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顺子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34字
  • 2022-02-01 14:55:30

黎晓递给顺子一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根,脑袋里不自觉的又浮现出裂缝之中张启灵突然消失了几秒,总觉得那裂缝还隐藏着秘密。

这时顺子突然开口问道:“黎老板,你们进山不是旅游的吧。这一路都是急匆匆的赶路,看的出你们很着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进山是干什么的吗?”

黎晓听了就是一楞,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心说总不能告诉你我们是来盗墓的,到地方还准备把你甩掉呢,现在告诉你这些不是自找麻烦嘛。

看着顺子期待的眼神,黎晓想了想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知道的多了,对你不见得是件好事。”

顺子没想到黎晓会这么说,尴尬的笑了笑:“没关系,不方便就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黎晓咳了一声随便转移了一个话题问道:“长白山采药人挺挣钱的啊,怎么想起来改行做向导呢?”

顺子看了黎晓一眼,面色古怪突然说了一句让黎晓想要将他就地埋掉的话。

顺子道:“我不是专业向导,才带队伍没多久,而且也只是带队到天池就返回,这么深的山里还是第一次。”

黎晓眼角直抽抽道:“别开玩笑了。这事可不能拿来说笑!”

“真的,黎先生,虽然我没带人进来过,但是采药还是走过几次,肯定可以带你们到地方的。”顺子严肃的说道。

黎晓心中妈卖批,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问道:“既然你没有带队上来过,为什么还敢带我们上来?”

顺子面色有些黯然道:“那是因为你们的装备,和装扮。”

“装扮?所以的游客不都是这样吗?怎么就认中了我们?”

顺子意味深长的说道:“虽然所以的游客都这样的装扮,但他们不会像你们这样带这么重的装备,最主要的是无意中听到那个胖老板说出“云顶天宫”这几个字!”

黎晓心中一震,不动声色的问道:“喔!你知道云顶天宫?”

顺子神秘一笑道:“我不知道云顶天宫,但是听说过这个词!”

“?什么意思?”

顺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抽掉了大半截的烟,幽幽的开口道:“是因为我的父亲,他十年前失踪了,当时他也是带一批人进雪山,路线和你们差不多,但是最后整批人都消失在了山里,当时隐隐约约就记得,他们聊到了云顶天宫!”

黎晓一惊没想到十年前就有人来过这里寻找云顶天宫,就不知道他们最后找到了没有!

顺子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情绪了,没有看到黎晓脸色的变化,就听他接着道:“当时我看到你们,心里就突然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一定要跟着你们来,也许你们进山的目的,和十年前那批人是一样的,跟着你们或者可以找到我的父亲。”

黎晓道:“所以刚才你才问我们进山的目的?”

顺子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哎!每次出门看着这片雪山,仿佛能听到父亲对我说,顺子我在这里好冷啊,你怎么还不带我回家!你知道嘛,明明知道父亲就长眠在这片雪山里,却无法找到他那种感觉多无助吗?”说着眼睛都红了。

黎晓拍了拍顺子的肩膀以示安慰道:“别多想了,就像你说着这次跟着我们可能找到你父亲也说不定。”

顺子勉强一笑道:“借您吉言,希望这次能找到父亲,毕竟人死了总要入土为安!”

这时候第二班的潘仔和和尚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伸着懒腰,潘仔看到黎晓和顺子坐在那聊天很意外。

顺子和其他人不是熟,便起身在雪地里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就去睡觉了。

黎晓和潘仔打了声招呼也进了帐篷,一进帐篷就听到胖子震耳欲聋的呼噜声,无奈只好找两团卫生纸堵上耳朵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不亮,众人匆匆的吃了点干粮,就开始顺山脉走势继续往上走。

路上的雪实在太厚了,几千年的雪层,众人只能小心翼翼的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除了陈皮阿四偶尔开口修改行进的方向,四周只剩下喘大气的声音,整个世界安静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小圣山和对面的大圣峰遥遥相对,中间形成一道山谷,矗立于三圣雪山的前面,犹如两个银甲巨人,守护着三圣山。

又经过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跋涉,一行人终于登上小圣山。胖子第一个登顶的,将手中的冰凿往地面上一插,整个人趴进了雪里,胸口剧烈起伏。

吴諧叶城他们也早就到了体能的极限了,靠着一口气一直撑到了现在,现在这口气一松,雪地上躺了一地的人。

黎晓摇了摇头这群人体力太差,举目远眺,三圣山的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包裹着黑色的山体,显得比四周其他的山峰更加的陡峭,傍晚的夕阳照射下,一股七彩色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山体,仙气飘渺,景色非常的震撼人心。

胖子喘了半天才缓过来,感慨道:“太他娘美了,爬了这么久,看到这种奇景也算值得了。”

那边吴諧也掏出相机,对着眼前的奇景一顿狂拍。

这时黎晓觉得有人捅了捅自己的胳膊,扭头看去发现是顺子,就见他神色诧异的指了指张启灵。

黎晓朝着张启灵看去,只见张启灵已经跪了下来,朝着远处的三圣雪山,十分恭敬的低下了头。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显露出了一种淡淡的,十分悲切的神情。

众人也都发现了张启灵的异常举动,都吃惊不小。

在吴諧胖子眼里,张启灵一直都是个神秘的人,对所以一切都十分淡漠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不知道为何他会对着雪山跪了下来,行了一个十分恭敬的大礼,难道对于这一座山,有着什么特殊的感情。

叩拜完之后,他又恢复了那种万事不关心,只睡我的觉的表情,爬上一边的裸岩,闭目养神。

黎晓不禁又好奇起来,这座雪山里到底埋藏什么秘密?能让张启灵心神产生这么大的波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