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龙脉?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94字
  • 2022-01-31 16:40:48

这次声音又有点不同,带着一点的回声,更像是心脏跳动的的声音。随着声音的节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青铜链正在轻微地短幅震动,好像另一头正栓着什么史前巨兽。

这种现象让黎晓两人心里升出一丝无法抵抗的寒意!要知道这个棺井是完全密封的,没有一丝风从下面吹上来,那到底是什么让如此沉重的青铜链产生这么高频率的震动?那下面的黑暗中,牵动着这几根青铜链的又是什么呢?未知才是让人最恐惧的!

过了一会儿,那声音终于沉寂了下来,青铜锁链也停止了震动,黎晓和吴諧没来由地松了口气。

这时老佯也趁机滑道两人身旁说道:“这…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大的动静?下面不会锁着金刚吧!”

黎晓摇了摇头道:“肤浅!金刚也就是大一点的猩猩,这么大的一根擎天柱多浪费啊,依我看啊,你们说这里会不会锁着一条龙啊!”

“龙?”

“龙?”

吴諧和老佯都不解的看着黎晓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黎晓挠了挠头道:“我也是猜测啊!你们说自古以来秦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皇帝诸侯把墓穴葬在这里?”

老佯傻乎乎的问道:“为什么?”

吴諧却一下子就明白了激动的道:“龙脉!”

黎晓点了点头道:“对龙脉!你知道三大龙脉吗?”

吴諧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历史上将龙脉分成三条大龙脉分别是艮龙发脉:是走黄河以北广大地区。震龙发脉:是走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巽龙发脉:是长江以南广大地区。这三条大龙脉都是起源于万山之祖昆仑山!”

黎晓道:“天真说的很对,“天不足西北,地不满东南”。这三大龙脉即是北龙,中龙,南龙。三大龙脉皆起自昆仑山,所以昆仑山自古就被称为“万龙之祖”!”

老佯忙问道:“诶呀!你…你们别净说些听不懂的!说说这和青铜树有啥关系?”

黎晓接着道:“这其中一条中龙:西起昆仑山,向东延伸经秦岭--大别山--转到江浙一带入海!中龙山脉兼具雄壮沉稳与轻灵变化,所以此龙脉所经过的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人才辈出之地,此龙脉辐射整个中原地区,历朝历代皆为英才辈出。”

吴諧渐渐有些明白黎晓想要说的是什么了,一想到这里不由脑袋都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墓主人真的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了!

“不…会真如你想的的那样吧!”吴諧话都说不利索了。

黎晓道:“猜测!纯属猜测!这中龙脉有一段经过秦岭!你想啊!这根深埋地底不知多少的青铜树真的就只是用来祭祀用的吗?那也太奢侈了!有没有一种可能,祭祀只是其中一种功能,而其真正的作用是定住这条龙脉!”

听完黎晓的话就连老佯都吓的脸色惨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下面有什么妖魔鬼怪都不稀奇!

黎晓一看两人吓的面无血色连忙安慰道:“诶呀!你看你们!本故事纯属虚构,别自己吓自己了!”

吴諧哆嗦的点了一根烟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苦笑道:“你这想法太他娘的吓人了!这可是三条祖龙脉之一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真的不敢想下去了。”

黎晓道:“先别去想这些了!既然这青铜树已经立在这千年之久,要是会发生什么早该发生过了!也轮不到咱们操心,咱还是考虑一下怎么下去吧!”

吴諧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老佯扔几个荧光棒下去看看!”

老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小型的荧光棒,摇了两下,将里面的荧光摇亮。等到荧光棒反应到最亮,他突然顺着青铜链往下一抛,绿色的光柱便打着圈儿坠了下去,光圈儿越来越小,迅速地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黎晓以为它会一直掉下去,直到消失在黑暗里,忽然,在视觉极限处,荧光棒打在了什么东西上,“嘣”的一声弹了一下,飞到了一边的青铜壁上,又坠了下去,消失不见!

瞬间老佯就叫了出来:“有门!下面有东西!”

就在刚才那一下,黎晓隐约看到这青铜链下面大概五六十米处的确挂了个东西,只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似乎是一只水晶棺材,带一丝黄色。

黎晓收起手电,打开头顶的矿灯对两人道:“看着灯光,跟紧我!”说完双手一松顺着青铜链一路出溜下去!

黎晓下落的速度开始很快,不一会就下去三四十米,吴諧两人也连忙学着黎晓的样子向下滑去。大约只用十几秒,已经下到了刚才估计的高度,吴諧看到下面的矿灯光停了下来,忙双腿一紧,夹住锁链也停住身势。

吴諧低头一看,黎晓已经到了锁链的尽头,他正伏下身子,打亮手电的光圈,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这东西的全貌一下子便显现了出来。

出乎吴諧意料之外的是,青铜锁链下面悬挂着的不是石棺,甚至不是一只棺材,而是一块棺材形的巨大琥珀状巨石,似乎是天然的,非常的通透,在手电光芒下,反射出犹如黄金一般的琉璃之光,只要稍微转动一下手电的角度,整个空间就呈现出流光异彩、瑰丽非凡的景象。

从顶上垂下来的四根青铜锁链,一直铸入了琥珀的内部,顺着锁链向里面看去,还可以看到琥珀里面有一个类似人形的影子,非常的模糊,好像胎儿在母体内的样子。

吴諧张大了嘴巴呢喃道:“这他娘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琥珀?”

黎晓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像是琥珀,但又好像不是琥珀。琥珀,是一种透明的生物化石,是松柏科、云实科、南洋杉科等植物的树脂化石,树脂滴落,掩埋在地下千万年,在压力和热力的作用下石化形成,有的内部包有蜜蜂等小昆虫,奇丽异常。琥珀大多数由松科植物的树脂石化形成,故又被称为“松脂化石”。

这时老佯的声音传来道:“这是尸茧!”

“尸茧?”

“尸茧?”

黎晓和吴諧两脸懵逼。

老佯面无表情的道:“根据古籍记载,这…东西是先秦的时候方士用来炼丹的药引子,是把刚怀孕的孕妇浸入药液里,装…在缸里埋上十几年再挖上来,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变成尸茧。外面这一层东西,是孕妇的胎盘石化后的物质,你看到的琥珀色,其…实是里面的羊水凝固而成。”

黎晓隐约察觉老佯自从下到这棺井里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但是那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吴諧问道:“我说老佯!你是不是诓我们,我怎么没听过这东西?你说的天大的好处就是这个?”

黎晓也往四周看了看,发现青铜链到这里就没有了,下面一片漆黑空空如也,不禁也很纳闷!

老佯诡异的一笑道:“是你们理解错了!我说的是到那个地方有天大的好处!关键不是你们能拿到什么,而…是要先到那个地方去,到了那个地方,你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