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具显化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808字
  • 2022-01-31 16:40:51

老佯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在明灭的火光中脸上的表情让人无法琢磨。

“刚…刚在上面,棺椁内壁雕刻这样一副壁画,有一棵青铜树,很…很多人形状的图案在树下跪拜,上面记录着古人向这棵青铜树许愿并奉献鲜血,那愿望就会实现。”

看着老佯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吴諧就突然噗滋一声笑了出来道:“你说这树是圣诞老人,还是说这树是观音菩萨!”

黎晓也是莞尔道:“如果真是像你说的这样,这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天大好处。可这是不可能的,长生一直都是古代帝王最想要做到事,如果这棵青铜树真的这么神奇的话,他早就许愿让自己长生不老了!还会被埋葬在这?”

老佯缓缓的开口道:“能力是有的,但…但是不是这么用的!”说着老佯又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黎晓却眼睛一眯,上下打量着老佯道:“你这烟,还有你刚刚丢下去的荧光棒从哪里来的?”

老佯神秘一笑:“不愧是九门新一代之中最厉害的人!这…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吴諧一头雾水忙问怎么回事。

黎晓道:“咱们这次的装备和登山服,都是我亲自准备的,当时买这套登山服时就是因为这种衣服胸口的两只口袋,看上去很大,我当时觉得探险用的衣服,当然是口袋越多越好,所以就买了,可后来才知道这他娘的只是装饰用的。”说完还懊恼的摇了摇头!

吴諧用手摸了摸胸前的口袋果然口袋都被缝上了,只是用来装饰美观。

黎晓看着老佯接着道:“原先你掏出那根荧光棒时我就觉得很奇怪,但没有在意,可刚刚你故意点了根烟,我要是再发现不了真的就是眼瞎了!”

吴諧猛的咳了咳心说骂人能不能别带着我啊!这黑灯瞎火的谁去观察这些啊。

老佯微微一笑道:“这就是接下来我要说的能…能力!具显化!”

“具显化?”

“具显化?”

“没错!就…就是将你想要的东西变到现实中来!就像是刚刚的香烟,和荧光棒一样!”老佯神秘的说到!

黎晓和吴諧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出了不可思议!

吴諧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想着闷油瓶那把黑金古刀的样子,试图也将意念实体化,那把刀他可是眼馋了好久,但是使劲了半天,手上还是空空如也。

黎晓看着憋了好久脸都憋红的吴諧摇了摇头,看来这种能力不是这么用的。

老痒有点得意地对吴諧道:“你…看,这种力量,你有意而为之的时候,是使不出来的!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它才会出现。”

黎晓看着他道“你是说,这种能力是被动的?需要一个心理引导?”

老佯点了点头道:“怎么说呢?你的潜意识要认为这是真的是合理存在的,它才会实现!”

吴諧一皱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说在意识深处要认可它?”

黎晓看着老佯不解的道:“看你对对这种能力的运用已经驾熟就轻,那到这个地方来的目的,就肯定不是钱了。因为有了这种能力,钱根本就不是问题。有着这种能力,几乎可说是无敌的,为什么非要来这种鬼地方?”

这时老佯的目光竟然出现了恐惧,半晌深深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道:“你们看,认识吧!”

黎晓接过照片一看,照片上是老佯的妈妈,头发已经斑白了,可能是太过操劳的原因。看来老痒坐牢的那几年,她受的打击很大。她妈妈年轻时很漂亮,对我们都很好,以前经常会到他家去蹭饭。

吴諧不知道他把这照片拿出来是要干嘛,对他道:“你什么意思?”

老佯黯然地苦笑,满脸悲伤:“我说需要钱,其…实是骗你们的,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我妈,我妈在我坐牢的时候,已经走了。”

吴諧两人神色一呆,没想到会是这样,他母亲好像五十还不到没想到居然去世了!

“节哀!”

老佯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一出狱,就急不可待地回到家里,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是等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恶臭,我妈趴在缝纫机上,一动不动。我还以为我妈犯心脏病了,马上去扶她,等我把她扶起来的时候,你…你知道他妈的我看到了什么吗!!!”说到这里老佯的身子都在发抖。

老佯连续好几个深呼吸才继续说道:“我他妈的看到了…看到她的脸已经粘在了缝纫机上,一拉全部撕了下来!他妈的!”说完用力的锤了下尸茧!

黎晓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老佯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佯勉强一笑道:“我没事,把…妈收殓了之后,晚上也不敢睡觉,一躺下,就看到我妈粘…在缝纫机上的脸。一直待了六七天,我想饿死算了,正好去陪我妈!可…是这个时候,我就闻到了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好…像有人在炒菜。我过去一看,看到我妈竟然又…又出现了,等我过来,还对我说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听到这里黎晓和吴諧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了。

老佯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以为出现幻觉了,后来逐渐的发觉了不对劲,这不是幻觉,不仅…是我,连周围的邻居和卖菜的都看到了我妈。我才知道我妈真的回来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唯一一次就是和这青铜树有关,于…于是我就联系了我那老表,发现他也遇到了一些诡异的事!这下我…才确定真的是和这青铜树有关!于是我就查阅了大量是史料,这…才知道这叫篪柱!和古代龙脉有关,我高兴坏了,有这种能力还不发财了,可是当你想要去控制它的时候,出…了问题!”说到这里老佯的声音都在发抖。

黎晓甚至已经想到接下来的画面一定很恐怖。

“这种能力一但你无法屏除杂念,很多东西就会混合起来,变得…变得畸形。有一天,我妈背对着我在做饭,我坐在饭桌上问饭好了没!……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我妈的头转了180度对我说马上就好……”老佯做了好几个动作才恢复平静。

吴諧听得心里感觉到一股寒意,实在无法想象那时的情景有多可怕。

黎晓问道:“那这个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带着我们再来一趟?”

老痒又从口袋里变出一根烟放进嘴巴里,没用打火机,烟就着了,他猛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自…我想要靠着这能力发财时,我就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已经不纯粹了!所以我必须找一个人过来,找一个认识我妈、又有很干净的潜意识的人,就…是你老吴!同时,我还得把我自己的能力消除掉。”

吴諧一愣,还是摇了摇头:“这事我做不到,老痒,你妈妈已经归土了,你就放手吧!更何况我也不会用这种能力。”

老佯诡异的笑了笑:“已经晚了,老吴,这…件事情和你想不想帮我是没关系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你们我的目的的原因,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黎晓面色微变道:“心里暗示加引导!”

吴諧和不解:“什么意思?”

老佯一脸赞许的点了点道:“不愧是老黎!脑子还是那么精光!”

黎晓见吴諧还不明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咱们还真被这孙子摆了一道!刚才他是故意和我们说他妈妈的事情,这样就可以在潜意识了引导你的思维!从而使得在几百公里外的他家具显出一个人来!我说的没错吧!”

吴諧听的嘴都合不拢了,心说还没这样操作?

老佯得意的说到:“从…小到大都是你们轻易的就能骗过我,这次终于让我赢了一次!我就要三年!把…我坐牢这三年补偿给我妈!我不想她带着遗憾孤零零的走。”

吴諧也不愿老佯下半辈子活在痛苦恨之中道:“事情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木已成舟就这样吧!但下次有事一定要和我们商量不能再胡来了!”

三人相视一笑,一笑泯恩仇。

突然黎晓想到一件事不由问老佯道:“对了,刚才那‘的……的……的’的怪声音,是不是也是你弄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