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真像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81字
  • 2022-01-24 12:30:36

老佯的原名叫谢子扬!只是干这行很少有人叫本名都是一些外号,因为忽悠的人多了谁知道那天会不会有人顺着名字查到你,把你给打一顿!所以时间一长外号就成了名字,本名也就渐渐的淡忘了。

吴諧浑身汗毛几乎都立起来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忙仔细地去看身份证上的生日,一看不由得一阵晕眩,真的是老佯的生日,可这……这是不可能啊。这张身份证,难道竟然是老佯的!

那难道,这具已经腐烂成骨头的尸体,真是老佯。

黎晓一看吴諧浑身不停颤抖,脸色惨白不由道:“怎么了天真?想起这人是谁了?”

吴諧指了指身份证,又指了指老佯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黎晓起先没能明白吴諧的意思,心说你这时啥意思?老佯?他怎么了?突然一下反应过来,面色一变,谢子杨?不就是老佯吗?可是这不对啊,如果老痒三年前就死在这里了,那这一路上和他们一起的人又是谁?脑子里越想越乱。

老佯依旧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看着那具尸体,也不说话,好像一座石刻的雕像一样。

黎晓看着老佯心里越发怀疑,这个人,虽然长相脾气和老痒一样,可能却不是老痒,之前从杭州来到这里,之间的经过的一桩一件在脑海中闪过,发觉其中的疑点越发的多了起来。

这个时候,“老佯”终于开口说话了,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老吴,老黎,我刚才不让你们进来,你们就是不听,只能怪你们太固执,没听别人说过,有些事情,知道了并不一定是好事。”

吴諧心说果然有问题,一边努力控制不让自己发抖,一边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不是老佯……你到底是谁?”

老佯诡异的笑了笑道:“我是谁?我就是老佯,谢子扬啊!从小和你们一起长大,就坐了三年牢就不认识我了?太伤我的心了!”说着还用衣袖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黎晓冷笑一声道:“老佯的尸体就在我们边上,他死了已经有三年了,他根本没能活着出去,你他娘的到底是谁?还有你竟然不结巴了,怎么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

“老佯”先是一愣,然后森然一笑:“不错,他是死了,但是我活着,有什么区别吗?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都是老佯!”

听了“老佯”的话吴諧皱起眉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不由张大了嘴巴,结巴道:“我操,你,你……难道是他具显化出来的——”

“老佯”面色一寒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你怎么不说他是我具显化出来的呢?我和他一模一样,谁知道谁是真谁是假?就像真假美猴王,你怎就知道如来收服的就是六耳?而不是孙悟空呢!”

吴諧咬牙切齿就想冲过去揍他一顿,被黎晓拦了下来。

老佯神经质的哈哈大笑,过了好一会才停下来道:“老吴,其实我和他是一模一样的,他所有的记忆我都有,就连DNA都是一样的,所以你不用介意。”

吴諧气愤的大叫道:“当然有区别,谁知道用那种力量具显化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老佯”突然沉默了,脸色变得很难看,突然狰狞地说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子就是老痒,你和他是一路货色,明明是他具显出我的,却骂我是怪物,还想杀我。你们都该死!”

黎晓心里顿感不妙,只见老佯忽然掏出枪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两人就要扣动扳机。

黎晓连忙把吴諧挡在身后对着“老佯”冷笑道:“什么一模一样,我不认为老佯会朝我开枪,你他娘的就是个西贝货!”心里却在盘算,很显然他已经知道自己是具显化出来的人,这种恐怖的能力所带来的生物,会是正常的人吗?会不会真是某种妖怪呢?要不要干掉他呢?但看着那和老佯一模一样的脸又下不去手,纠结啊!

“老佯”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想要开枪,可手指去始终没有扣下扳机,僵持了一会老佯仿佛卸了气的皮球,整个身体都垮了下去喃喃自语道:“现在我就是老佯!就是老佯!我只想要我妈活过来,陪她最后一程。”

吴諧从黎晓身后走出来看着老佯黯然的模样不由叹了口气,道:“不管你是不是老佯,既然你们有着相同的记忆,那就当你是他好了,现在你的目的应该已经达成了,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

老佯抬起头露出幸福的微笑道:“当然是回去和我妈去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一直陪着她走完最后的人生。”说着留出两行泪水。

黎晓走过去拍了拍“老佯”的肩膀做到他对面道:“说说吧!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吴諧也坐到了另外一边。

“老佯”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慢慢说道:“被困在这个岩洞中整整呆了五个多月,这几个月简直就是地狱,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停的思考,我知道了,这种能力在和潜意识有关。”

黎晓和吴諧都默认了这一点。

老佯接着道:“但人自己是无法欺骗潜意识的,所以使用这种能力,必须要引导,这非常难,一旦引导失败或者出现偏差,你具显出来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非常地可怕。

我不停的做事情,逐渐掌握了一些窍门,但是,这个时候我发现,这种能力会随着时间的减退而逐渐消失。这种感觉非常明显,就好像人一点一点感觉到疲劳一样,我意识到,如果再不采取办法出去,我可能会死在这里。

我走投无路,尝试着用那种能力,复制了一个自已,我没想到这会成功了,自己也吓了一跳,一下子,我突然发现我出现在了山洞的外面。”说完还看了两人一眼。

黎晓没有开口示意他接着说。

“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其实我才是复制出来的,我和他的所有记忆都完全一样,所以我完全不认同我是复制品,他开始骂我,说要让我消失。我很害怕,觉得他才是怪物,所以找来了炸药,将这个洞完全炸塌了。

事实上,我的确知道自己是给复制出来的,但是我潜意识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所以我把本体杀了,然后告诉自己,我只是杀了一个替代品。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出去后做买卖时让警察给抓了,出狱回到家中发现我妈已经去世了!”

听着“老佯”的讲述,两人不由一阵唏嘘,心中早已经真正的老佯骂了个狗血淋头,复制个假的出来干掉了自己真特娘的是个天才。

突然黎晓觉得那里不对劲,不由四处打量,谁知一抬头就和一只巨大的紫色眼睛对上了!

“烛九阴!”老佯低声叫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