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受困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73字
  • 2022-01-23 20:43:39

“这下麻烦了!”

黎晓一拉缰绳停下胯下马匹,拿起胸前的望远镜顺着胖子指示的方向看去,下面“天池”边上大概有三十几个人,五六十匹马,是支规模很大的队伍。

那些人正在“天池”边搭建帐篷,看来是准备在湖边上过夜。其中有一个女人正在指挥队伍扎营,黎晓调整望远镜的焦距一看,那女人竟然是南海丢弃他们独自跑掉的阿柠。

黎晓收起望远镜对一旁的吴諧笑着说到:“你是不是冷落人家了,你老相好都追到这里了!”

黎晓没看到的是当他说完这句话时前面的张启灵回头看了他一眼。

吴諧骂了一声道:“你他娘的才是她老相好,不过这个女人也来了这里,那说明三叔想要拖延的人,恐怕就是这一帮,就不知道她们这打捞沉船公司,来到内陆干什么。这天池里有沉船嘛?”

胖子一拍吴諧肩膀说道:“什么沉船,人家明显是冲着这斗来的!”

陈皮阿四带来的三个伙计之中一个叫和尚的轻声说道:“四爷,现在怎么办?”

陈皮阿四看了看下面的队伍的笑了笑,说道:“来的正好,说明我们的路没走错,继续走别管他们,想要追上咱们最起码还得一天的时间,哼!一天咱早就在回程的路上了!”

潘仔拿着望远镜在那里挨个的看想看看那群人中有没有三爷的身影,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便问吴諧道:“小三爷,三爷好像没在那群人里面!”

那群人里大多都是老外的面孔很好辨认,吴諧也没有看见吴三醒的身影道:“三叔要是真的在那群人里,很有可能给关在帐篷里,不太可能让他随意行动。”

黎晓也觉得吴諧说的有道理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他娘的不是限制三爷人身自由吗?”潘仔心里很舒服。

黎晓一听翻了个白眼,心说哥们你这话说的也太没有水平了,不过看着潘仔那一脸的着急还是没有开口去逗他。

胖子望着下面那些人背着五六式步枪,直流口水。擦了擦嘴角,胖子对陈皮阿四道:“老爷子,你说这趟用不着枪械,你看人家长枪断炮的,这要是到墓里正好被人家堵着了,怎么和人家拼?难不成用卫生巾去抽他们?”

陈皮阿四看都没看他,冷“哼”一声道:“干咱们这行从来都不靠火器,遇上机关陷阱枪顶个屁用,等过了雪线你就知道这些东西的用处!”

胖子忙举起手示意自己错了,您说的都对。

前面带路的顺子目不斜视,一心只想做好一个向导,生怕听了太多客人的话被灭口!

一行人继续往上走,直看到前面出现一些破旧的木头房子和铁丝门,上面还写着一些标语。

顺子说道:“这里是雪山前哨战的补给站,只不过现在这里也荒废了,雪线上的几个哨站都没人了,现在太阳也快下山了,晚上爬雪山是很危险的,雪山里有很多雪壳子,人要是踩上去一下子就会掉进裂缝里,救都来不及。”

雪山并不想想像中的那么平整,因为你不知道在那厚厚的积雪覆盖下是什么,有可能是地面,也有可能是冰川裂缝,有的裂缝甚至有上千米深。

走了一天了所有人都觉得很累,虽然说是骑马赶路,但是屁股疼啊,再加上顺子的话,一致决定今晚就在这里歇息,虽然现在还没到雪线,但也不远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天空开始下起了雪,再往上过了雪线,终于看到了积雪,一开始是稀稀落落的,越往上就越厚,树越来越少,各种石头多起来。

到了中午的时候四周已经全是白色,地上的雪厚的已经根本没路可走,全靠顺子在前面带着马开道。

这时候忽然刮起了大风,顺子看了看天空的云彩说道:“各位老板,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看这天可能有大风,要是再往上就有危险了,还是就在这里看看风景吧!”

陈皮阿四摆了摆手示意队伍停下,众人停下来休息,吃了点干粮,黎晓远眺四周,发现众人现在在一处矮山的山脊上,可以看到我们来时候走过的原始森林。

黎晓指着四周围连绵的群山问陈皮阿四道:“四阿公,这山脉有十几座山峰,都是从这里上,咱们怎么找?”

陈皮阿四道:“你看那边,这一大片林子明显比旁边的稀疏,百年之前肯定给人砍伐,古代运输不易,古人造桥铺路大多都是就地取材,建陵墓也是同理。这说明什么?”

和尚接口道:“说明咱们走的大致方向是对的!”

陈皮阿四赞许的点了点接着说道:“再说了,但凡龙头宝穴所在之地必定有异象,这里山多,但是地脉只有一条,咱们现在是沿着地脉走,不怕找不到,顶多就是多花点时间。”

吴諧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能看到一座座山头,不由自惭形秽,不由转头去看闷油瓶,希望他站出来搓搓这老头的锐气。

却见闷油瓶眼睛看着前面的雪山.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好像想起什么。

歇息了一会,众人准备继续赶路。顺子一看这群人还要往上,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劝不住摇头道:“如果几位老板执意要再往上的话,那马不能骑了,要用马拉雪耙犁。”

长白山的冬天要说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那就数雪爬犁,几乎可以到任何马能到的地方!

于是众人将行李从马上卸下来,放到耙犁上,准备妥当,顺子抽鞭子在前面带路,后面的马自动跟在后面,一行人在雪地里飞驰.

黎晓坐上雪耙犁的时候觉得挺有趣的,兴奋的直乐呵,可不一会儿,被刺骨的寒风吹的,人好像没了知觉一样。

至于胖子就更惨了,由于吨位太大,好几次都侧翻摔进雪里,搞得现在整个一雪球。气的胖子嚷嚷着要换一匹马。

跑着跑着,顺子的马在前面停了下来,陈皮阿四见状也停了下来问道:“发现什么了?怎么停了?”

顺子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道:“这里好像发生过雪崩,地貌不一样了,我有点不认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