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登顶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58字
  • 2022-01-31 16:40:32

“交给我吧!”

黎晓从背包里拿出安全绳,牢牢地绑到刀柄上试了试手感。

“你不会想用这刀当飞虎爪来用吧?能牢靠吗?”吴諧不是很相信的问道。

“诶呀!你放心吧!鲁王宫闷油瓶的飞刀见识过了吧,直接定穿了石棺,差点干掉了胖子,我的技术不比他差,而且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很接近地面了岩壁没有那么坚硬。”黎晓安慰道。

话音刚落黎晓一个扭腰转身手里的刀如同离弦之箭刷的一声被笔直的甩了出去。

老佯和吴諧还没来得及看清,只觉眼前黑光一闪,就听“噹”的一声刀身竟然有一半已经没入岩壁之中,露出半截的刀正在嗡嗡直颤!

“我靠!我的刀!”

吴諧只听黎晓一声大吼连忙回过头来看过去,发现黎晓正在薅头发。

老佯也是一头问号道:“咋啦?被女尸非礼了?”

黎晓一脸眼泪汪汪的对吴諧说道:“天真,我检讨!”说完对着吴小邪两手一摊!

吴諧起先没有反应过来,检讨?检讨什么?然后看着黎晓空空的双手这才反应过来,合着你刀是飞过去了,绳却没跟着飞过去了啊!

老佯一扶额道:“小六爷!你真是我亲爷爷诶!你瞧瞧干的都叫啥事?”

黎晓尴尬一笑:“我这不是忘记有一种力量叫惯性了嘛!不过不用着急,我还有办法!”

吴諧也拿他没办法,黎晓就像闷油瓶和王胖子的矛盾结合体,沉稳的时候比闷油瓶还靠谱,跳脱时比胖子还能闯祸。

好在吸取之前教训这次多带了几根安全绳,这次黎晓先把绳索的一头绑在了青铜枝桠上,再把另外一头绑在腰间。

“注意安全!”

“注意安全上!”吴諧上前拍了拍黎晓的肩膀,紧接着老佯也上前拍了拍搞得黎晓还挺感动的!

黎晓紧贴着青铜树干,微微弓身右脚借力猛地一踏树干,整个树身都仿佛微微一震,猛的窜了出去,身体在空中如同一直展翅的雄鹰,朝着山壁上的栈道掠去!

吴諧为黎晓捏了一把汗,好在黎晓在下落的瞬间双手攀上了栈道的的边缘成功爬了上去!

黎晓解下腰间的绳索绑到了栈道的栏杆上,吴諧试了试发现栈道很结实,于是和老佯两人小心的攀爬了过去!

黎晓把插在山壁上的龙雀收回鞘中,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洞顶上垂下密密麻麻的根须,这应该是在地面上经过的那片巨大的榕树林。

它们的根系比它们的枝叶还要壮观,这些犹如苍白鬼爪一样的根须就像一只巨手,抓住这一根铜柱,想将其从地底里拉出来,又好像一根缠满了化石巨蟒的巨大图腾,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正当黎晓看的出神时,吴諧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看这些树根长得如此茂密,说明这里的岩壳上面应该就是土层这里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古人来祭祀不可能是穿山进来的,上面一定有一个洞是可以通到外面,弄不好,我们不用原路回去。”原来吴諧和老佯已经上到栈道上了。

黎晓点了点头也赞同吴諧得说法,毕竟古代先民不可能每次祭祀都从青铜树底爬上来吧!爬一次那得死多少人。而且看这栈道的应该是从上往往下修建的,到这一段就结束掉了。由此可见上面一定有一个可供出入的洞口!

三人沿着栈道一路蜿蜒曲折的向上前行,突然前面有一段栈道坍塌出二十多的断层。

老佯看了看黎晓意思是该你上了,还没等到黎晓动身就被吴諧伸手拦住了。

吴諧道:“先等一下!你他娘的不要命啦!你别看只坍塌了这一段二十多米距离,谁知道坍塌边缘的木板有没有腐朽?冒冒失失的过去说不定还会压塌下去一段呢?凡事考虑再三总不会出错!”

黎晓一想也觉得吴諧说的有道理,如果自己就这么冒失的跳了过去说不定真会把边缘压塌陷。到时候自己可没有翅膀在飞上来。

老佯一看胜利就在眼前却被一个断层阻住了去路不由急得直挠头道:“那…那怎么办?老黎都不行的话,我们两就更不行啦!过了这一段就能上到树顶了,你看从这里都可以看见根堆里,树立的铜像!”

黎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可以看到铜柱顶的平台上,根堆缠绕中似乎有两只青铜雕刻的手臂,与我们在夹子沟看到的那一座有一丝妖冶的雕像遗迹非常类似。

吴諧瞪了老佯一眼道:“你怎么也和王胖子似的,看到棺材就不要命?以你的智商也就只能中午下墓了!”

老佯一愣:“为啥只能中午下墓?”

黎晓道:“因为早晚会出事!”说着眼泪都笑出来了!

吴諧一指岩壁上露出来榕树根茎道:“我刚刚试过了,这些东西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摸上去竟然就像石头一样,坚硬异常,可以攀着它们过去!”

黎晓上前用手试了试发现果然如同吴諧说的那样非常坚韧。

黎晓打头阵,如同一直灵巧的猿猴一样几步就到了对面,栈道果真如同吴諧说的一样已经腐朽,还在只是坍塌了七八米就没有继续坍塌。

吴諧两人没有那么好的身手爬得很小心,进度很慢,才爬到一半的距离就听到黎晓叫道:“我好像看见不止一座雕像,先去探探路,你们慢一点不着急。”说完把绑着的绳索绑到一根粗壮的根须上撒腿就往上一层跑去!有安全绳所以并不担心吴小邪他们的安全。

吴諧听到他的话,不由暗骂这个龟孙子,不由咬紧牙关,手脚并用,最后抓住一根根须荡到对岸,然后回身去把老佯拉了上来两人寻着他的手电追去。

两人气喘吁吁地跟上,螺旋又上了三层就看到黎晓正站在前面等着他们。来到黎晓身前望向青铜树顶,在蟒蛇一样的巨大树根团里面,露着很多生锈的青铜手臂。从数量看来,里面应该是最起码有四座雕像,立于四个方向。

吴諧来到黎晓身边说道:“这四座雕像放在四角,说明中心肯定还放着什么东西,我猜应该就是墓主人的棺椁了。”

老佯一听棺椁就在眼前了,一个健步就想冲上去被黎晓拦住了,吴諧也是不解看着黎晓!只见黎晓徒手掰断一根根须猛地扔了过去,断枝撞击在青铜雕像上发出噹的一声然后落在里地上。

起初老佯还没有发现什么,但是紧接着原本以为是落满灰尘的地面,一下子就动了,仔细在一看顿时让人头皮发麻,那那里是什么地面啊,分明是无数的灰色的奇怪虫子,受到惊吓全都四散躲进了树根缝隙里!

吴諧也是被吓的够呛道:“幸亏老黎你眼尖啊!还真是越道最后越不能掉以轻心啊!”

黎晓抽出刀在手指划出一个伤口在两人的眉心点上一点嫣红道:“里面可能非常危险,你的血可能镇不住它们,得用我的!”说完带头踏上了通向祭祀台的栈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