙把大魁胖子叫了起来众人一起和村民灭火。

一直持续到护林员的直升飞机来,众人才被替换下来。

回到招待所众人连忙收拾东西回杭城,生怕在出现什么变故。

由于众人这次收获不小,尤其是那玉俑,价值连城。

几人先回趟济南城三叔通过关系把那批货出手,光那件玉俑每人分到手五十多万!

一回到杭城,几人就分开了,胖子回了BJ,潘仔和大魁回了长沙那边,三叔有产业需要他们打理。

黎晓先是回了趟府邸,真的是府邸,是清朝一个知府的官邸,后来被一个军阀占为己有,后来军阀战败跑路了,宅子被张佛爷买下送给了黑背老六,六爷死前将宅子给了黎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