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血尸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135字
  • 2022-05-04 20:51:23

吴三醒看着面前的玉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胖子看他也是没有办法的样子,只好自己亲自动手研究起来。

黎晓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挺重要的就是想不起来!

这时胖子突然叫了一声:“嘿嘿,有门!”

众人围过去一看,只见玉俑掖窝里有一块玉上的金丝多了个头,吴諧纳闷:“死胖子,你他娘的眼睛也太尖了,这里多个线头也能看得出来。”

胖子嘿嘿一笑:“那是别看胖爷身宽体胖,但胖爷心细如丝。”

胖子刚准备伸手去扯那线头,手才伸到一半,就听“呼”一声。

电光火石间,黎晓瞬间刀出鞘,向上一磕。只听“当”的一声,一把黑刀被荡了开。

众人都吓了一跳,要不是黎晓反应快,胖子的脑袋已经被插穿了。

黎晓瞬间就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自己怎么把胖子手欠这事给忘了。

几人回头一看,只见闷油瓶站在台阶下面,浑身是血,身上不知道时候出现一只青色的麒麟文身。他的左手还保持着甩出刀后的动作,右手提着一个奇怪的东西,等几人看清楚,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右手上提的,竟然是那具血尸的头颅。

胖子脑门上青筋都爆了出来,跳起来就大骂道:“你他娘的刚才干什么!要不是老黎身手好,老子脑袋就掉了?”

闷油瓶转过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说:“杀你。”语气冰冷充满杀气。

吴諧看着气氛紧张,忙打起圆场对胖子说到:“别慌,小哥做事情肯定有理由在的,咱们先听个清楚,他这一路也救过你命对吧。”

闷油瓶把手里的血尸头颅,放到玉床上,咳嗽了一声:“这具血尸就是这玉俑的上一个主人。穿上这玉俑,每五百年脱一次皮,脱皮的时候才能够将玉俑脱下。而你们面前这具活尸已经三千多年了,你刚才只要一拉线头,里面的这具尸体马上起尸,我们全部要死在这里。”说到这里闷油瓶撇了黎晓一眼道:“你也不例外。”

黎晓挠了挠头,心说:你也太小瞧我了,就算现在身手不如你,但要逃还是没问题的吧。

闷油瓶走到鲁殇王的尸体面前,厌恶地打量了他一眼,众人还没看清,他的手已经卡住那尸体的脖子,将他提出了棺材,那尸体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众人根本无法反应,闷油瓶对着那尸体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机关算尽,也活的够久的了可以死了。”手上青筋一爆,一声骨头的爆裂,那尸体四肢不停地颤抖,最后一蹬腿,皮肤迅速变成了黑色。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闷油瓶,一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胖子最先反应过来道:“你他娘的,怎么说杀就杀了?这可是公共财产!”

黎晓笑道:“它不死你还怎么脱玉俑啊!”

胖子一听可以把玉俑给脱下来打扮带走,顿时兴奋起来了。连刚才生闷油瓶的气也消了大半,,嘻滋滋的去拆他的玉俑去了!

这时吴諧突然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这鲁殇王有什么深仇大恨?”

闷油瓶看了一眼吴諧没有理会他。

黎晓对闷油瓶问道:“我猜着具尸体早就不是鲁殇王了,对吧小哥!”

闷油瓶看了看黎晓指了指那彩绘漆棺后部的一只紫玉匣子,说:“你们要知道的一切,都在那匣子里。”

吴諧小心翼翼地捧出了这个盒子,放到地上,那盒子没有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卷镶金黄丝帛,这东西的纤维里镶嵌着金丝,保存得非常好,展开一看,左起一行写了“冥公殇王地书”,然后边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字。

这时三叔也走过来和吴諧一起研究起来。这卷帛书记载了鬼玺的由来。

他二十五继承了父亲的官位,为鲁国的军队盗掘古墓,出黄金以凑军饷,有一次,他进入了一个不知道年代的墓穴,那棺材里躺的竟然是条巨蛇,躺着一动也不动,鲁殇王胆子非常大,他心说巨蛇卧棺,肯定是妖孽,一刀就把这蛇给剁了,强行下令把这蛇给开膛破肚,结果,从那蛇肚子里剖出来一只紫金盒子。

听到这里胖子连忙叫道:“那一个宝物肯定是鬼玺,那另一个是什么?古籍里从来没提到过,会不会就是这个玉俑?”

黎晓踢了胖子屁股一下道:“死胖子你别打差,听吴老师讲故事。”

胖子不由咧了咧嘴:“行行,我不插嘴不就行了,你他妈的念快点,肠子都痒了!”

接下来的几十年,他凭借那两件宝物,无往不胜,无论是打仗还是朝政,战无不克,风光一时,但是到了晚年,因为多年接触尸气,身体出现了很多顽疾,非常不方便,结果皇帝嫌他年纪太大,就去了他的兵权,让他只需要倒斗,不需要理军务,这其实就是把他贬了。

俗话说得好人越是到老越怕死那鲁殇王自知自己杀孽重,怕死后被阎王爷下地狱,便请教他的军师。

他的军师是一个铁面先生,精通命里风水,他对鲁殇王说,上古有一种玉俑,穿在身上可以使人返老还童,长生不老,可惜早已经绝迹,要找,只能去古墓里找,鲁殇王那个时候已经穷途末路了,这铁面先生的话不管是不是真的,都给了他一线希望,而且倒斗是他的强项。

鲁殇王派人查阅大量的历史文县,终于想到了这座西周墓。在这座墓里他们找到了一具几乎皮包骨头的青年男尸,穿着一件黑色的金缕玉衣,打坐在那巨树之下的玉床上。

铁面先生看后,断然道,这就是玉俑,这青年男尸似死非死,每隔一段时间,他身上的死皮就会脱落,从里面长出新皮来。

于是鲁殇王就在皇帝眼前假死金蟾脱壳,秘密的来了这座西周墓。众人一听恍然,原来上面的战国墓只是个幌子。下面的西周墓才是真正的墓室。

潘仔突然问道:“那军师这么厉害就甘愿给这个什么王的陪葬?”

闷油瓶看了一眼潘仔说道“他当然不会,因为到最后,躺在玉俑里的,早就不是鲁殇王,而是他自己。”

胖子道:“我就说嘛,原来这个军师咋就计划好李代桃僵,可怜这鲁殇王机关算尽一场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