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决战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3415字
  • 2022-01-31 16:41:15

“古代帝王用烛九阴的油脂做成长生烛可以千年不灭!”

吴諧听了不由咋舌,心说怪不得烛九阴会成为传说中的生物,原来都成了灯油,那小龙虾会不会被吃成保护动物!

正当这个时候,几只白色的面具从水里浮了上来,那是螭蛊的壳。吴諧心里突然感觉到不妙,伸手拿起一只一看,果然嘴巴部分空空如也,里面的蛊虫不见了。

吴諧:“他娘的,麻烦来了!”

老佯打起手电潜进水里一照,只见无数张着螃蟹腿的蚕宝宝一样的虫子,有些还带着面具,有些只剩下身体,犹如蚂蟥一样附在原先被黎晓杀死的那条黑色巨蟒的身上,白花花的一大片,让人头皮发麻!。

蛊虫太多一些蛊虫无法抢到位置,在蛇身的四周游荡,行动非常的敏捷,一些虫子看到老佯手里的手电,然后迅速朝着这边游了过来,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之计,密密麻麻的虫子犹如海里巨型沙丁鱼群把两人团团围住!

吴諧刚想给自己来个狠的放点血,就听头顶上传来一阵风声,然后面前的深潭就炸起了一团水花,有红色的血液从水底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四周围的螭蛊就仿佛一群正准备撸胳膊挽袖子打群架的古惑仔突然遇到警察叔叔,刷的一下全都四散逃开来!

吴諧两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就见潭水泛起阵阵涟漪,一个人从水里冒了出来,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具尸体,那人四周的水面都被然成了红色!

吴諧一见那人的衣着不由眼都红了大叫道:“老黎!”不顾一切的跳进水里和老佯一起把黎晓拖上了青铜树。

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黎晓,吴諧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只见黎晓浑身都是伤口,好似和什么野兽搏斗过一样都是爪痕,尤其是胸口的伤更为严重现在还在往外冒着鲜血!

老佯连忙从背包里拿出消毒酒精和纱布给黎晓止血黎晓,剪开伤口附近的衣服两人的眼睛瞬间都登大了,只见黎晓左胸口心脏的位置竟然是一个血淋淋的洞,好像被什么利爪掏出了心脏,鲜血还在股股的往外冒。

吴諧死死瞪着血红的眼睛一时无从下手,还是老佯一巴掌抽在他脑袋上把他打清醒了过来,连忙上药包扎伤口。

“他能活下来的对吧?”吴諧沙哑着嗓子对老佯问道。

老佯沉默不语,心脏都没了怎么还可能活下来?除非大罗神仙下凡!否则!诶!

正当这时也许是吴諧包扎的太过用力了,黎晓幽幽转醒看了看两人无比虚弱的说道:“快点走!我宰掉了那个叫蚕丛的家伙,那条大蛇发疯了!”话音刚落又昏了过去。

老佯和吴諧两人面面相觑还没等弄明白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只觉整棵青铜树猛的一震,抬头望去隐约可见一条巨大的身影正飞速的沿着青铜树游了下来,头顶的一些青铜枝桠如同下雨一般落了下来,吓的两人连忙紧紧的贴着青铜树不敢动弹。

等两人反应过来那烛九阴已经游到了深潭里,巨大的身子在水里随意一摆,就能掀起滔天巨浪。

烛九阴原本紫色的眼睛已经闭合上,取而代之的是上方一只红色的眼睛,里布满了跳动的血丝,看上去诡异异常。

吴諧和那只眼睛一对视,突然有一股灵魂被抽离的感觉,只觉得强烈的恶心和头晕,想要转过头去,却好像中了邪一样,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只血眼,一动也不能动,想要开口叫喊也发不出声音,心里一阵哀嚎!心说老佯快点看过来,看看我!老子的命可就捏在你手里了。

老佯发觉吴諧身体僵直,面色狰狞,觉察出他不对劲了,忙上去一脚把他踹进了水里!

烛九阴被吴諧落水的动静吓了一跳,眼睛一闭蛇头往后一缩,就想发动攻击。吓的老佯赶紧贴到铜树后面!

蛇头撞在青铜树上,将那些枝丫全部都撞弯了,整棵青铜树为之一震。躺在一旁的黎晓被巨蟒掀起的巨浪直接给拍进了水里!

这个时候,落入水中的吴諧一下子就从那种鬼缠身的状态脱离了出来,想要从背包里找出武器攻击,可里面能有什么武器呢?就连唯一的那把手枪也在先前落水时不能用了。

烛九阴一击不中,缩起脑袋又想攻击。却被水里的吴諧吸引过去,一张嘴就要咬将过去。

就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刻就听树后传来,“嘭”“嘭”“嘭”几声枪响,子弹打在烛九阴的脑袋上擦出一串火星,巨蟒被老佯这几枪给惹毛了,当即放下吴諧直奔老佯而去!

老佯知道这么大的蛇没有自己灵活就围着青铜树转圈圈,这次烛九阴学聪明了那巨大的尾巴竟然从另一个方向卷了过来。

吴諧大叫一声:“小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老佯被烛九阴的尾巴一下子卷中顿时被缠成了一个粽子。烛九阴将尾巴刚刚竖起,然后就是一松,巨大的脑袋仰起一下子就将凌空的老佯咬在了嘴里。

“不要!”

烛九阴巨大的毒牙贯穿了老佯的身体,这时候老佯嘶哑的喊了一声:“老吴!”然后露出一个微笑!

吴小邪心猛的一颤,知道这个时候的“老佯”已经和正真的老佯没有区别了!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释然,放下,和解脱!

“老佯!”泪水模糊了吴諧的视线。

这个时候,老佯艰难的从背包里取出了信号枪对着巨蟒的嘴巴就是一枪,“轰”的一声信号弹就在烛九阴的嘴里爆炸来,巨蟒感到疼痛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老佯无力的滑进里巨蟒嘴里消失不见。

吴諧眼睁睁的看着老佯消失在烛九阴的嘴里,然后烛九阴嘴巴里的信号弹发出炽热的白光,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一股蜡的味道,紧接着它的全身都开始冒出青烟来了。

吴諧突然想到先前老佯说过的话,烛九阴本身体内的油脂就非常容易燃烧,不然古人也不会捕猎它来做长生烛烛了,但没想到竟然能够这样就烧起来!

烛九阴极度痛苦,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巨大的尾巴拍打着岩石,那边的岩壁上竟然让他砸出一条巨大的裂缝,接连几下一条裂缝扩散出好几条小裂缝,整块山面不停地开裂,似乎整个岩洞都可能崩塌了。

这个时候,突然水下激流溢滚,潭水竟然向烛九阴撞出来的裂缝涌了过去。这里的山体里面洞系众多,看样子裂缝后面的山体已经给撞穿了,水不知道涌到哪里去了。

吴諧最后看了一眼烛九阴,又仿佛依稀看到老佯的笑容,然后决然的转过身朝着漂浮的黎晓游去,带着昏迷的黎晓顺着水流一起进入缝隙里面。

缝隙极深,里面一片漆黑,因为是坍塌出来的通道,里面石头很不规则,水流撞出不少漩涡,吴諧紧紧的将黎晓和自己绑在一起打着转儿在里面东撞一下西擦一下的往下游漂去。

也不知道漂了多久,吴諧突然感觉到自由落体,接着就一头栽进水里,连忙稳住身体,发现已经给水流带到了来时的地下河里。

这里的水流比原先进来时要湍急很多,应该是和老佯说的一样,外面下过一场大雨。这里水流虽然非常快,但是没有岩缝里那么多的漩涡,而且水有温度,不至于抽筋。

这条地下河由上而下,顺着河流往下漂浮,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吴諧就看到地下河的河壁上似乎刻着什么东西。连忙拉着黎晓游上了河岸上!

费力老大的力气才将黎晓拖上了岸,看着黎晓呼吸平稳,不像先前气若游丝,而且胸前那么恐怖的伤口血竟然已经止住了,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面上嘟囔:“果然祸害遗千年!”

松了一口气的吴諧开始打量起河壁上雕刻的浮雕。只见岩壁上全是和青铜树顶上的棺椁内看到的一样的浮雕,线条明快流畅,衣纹飘逸,每幅各异,形象生动,极具动感。

吴諧打眼一瞧,发现竟然是老佯说的捕猎烛九阴的画面。只见这些浮雕描绘着古代少数民族祭奠青铜树的过程,其中的场景极其生动,有一幅浮雕上,是那棵巨大的青铜树上挂满了奴隶的尸体,奴隶的血流入青铜树内,顺着上面的沟壑一直汇流而下;有一幅则是他们将奴隶的尸体抛入青铜树的内部。

浮雕有很大一部分淹没在水里,最底下的一切已经给水冲平了,看来他们雕刻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水。其中有一幅浮雕,表现的是古时候的那些先民将一些液体倒进青铜树的情形。接着下一幅,就有一条和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烛九阴”从青铜树里出来,很多穿着像战士一样的先民用弓箭和长矛围着它,显然是一种狩猎的场景。

按照一些史料记载,青铜树中的“烛九阴”在古代是一种龙,在一些笔记小说里,“烛九阴”甚至给抬到了盘古一样的高度,应该会给人当成神兽来顶礼膜拜,这里的人怎么会狩猎它呢?

吴諧继续往下看去,后面还有一些仪式的内容,可以看到所有的先民都是带着面具,浮雕里的首领图像,比其他人都几乎大了一倍,如同一个巨人一样

离奇的是,所有这些浮雕上,这个首领的脖子上都长着一个蛇头,看上去也不像是带着面具什么的。

就在吴諧聚精会神的看着浮雕是,躺在一旁的黎晓突然咳嗽起来,睁开了眼睛。

吴諧一听连忙跑过去扶起黎晓让他靠在河壁上,能更舒服一点问道:“好点了没有?你这一身伤是也么回事??”

黎晓刚醒就听吴諧在那里吧啦吧啦个不停不由一阵头疼道:“能不能一个问题的问!”然后四周看了看接着道:“这是哪里?老佯?”

吴諧低下了头眼睛红红的道:“还是说说你吧!是怎么回事?”

黎晓也看出吴諧情绪不对,明白了什么,不由岔开话题道:“你知道吗!这次小爷我赚大发了!”说着缓缓的说出了他的经历!

事情是这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