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炮神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65字
  • 2022-02-01 14:55:47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

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

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

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

一别武功去,何时复见还。

古人曾用优美的词藻赞美太白山,今日在这小圣山的小峰顶远眺群山,又有不一样的体会!

这时顺子站起来对沉迷美景众人道:“几位老板,你们先休息一下,咱们先吃点东西就得赶路,天快黑了,这里是峰顶到了晚上风很大,咱们还得找到背风的地方过夜才行。”

黎晓看了看表,发现手表竟然不走了,心说难道先前与狼群搏斗的时候坏掉了?不应该啊,上午好像还好好的,怎么下午就坏掉了?用手拍了拍也没反应,只好将其收了起来。

抬头看了看太阳,最多还有两个多小时左右,就要下山了,该着手准备了。

黎晓走到陈皮阿四身前询问道:“老爷子,这四周一片白雪覆盖,这里如果有陪葬陵,也肯定是被埋在了雪里,这么大的一片地方该怎么找啊?”

陈皮阿四经过这么高强度的艰难跋涉,还没有缓过来,抬头喝了两口酒,搓了搓脸才逐渐缓和,听到黎晓的话,打量看了看四周的山势,对黎晓道:“宝穴的方位应该就在我们脚下,下几个铲子看看雪下面是个什么东西情况再做打算吧,不然也没别的什么办法!”

黎晓点了点头,知道倒斗摸金,万变不离其宗,寻龙点穴,探穴定位,虽然用到的工具会有所不同,过程却是差不多的,只好招呼胖子,潘仔叶城这几个主要劳动力过来准备开工。

胖子一听要在这么大一片地方找洞穴顿时不干了,嚷嚷道:“你们他娘的这是准备把胖爷当牛来使唤了,这么大一片地要要挖到猴年马月啊!这不是拿你胖爷开涮嘛!我不干!”

黎晓无奈只好把胖子拉到一边悄悄的说道:“你看这群人里老的老,嫩的嫩,也只有像胖爷这样身强体壮,身手了得,身宽。。。体胖的高手才能胜任。”

“嘿!你他娘的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呢?”胖子生气的说到。

黎晓一看胖子急眼了知道不能再逗他了,对他比了一跟手指道:“大不了到时开棺,让你先挑一件,怎么样,够意思吧!”

胖子眉头一挑,有些意动,但嘴里却说道:“我说六爷,你也太看不起我王胖子了,胖子是那种见钱。。。。”

还没等胖子说完,黎晓又伸出了一根手指道:“两件!”

“想当年。。”

“三件不能再多了!”

“好成交!”

胖子一脸捡了宝的表情,兴高采烈的和潘仔,叶城一起卖力的干起了活。

吴諧走过来拍了拍黎晓的肩膀说道:“可以啊,你给胖子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这么听话就去干活了?”

黎晓得意一笑道:“没听过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这是和加钱居士学的!”

“?”

雪比泥软的多,探铲打的很顺,胖子他们手脚极快,很快雪地里就多出了十几个探洞,不过,几乎所有的铲子敲进去雪坡中五六米左右,就怎么也敲不动了。

陈皮阿四上前看了看铲头,发现铲尖上粘着一点点的冰晶,就知道了怎么回事情,下面是冻土和冰形成的冰川面,和混凝土一样硬,铲子穿不透。

胖子满头大汗的说到:“这里下了几千年的雪了,雪积压多了就会成冰,这洛阳铲打不进冰里,就算知道东西在下面,我们也找不到啊。”

潘仔开口问道:“咱们有没有炸药?只要一个很小的震动,就能把这些雪全炸下去,省心的很,等雪都下去了,咱们再找就方便很多,也省得到处挖盗洞了。”

吴諧是学建筑的,知道他说的情况,不由一拍大腿道:“潘仔,你脑子转的挺快的嘛,这每一次下雪形成的雪层。中间都有缝隙的,只要一个小小的震动,整片的雪层都会滑下来,形成连锁反应,最后一层带一层的往下塌。”

和尚看了看头顶道:“炸药我是有,但是你看咱们头顶,这要是不小心炸药放多了,咱可都得玩玩!”

众人抬头去看,虽然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峰顶,但也只是一个小峰顶,上面还有高耸的百丈雪崖,前后一直延伸,连着整条雪龙一样的横山山脉,上面只雪崩,所有人就要长眠在这里了。

潘仔咽了咽口水,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道:“长白山是旅游景点,这里每点也会进行清雪,就算是雪崩,也只可能是小雪崩。而且就算定准了穴,刚刚你也看到了洛阳铲打不下去,到时候还得要爆破,躲不掉的,而且咱们没多少时间在这里干耗,三爷还在等着呢!”

吴諧道:“办法是好办法,就是风险太大,要不咱还是在探探?”

黎晓很赞同潘仔的话道:“天真,现在不是没时间了嘛,阿柠她们已经走到了咱们的前面了,不能再被她们落下了,不然三叔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

这时和尚摆了摆手制止了三人的争论示意他们停下,指了指叶城道:“你们不用吵,咱们说的都不作数,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几人一愣全都看向了叶城,看着众人的目光,叶城有点不自在道:“老潘的说法,应该可行,之前想到要上雪山,就已经预料会需要用到炸药,因为这里的冻土层是很厚的,所以我有一定的准备,我可以控制炸药的威力,只要在雪下面有一个很小的震动,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你确定?”

“这可是绝对的技术活!”

胖子也问道:“这可不是炸墓,炸药多少都没影响,咱们现在相当于在水里放鞭炮,要做到水面毫无波澜,水底波涛汹涌,这可不是说说就行的”

叶城坚定的点头:“我做矿工二十来年,放炮眼放了不下一万个,炸山平的山头不下二十坐,这不算有难度的。”

和尚看向众人,解释道:“你们别看他平时话不多,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但是已经给道上的人叫做炮神了!”

“炮神!这话我怎么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