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棺井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21字
  • 2022-01-31 16:40:41

“下来吧!这下面有空间!”

吴諧一下来就被眼前的浓雾给惊呆了,好似来到仙宫!伸手在空中拨了拨,雾气之浓,简直好像是水一样,一拨之下竟然出现了肉眼看得见的气流漩涡。

黎晓:“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雾气在这棺椁里面,要说是熏香,这青铜树少说也千年之久了,到现在还不散也不太可能啊”

吴諧摸着棺椁内壁打量一圈下来,发现这应该和上面的棺椁是一体的只是下面的椁身更加巨大,类似凹凸的凸字。

棺椁内壁没有给树根覆盖的地方,有一些浮雕,可以看出,里面的一些图案,应该就是与外面立着的那四座雕像一样的风格,不过这些图案也大部分给遮住。

这时老佯突然叫道:“老吴,你们过来看这里!”

黎晓和吴諧两人连忙顺着声音来到老佯身前,老佯一指棺椁内壁上的一段壁画道:“你们看,这里有…有关于青铜树的建造由来!”

吴諧仔细打量壁画,那应该是修筑青铜古树时候的情景,上面的人穿着左衽的衣服,出乎意料的是,上面的青铜树是分节的,看来这根巨型铸器并不是一次性修铸成的,可能历经了好几代人,一节一节地铸接,最后才成为这么壮观的艺术品。

“果然!这么巨大的青铜祭器想要铸成是多么的困难!以现在的科技没个三五十年都不可能铸成!”黎晓感慨道。

从壁画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可以看出这尊青铜祭器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由此可见这墓主的身份是何等显赫!

黎晓看吴諧正在聚精会神的观看着壁画也没去打扰。朝着棺椁的中心走去就在刚刚透过雾气,似乎看到中心部分从棺椁的顶上挂下了很多的绳子,一直连到棺椁的底部。

黎晓原本以为是贴在顶部的树枝垂下的根须,再往前走了几步,用手电一照,才发现不是,那些东西,都是手腕粗细的青铜链条,上面缠满了真菌和榕树的须根,一直由顶上缠绕到底,但是铁链好像只是给固定在了棺椁顶和棺椁底之间并没有看见地面上有什么凸起物,也没有发现棺材。

黎晓暗自纳闷按照棺椁的大小,现在四周都摸索了一遍,就剩下中间这块空地,可是现在却只看到几根链条,地上不见放有墓主的棺材。难道这椁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的吗?

正暗自猜测又往前走了一步,才踏出去一步,忽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向下掉去!“啊”的一声,黎晓赶紧拉住面前的青铜链,滑下十多米才定住身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吴諧正在聚精会神的观查着壁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叫吓的一激灵,连忙回头一看浓雾之中就剩自己和老佯,黎晓不见了,连忙跑过去喊道:“老?……啊!”老字刚出口突然也是脚下一空整个人唰的一下就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情,他妈的怎么好像踩空了一样?一瞬间吴諧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棵青铜树将近两百米高,这要是掉下去估摸着可以直接当饺子馅了!

黎晓心有余悸,手电向下照去,下面一片漆黑看不到地面,脚向下踩去,竟然踩不到任何东西。还没等黎晓松一口气就听头顶又是一声“啊”的惨叫一个人影掉了下来!

掉下来的吴諧显然没有黎晓那么好的身手,手脚四处乱抓也没能抓到救命稻草,笔直的掉了下去。黎晓连忙用力一荡,松开手荡到了另外一根青铜链上,伸出右手一把揽住吴諧的腰两人来了个四目相对,要是换个时间地点人物妥妥的英雄救美!

“抓住了!”

黎晓单臂一用力将吴諧送到对面的一根青铜链上,吴諧连忙双手抱住铁链防止自己滑下去!

“你…你们没事吧!还活着喘口气叫两声!”老佯在上面大声喊到!

“叫你大爷!还不把背包里的绳索放下来!”吴諧对着上面的老佯骂道。

不一会上面就扔下来一根安全绳,吴諧将绳索绑在身上,把安全扣卡在青铜链上才松了口气!

黎晓问道:“你说这是墓主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在墓室中间挖了个洞?”

吴諧经过刚才的惊吓也慢慢平静下来道:“我想,这椁室内嵌入青铜树顶上的祭祀台,中间什么都没有,可能是像战国时期那样的多层内嵌式椁法。这只椁室中间还有一处凹陷,叫做棺井,这里的几根青铜链条,也许是将棺材放下棺井时用的起重装置的一部分,装尸体的内棺椁应该就在我的正下面。”

“那这么说来咱们也算是误打误撞找到墓主真正在的棺椁!”黎晓有些兴奋的说到。

这时老佯又在上面大声叫道:“下面是个什么情况?”

“没事!墓主棺椁可能就在下面,你也下来吧!青铜链覆盖有真菌很滑,需要格外小心。”吴諧对上面喊到!

黎晓一看老佯那乌龟爬爬的速度就荡到边上去看棺井的情况,青铜树的树干内部与外部一样,刻着深入沟壑的双身蛇路,树根从上面蜿蜒下来,顺着纹路一路向下。

棺井是一个长方形,四米长三米宽,正好可以容纳一只棺椁宽松地放入。手电光向下看去,可以看到铁链一直垂到下面的黑暗中手电照不到的地方,非常的长,从这里看下去,整个棺井深不见底,看上去竟然好像一直通了下去,没有底一样。

黎晓心里有了一种感觉,难道整棵青铜树都是空心的,三人一路爬上来的高度已经不下两百米,这根铜树深入地下多深还不知道,如果是空心的,那它的底部到底会是什么地方?地狱吗?这根巨形空心的圆柱体,插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正当这时忽然,“的……的……”两声作响,那种阴森的敲击声,突然又出现在了两人四周!

吴諧和黎晓对看了一眼,目光全部投向身下的一片幽黑中,那声音,竟然是从这下面的深渊传上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