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神秘虫子!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662字
  • 2022-01-31 16:40:32

“那这个墓主人到底是谁?”

吴諧摇了摇头:“可能是某个小诸侯王?秦岭自古以来就不缺少皇帝诸侯!”

三人又讨论了一会,也没有讨论出子丑寅卯来,便也不在想这些,反正离青铜树顶端也没有多远了。

于是几人靠在几根枝桠上,吃了点食物,之前一顿猛爬,又经过激烈的打斗,头枕着背包,不知不觉就开始打起瞌睡来,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整个青铜树猛的又是一震把睡着的三人惊醒!

老佯磕磕巴巴的道:“怎么了?又有什么东西上来了?”

吴諧也是一惊,心说刚震了一下来了一群怪异的猴子袭击他们,这刚解决猴子你他娘又来这么一下,还让不让人活啦!

等了一会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三人都松了一口气,黎晓道:“既然都休息好了,咱们还是赶紧向上爬,这里诡异非常别的不说那种猴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等一下!”

吴諧突然叫了一声然后爬了下去来到一只死掉的猴子尸体前仔细打量起来!

原来就在刚刚吴諧的手电光无意间扫过时突然发现这具死去的猴子尸体下方原本青灰色的青铜枝桠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条红色的丝线!

“天真你发现了什么?”

黎晓来到吴諧身边问道。

吴諧指了指青铜枝桠上的纹路道:“你看!我现在终于知道这棵青铜树是用来做什么的了!”

原来大量的血从已经死掉的尸体上涌了出来,顺着枝桠流进青铜树上的纹路里,然后沿着纹路中间的沟壑向下面流去。

“干什么用的?”

“这些枝桠下面凹陷的纹路就像一条条血管一直通到双身蛇路中,这枝桠在祭坛中必然是起到什么作用的,有可能,是和血祭有关系。”吴諧面带担忧的说道。

老佯道:“我觉得也…也有可能是是古代先民用来收集雨水或者露水用的呢?”

黎晓撇了撇嘴道:“光咱们进山时经过的那条地下河和瀑布的水量,你说养多少人不够?还是说用这青铜树接的无根水用来炼什么仙丹?”

老佯有些不服气道:“你怎么知道是血祭?就不…不能是土祭?火祭?水祭?”

吴諧摇了摇头伸手在那些沟壑里刮出一些黑紫色的积垢道:“虽然分不清这到底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液,但可以确定这些都是血液的残留,看这么多的残留,说明很久以前应该常有大规模的血祭!”

所谓血祭,大多数时候是以血入地。受祭祀的时候,将活人钉死在这些青铜枝桠上,将尸体的血液引出,汇入到树身上的双身蛇路中。如果血液不在半途凝结,必然会一直流到这棵青铜树深深埋藏在岩石底下的根部,象征着以血来奉献给神的意思。

望着这棵青铜树黎晓不由咋舌:“要想将这么一颗青铜树所以的引血槽都灌满,让血液流入岩石底部得要杀死多少人啊!而且这里肯定不止进行过一次祭祀!可见古代的人命真如草芥!”

“不一定全部用的是人血,也有可能用的是牲畜的血!如果全部都是用人血的话,这样残忍而又大规模的祭祀,显然就算实力再强大的国家,也无法长期举行,”吴諧解释道。

老佯突然说道:“你…你们说这棵青铜树会不会真的是活的?有意识的?”

吴諧和黎晓全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这棵青铜树真的是活的那么刚才杀了那么多的诡异的猴子它们的血液全都流进了这些引血槽里,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连黎晓心底都不由一阵发寒!

老佯一看自己的话题一下子让气氛冷场了不由尴尬一笑道:“我就…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不要当真!那…那个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接着爬!”

三人沉默着向上爬,可能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打击了士气,老佯带头爬得很快。

再往上爬了一刻钟,这里的情形已经不像在下面看到的那样子,青铜枝桠几乎密集到了无处插手的地步,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

黎晓连忙提心老佯小心点把安全绳绑好慢一点没关系,别出差错。这一段过于险要三人小心翼翼的生怕踏错一步就是百米深渊!

通过这一段险要的地段,岩壁开始收缩,两边的岩壁上,开始出现一些大小不同的岩洞,都不深,能看到底,有几个岩洞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让人心里充满不安。

吴諧被边上的岩洞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发现前面攀爬的老佯已经停了下来,直到撞上老佯的屁股才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只见在上方,出现了很多那种带着面具的猴子,就和我们刚才在下面遇到的一模一样。

吴諧被吓了一跳以为那群猴子又来了,可再仔细一看,却发现这些猴子已经死了,尸体给上面吹下来的热风吹成尸干,怪异地扭曲着,这样的干尸足有几十具,那种诡异的面具没有随着尸体的干瘪而脱落,仍然默默地盯着几人,似乎随时会复活一样。

老佯想上前差看被黎晓叫住了,黎晓越过吴小邪来到最前面对着老佯说道:“等一下!这些尸体姿势都很诡异,先等我去查看一番你们在上来!”

说完黎晓慢慢的地爬到最近的一具干尸旁边拿住它的面具,干燥的脸部皮肤随即开裂,所以很轻松地将面具撕了下来。凑进那干尸的脸看了看,不由顿了一下才转头对两人说:“这他娘的……好像不是猴子,这是张……人脸啊。”

“?”

吴諧老佯连忙上前一看,果然这具干尸的眼睛已经完全干缩,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嘴巴不可思议地张大着,露出残缺的牙齿,整个脸部因为脱水变形,让人不敢正视。而从他的牙齿可以看出来,这具干尸并不是猴子,而是如假包换的人!

“天真!这…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袭击咱们的明明是猴子!怎…怎么就突然变成人了?”老佯呆呆的说道。

吴諧也结巴道:“我……我也不知道,面具碎裂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是只猴子,还是只黄毛的大猴子,这……这……真把我搞糊涂了”

黎晓指了指干尸穿的衣服道:“你们别自己吓自己!看这些干尸穿的衣服款式,风格迥异,明显和袭击咱们的猴子身上穿的不是一个朝代的。”

吴諧仔细一看果然这些干尸所穿的衣服明显是明朝的款式,这中间可差着好几百年呢,不由松了一口气!

黎晓将手里的面具翻转过来,面具后面嘴巴的位置,竟然有一个拳头大小犹如蜗牛壳一样的螺旋凸起,上面有一个小洞。

黎晓把面具对着自己的脸比画了一下,转头对吴諧道:“这面具好像得张着嘴巴才能戴。”

老佯奇道:“张着嘴巴?那不是嘴里像…像塞了跟香肠,多难受啊。”

“你这车速有点快啊!注意着点刹车!”黎晓打趣道。

老佯从黎晓手中接过面具用自己的匕首插入那个洞里,用力一撬,“蜗牛壳”就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一段类似于螃蟹脚的东西。将这东西扯出来,发现是一条从来没见过的虫子,已经变成化石状,如果稍微一用力,就会断成几段。

老佯很感兴趣打量了半天道:“这条应该就是西周时候的老虫子!哎!你们看,这虫子好像只有半截?另半截到什么地方去了?”

黎晓听了老佯的话下意识的去看那尸体的嘴巴,果然看见在黑洞洞的大嘴里,另有半条虫子附在舌头的位置上,干枯的虫体一直插进尸体的喉管里,不知道进入了什么器官。因为干尸萎缩的肌肉和化石般的虫体很像,所以不仔细看,会以为这条虫子是干枯的舌头!

吴諧佛想到了什么,不由脸色大变惊叫道:“扔掉!赶紧扔掉!这面具可能是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