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冥胎?昆仑胎?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36字
  • 2022-02-01 14:55:42

看着头顶的那道不起眼的黑色裂缝,所有人都觉得头顶上悬挂着一柄不知何时就要命的剑。

胖子用颤抖的声音轻声说道:“都他娘的别说话!有屁都憋回去!”

黎晓打量着四周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对众人说道:“看到对面那块稍大的裸岩了嘛?慢慢的走过去,动静别太大,咱们现在呆着的这块太平了,一个雪浪就淹没了。”

“不可能能啊!。。。。。我算准了分量。。。怎么会这样呢?。。。。”叶城还傻傻的站在那里喃喃自语。

和尚忙一把捂住了叶城的嘴,不让他说话,指了指头顶示意他有话以后再说。

一行人一边注意着头顶,一边背上装备轻手轻脚的朝着那块稍大一点的裸岩挪去。

长白山是旅游景点,这里虽然已经很少有人会上来了,但还是会定时爆破清雪,所以这上面的雪层并不厚,就算雪崩了,也是小范围的坍塌。

但是众人所处的地方实在太不妙了,是一个小峰顶,旁边就是一路上来的陡坡,及其陡峭,一但雪潮冲下来,很容易就会被裹下去,只有那块稍大的裸岩,可以阻挡一下,岩石与地面之间有一个夹角,众人可以躲在下面。

一步,两步,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让人心惊胆寒,由于先前叶城那一炮,地面上已经没有了雪,剩下的只是冰川的冰面,滑的要命,走路的步伐稍微大一点就可能摔在冰面上从而引起连锁反应。

黎晓把绳子系在自己腰上,像一只灵巧的猫儿,轻声轻巧的走在冰面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在众人紧张又期待的目光中,黎晓已经稳稳的到了对面的裸岩下,双手拉紧绳子,对他们招了招手。

胖子等人几个拉着绳子依次过去,先是潘仔和张启灵,接着是背着陈皮阿四的和尚,再就是背着顺子的叶城,吴諧最后。

胖子原本打算殿后的,可吴諧身体协调性太差,平衡感也不行,就让胖子先走,自己殿后。

看所以人都平安的过去了,吴諧也安心了不少,此时头顶上面已经开始有雪块砸下来,看样子那条雪缝已经支持不住。

吴諧拍了拍脸,让自己镇定下来,把绳子的另一头系在自己腰上,然后抬脚踩上了冰面,可脚下光滑的冰面让他有种随时会开裂的感觉,不由自主的,脚就开始发起抖来。

张启灵一看他那样子不由皱了皱眉头低声安慰道:“别想这么多,十几米而已,闭着眼就走过来了。”

吴諧听了张启灵的话,打量着距离,一咬牙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挪了过去,果然,只要看不见就当没发生,自我催眠这一套果然好使绝。

可没想到刚走了几步,脚下突然就是“咔嚓”一声,紧接着整个人倾斜这倒在了地上,滑向陡坡断崖!

吴諧脑海一片空白,手脚乱抓,可光滑的冰面上哪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一下子就挂在了冰崖上,绳子被蹦的笔直。

胖子没有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拉,差点给拽下去,幸好黎晓和张启灵反应迅速,一左一右的抓住了他的两条腿,才把他扯住。

吴諧挂在崖壁上,像荡秋千一样晃来晃去,双脚努力的想要把身体固定住,但是冰实在太滑,每次一踩上去就滑下来,人根本无法借力。

万般无奈之下,吴諧只好挥舞登山镐,狠狠的定在雪崖之上。然后左脚踩上去,终于可以有支撑的地方,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古怪的震动从众人头顶上传来。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看到吴諧这自作聪明的动作,黎晓一捂脸,用一种你是“傻逼”吗?的眼神看着吴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情,霎时间,只见一片白色的雪雾一下子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雪崩了!!!

“天真!”

“小三爷!”

“抓住绳子!贴紧崖壁!”

吴諧只觉得四周一下子就全黑了,一片寂静,紧接着巨大的冲力撞击着身上,连头都抬不起来,无数冰冷的雪窜进了鼻子、耳朵里。

冰是绝好的传震导体,特别是极其厚的冰,有极其强的共鸣性,冬天河面上结冰,你在冰面上敲击一下,离得很远都可以感觉到震动,刚才那一镐子,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吴諧头脑发蒙,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绳子竟然给人往上提了一提,接着的身体就往上一升。

吴諧顿时反应过来,这是闷油瓶黎晓他们在救自己,忙用力扒拉四周的雪流,借着绳子的拉动,往上窜,耳朵突然听到一阵轰鸣,紧接着眼前一亮,竟然探出了雪流的表面。

黎晓他们躲在一边的裸岩夹角下,雪流从石头上面冲过去,在眼前形成一个壮观的雪瀑蔚为壮观。

胖子一见吴諧露出脑袋来,大叫着问道:“没事吧!天真!”

吴諧喘着粗气,无法开口,只能点头表示自己没事,漫天的雪雾扑面而来,冲击力太大,只好用力扯着绳子等待雪流过去。

雪崩来的快,去的也快,半分钟不到,雪流就从众人身边倾泻而过。吴諧朝下看,脚下整个山谷都给白雾笼罩了,心里不由后怕。

被拉上来以后,吴諧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小三爷,没事吧!”

“你还好吧,天真!”

所以人都关心的围了过来七嘴八舌。

吴諧一脸后怕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可他娘的刺激死我了!”

陈皮阿四哼了一声道:“这次是你小子命大,这次充其量算是个滑坡,还不能称之为雪崩!”

黎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他娘的还是学建筑的,都他娘的还给学校啦?冰是什么结构?”

吴諧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肯定面脸通红,不由摆了摆手

这时和尚突然叫道:“你们看,叶城这一炮,还是有成果!。”

和尚似乎发现了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厚厚的冰层下面,隐隐约约有一个东西的轮廓。

这是“冥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