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潘仔来访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18字
  • 2022-02-01 14:55:02

陈皮阿四:“怎么吴老狗的孙子不去养狗了,反而对风水感兴趣?”

吴諧被说的脸色难看心说就算你是九门的前辈也不能这么挤兑人啊,当下就想要发作,顾及黎晓的感受还是忍了下来!

黎晓也是一阵腹诽,心说这老头还是这样,对于不待见的人,说出来的话如同飞剑一样,句句诛心连忙岔开话题说道:“您看我们都很好奇,要不您给我说说,也让我们开开眼?”

陈皮阿四听着黎晓的虚心求教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看,烫出的那三个点,位置都很特别,把他们连起来,然后横过来看,你看到什么?”

黎晓拿起杂志,仔细观看,不由一呆:“这是?”说着将杂志递给了吴諧。

吴諧看了黎晓一眼心说看出了个啥?就露出那副表情,于是低头去仔细打量。

一看之下也不由大吃一惊!原来,祁蒙山西周陵,广西的卧佛岭浮屠地宫和西沙的海底墓,三条鱼出土的地方,由曲线贴着华国海岸线连起来,那赫然是一条若隐若现的龙形脉络!

吴諧一拍脑袋心说只顾着这几个地方的朝代不同了,怎么没想起相互的关系呢。真是猪脑壳,死不开窍!

陈皮阿四一见两人这副表情,知道他们已经看出端倪,颇有几分赞赏的说道:“是条不太明显的‘出水龙’。说的好听点,叫做潜龙出海。不过,这一局还少了一点,缺了个龙头。”说着,拿起自己的香烟,朝杂志上一点,正点在长白山的位置上。

吴諧忙问道:“这~这个,四阿公,这局有什么用意吗?”

看吴諧的样子陈皮阿四难得没有为难他道:“你们看这几个点,连着长白山脉,秦岭,祁蒙山系,昆仑山脉入地的几条龙脉在地下都是连着的,这整合着看风水,整个一条线上聚气藏风的地方自然有很多,但你烧出来的这几个点,都是很关键的宝眼,因为这一条线一头在水里,一头在岸上,所以叫做出水龙。”

说着陈皮阿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说道:“不过说到风水大师还得是明朝的风水大家汪臧海!明宫、曲靖城,明祖陵等一些大型的城镇都是在他的选址指导下完成的。”

听到这里,一道闪电划过脑海,吴諧只觉百脉具通,所以的不合理,所有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全都通顺了!为什么鲁王宫外尸洞内的六角铃铛会出现在海底墓里,为什么西周墓里舍利会变成蛇眉铜鱼,因为这些个地方,汪臧海全去过了!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把铜鱼放在这些宝眼处是什么用意,但是按照风水学上的一般惯例,这一条风水线大头龙,是为了长白山上的龙头而设。

这一切都是为了云顶天宫,他花了如此巨大的心血,那这雪层下的天宫里,到底埋着的是谁?传闻之中汪臧海曾经为朱元璋建造过一座漂浮在空中宫殿,难道就在长白山?

陈皮阿四看着陷入深思的吴諧也没有去打扰他,喝完手中最后一口茶,起身和那几个老头离开了茶馆。

黎晓扯了下吴諧,一起起身相送说起来陈皮阿四也算自己半个师傅,自己暗器功夫还是他教的。

送走陈皮阿四吴諧不解的问道:“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和我们吴家有仇啊?还是和我有仇?”

黎晓叹了口气道:“这说起来还真不怪人家,都是你三叔惹出来的,也是你们吴家欠他的!”

吴諧一听又和三叔有关,不由心里暗骂他娘的吴三醒这个老家伙到底惹了多少事情?先是谢家谢连环,现在又是陈皮阿四他是想把九门都给招惹个遍嘛?

黎晓接着道:“你还记得陈文静吗?”

吴諧点了点头!

“她就是陈皮阿四的女儿,四阿公老来得女对其是宠爱有加,二十年前那批考古队成员就你三叔活着回来了,其他人全都下落不明,你说他能不记恨你们吴家吗!”说着黎晓拍了拍吴諧的肩膀!

吴小邪听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如果自己是陈皮阿四可能都不会鸟自己,丧女之痛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两人又对着地图聊了一会有关风水的话题,这个时候吴諧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王萌打来的。

“老板,铺子里有人找你!叫什么潘仔!”

“潘仔!”

“大潘!”

两人连忙开车回到吴山鋸,走进店里一看,只见一个人坐在客座沙发上,吴諧眼睛一酸,立即大叫道:“潘仔!”

黎晓也是很激动上前给他来了个熊抱激动的说道:“什么时候出院的,怎么都没通知一声!”

潘仔看着两人也很激动道:“小三爷,六爷!其实你们去海南之前已经恢复意识,但是当时小三爷走的太急,只给医院留了一个手机号码,你们出海后就联系不上了。”

潘仔当过兵的体质很好,恢复的很快,就算这样他还是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月,等他能出院找吴小邪他们,却一个也联系不到。而三叔就更不用说了,全世界都在找他。

唏嘘了一阵,吴諧问道:“最近有什么打算。”

潘仔道:“本来打算还是回长沙继续混饭吃,那里三爷的生意都还在,人都认识,回去不怕没事情做。但这次有事情需要小三爷和六爷跟我走一趟!”

黎晓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情?出什么事情了?”

潘仔接着道:“小三爷,三爷在长沙,给你留了话。不过那人要亲自和你讲,叫我带你过去。”

吴諧一下子从沙发里跳了出来道:“三叔留了话给我?长沙那边我也不是没联络过,怎么从来没人和我提起这个事情?”

潘仔没想解释,对吴諧道:“那边很急,您看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够出发?”

黎晓看的出潘仔非常急,隐约觉得可能会有变故,结果当天晚上就上了去长沙的绿皮火车,如此着急的情况下竟然没有做飞机!事情果然不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