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烛九阴!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554字
  • 2022-01-31 16:41:13

“烛九阴?”

看着从上方裂缝处缓缓探进来的巨大脑袋,黎晓心说那不是神话传说了才有的吗?怎么可能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应该只是一条变异的大蛇。

这时独眼巨蟒脑袋上那个自称蚕丛的家伙开口道:“尔等蝼蚁,不匍匐在孤的脚下,竟然还想逃跑,赐尔等死罪!”话音刚落独眼巨蟒就昂起了脑袋,下一刻就要扑咬过来!

吴諧和老佯浑身冷汗刷刷往下直淌,原本这里空间还算宽敞,可挤进来一条进百米的庞然大物,一下子几乎将整个空间都给塞满了,这下好了连躲闪的空间都没了,只怕巨蟒一个回合就能干掉他们。

黎晓对两人使了个眼色,然后又瞟了瞟被巨石堵住的洞口。吴諧瞬间明白了黎晓的打算,不留痕迹的点了点头。

黎晓向前走了几步几乎到了巨蟒的身前抬起头对着蚕丛喊道:“喂!大蛇丸!-----哦!--不好意思!窜台了!那个蚕丛王,有本事别靠宠物,咱们单挑啊!保证让你屁股晕车!”

老佯傻乎乎的对着吴諧问道:“他说的啥意思?”

吴諧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说都什么时候了,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不靠谱,没好气道:“你晕车会干嘛?”

“想吐啊。噢!我明白了,你们这些文化人就是不一般,骂人都不带脏字的。”老佯感叹道。

蚕丛虽然不动听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话,不由面色一冷命令道:“杀了他!”说着翩然跃下了蟒头。

巨蟒听到命令张开血盆大口闪电般撞了过来,黎晓的站位是有预谋的,堵住洞口的巨石以人力是无法撼动的,原本还可以从头发的裂缝爬出去的,但现在被巨蟒堵住了去路,只好兵行险招。

黎晓无比狼狈的一个懒驴打滚外加“恶狗扑食”堪堪躲开巨蟒的凶猛撞击,至于吴小邪两人在黎晓吸引火力的时候早就远远的躲开了。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原本还堵着洞口的巨石,在巨蟒凶猛的撞击下如同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激打在岩壁上扬起一片灰尘。

独眼巨蟒见一击不中,缩回脑袋又要攻击过来,黎晓一见连忙对两人大喊道:“你们先走,我拖住它。”说着不退反进朝着立在一旁蚕丛冲去准备来个擒贼先擒王。

吴諧一看黎晓直接莽了上去掏出手枪就准备上去帮忙,被老佯一把拦住,老佯骂道:“你他娘的是想上去送死吗?就你这小破手枪的口径给它挠痒痒都嫌轻,咱们先出去别给他添乱!”

吴諧咬了咬牙还是听老佯的没有上去添乱,朝着撞开的洞口跑了过去。

看着黎晓冲过来那巨蟒紫色的独眼了流露出人性化的戏谑神色,并没再继续攻击。

黎晓几个大跨步来到蚕丛面前手中刀化作一道匹练直奔蚕丛咽喉。

蚕丛冷哼一声,在刀即将砍到喉咙的瞬间后撤一步,妙到毫颠的躲过这凶狠的一刀,与此同时抬起右腿直奔黎晓胸口。

黎晓面色微变没想到蚕丛的反应竟然如此迅速,躲过攻击的瞬间还能出手反击果然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的都不简单,但手上的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抬起左手挡在胸口,想要挡下这一脚。

可谁曾想蚕丛的力气尽然比自己还要恐怖,手臂和腿接触的瞬间一股沛然巨力传来,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脚在地上划出一道沟壑,一直飞出去十几米远才停下,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心里不由骂道:“没想到这个叫蚕丛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黎晓突然一扭头撒腿就跑,还不忘回头嘲讽一波道:“多谢你这一脚,不用送啦!撒由那拉!”说着就一头窜出了洞口!

蚕丛一愣脸色瞬间铁青,把拳头捏的嘎吱做响,自己尽然让人给耍了,脸上脖颈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细密的鳞片如同铠甲一样。真没想到人尽然能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借着自己的力道跑的那叫一个快啊,明明刚刚不还是叫嚣着要和自己单挑的嘛?真是人心不古啊!

“蝼蚁!安敢欺我!”

黎晓刚跑出去就听到岩洞里面传出一阵咆哮,不由嘴角一翘。

另一边吴諧和老佯从洞口跑出来沿着道路一路狂奔向栈道,可等两人一出岩洞瞬间傻眼了,眼前那里还有什么栈道啊,仿佛被炮火犁过的地面,只剩残垣断壁。

吴諧连忙急刹车,后面的老佯一个没留意一头撞上了他后背上,差点没把他撞下去。

老佯连忙扯了吴諧一把,把他拉回来看着眼前的惨状道:“这他娘的真是造孽啊!栈道被毁成这样上肯定是上不去了。”说完又看了看下方的深渊。

他们现在所在的岩洞差不多处于青铜树的中段,不上不下相当尴尬的位置,还没等吴諧做出觉得,突然只听“咔嚓”一声,脚下所处的崖壁竟然横向开裂,坍塌了下去!

一下子两人反应不过来,大叫一声,直直的朝着深渊下坠落下去。吴諧心说这次死定了,虽然只是位于青铜树的中段位置,但距地面也有一百多米,肯定会摔成肉泥!

忽然只听隆隆的水声,接着浑身一凉,耳边一静,整个人竟然摔进了水里。他娘的,哪来的水?还没等吴諧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左臂一阵剧痛,好像入水时姿势不对,也不知道是不是断了,左臂用不上力气,人直往水里沉去。

就在吴諧快要窒息的时候,一个人潜的下来拖着他游了上去!

原来老佯浮出水面等了一会也不见吴諧浮上来,知道他可能出事了连忙潜下去把他救了上来,也好在吴諧一直紧紧的抓着手电,不然漆黑一片的水里想要准确的想到他也不容易!

两人冲出水面一看,刚才爬上来的深渊不知道何时变成了一个水潭,水里有水流涌动,不知道由哪个

老佯水性比吴諧要好将他拉上来后自己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到青铜树边上呼呼直穿粗气。

吴諧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老佯咳嗽了几声,这才说道:“我三年前来的时候,那时刚下过一场暴雨,进来的时候这里就是个水潭!

现在外面肯定在下雨,这是山洪,洪水泻进我们过来时的地下河里,那条河肯定和这里墙上的几个岩洞有连通,高海拔上的洪水冲下来,水位上升,水就倒灌进来了!”

吴諧一听原来如此,这真是一场及时雨啊,要不是有这么一个深潭刚刚掉下来就直接摔死了!

突然吴吴諧到原先老佯说的“烛九阴”不由问道:“你先前说那紫色独眼巨蟒是烛九阴?那不是神话传说里的生物吗?”

老佯叹了口气道:“三年前我在一个岩洞了曾经发现过一副完整的有关这棵青铜树的壁画,其中有一副上刻画着古人用鲜血和活人做诱饵,捕捉烛九阴的画面!”

吴諧:“你确定是烛九阴?不是先前那黑色巨蟒?”

“当然!壁画上突出表现了它的独眼,烛九阴的眼睛是横着长的,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只应该是本眼,还有一只眼睛长在这只眼睛上面,叫做阴眼。传说千年的烛九阴阴眼连着地狱,给它看一眼就会变成人头蛇身的怪物。”老佯说道。

吴諧道:“那他们捕捉烛九阴用力做什么的呢?”

老佯:“相传舜帝时期会把烛九阴拿来炼油做成明灯。因为烛九阴的油脂十分易燃,一些古代帝王用烛九阴的油脂做墓室里的长生烛可以燃烧千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