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巨鼠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86字
  • 2022-01-30 20:24:07

“什么东西?”

手电光扫过发现身后只是一具石头人俑。

老佯被吓的一激灵连忙问道:“怎么了天真?发生啥了?”

吴諧一脸惊魂未定道:“他…他娘的!刚刚好像有啥东西在对着我脖子吹气,凉飕飕的,我以为是粽子。”

老佯嗨了一声道:“我还...还以为是什么事那,我看是你的凉汗滴脖子里去了,要...要真是粽子不抱着脖子亲你一口,还对着你吹气?你咋不6说它给你采耳呢?”

黎晓看着那石俑却皱起了眉头。

吴諧一看不信自己说的不由急道:“不信你看我胳膊,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说着把胳膊递到老佯面前让他看。

正当老佯准备起身去看时,发现吴諧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再看向黎晓,发现他的眼神也很古怪,不由一愣,心说这都怎么了被鬼迷了眼了?

突然老佯发现不对劲他们看向的不是自己而且自己左肩的位置,顿时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不会吧,真有粽子?难道死亡的小手已经踏上了自己的肩膀?

黎晓对老佯做了个不要动的手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恐惧的驱使下老佯本能的转头看向左肩,顿时和一双花生米大小血红的眼睛来了个一眼万年!

老佯还没反应过来,那只比狗还大的老鼠就张开嘴向他的脖子咬了过去!老佯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老佯!”

“老佯!”两声大叫传来!

电光石火间黎晓想要冲过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眼角余光正好看到一具倒在边上干枯的尸体,飞起一脚尸体腐败成骷髅的脑袋如同一个皮球一样直奔老佯而去!

极掠而来的脑袋直接砸在老佯的腿弯处,巨大的力道让老佯双膝一软瞬间跪在了地上,老鼠尖锐的牙齿就擦着老佯的脑袋飞了过去。

那只巨大的老鼠一击不中在地上折了个方向向吴諧扑咬过去!刚一跳起还没舒展开身体,只听嗖的一声一把黑刀瞬间洞穿了它的身体把他定在了旁边的石人俑上!巨大的力道把石头雕刻的人俑都给洞穿刀尖从后背露了出来!

一股股黑色腥臭的血液从老鼠的伤口流了出来,那巨鼠挣扎了几下就不在动弹了!

吴諧连忙过去把老佯扶了起来问道:“没事吧!你他娘的不是都叫你不要动了嘛!怎么还转过头去!想和它来个法式热吻嘛!”

老佯惊魂未定摸了摸脸又摸了摸脑袋发现没有伤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他娘的叫条...条件反射,这是我想转头看的嘛!还有,老黎你他娘的用那么大的力道,是...是想让我下半辈子在轮椅上过吗?”

“你他娘的别哔哔,在轮椅上过下半辈子也总好过被老鼠咬断脖子来的好!”黎晓没好气的说道!

缓了一会老佯终于能站起身来,三人来到巨鼠尸体旁不由都是一阵咋舌啊!这只老鼠比起一只成年的二哈都不遑多让啊!

黎晓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拔出刀在尸体擦了擦,吴諧指着发出腥臭味的血液道:“这只老鼠能长这么大,一定吃了打量的腐肉,血液里都含有尸臭味!还好你没有被咬伤不然谁知道有没有尸毒啊!”

“这么大的一只老鼠可能是鼠王吧!咱们待会可以小心点别在被偷袭了!”黎晓提心道。

就在三人围着巨鼠讨论时,在他们没有注意的尸体堆了无数双血红的眼睛冒了出来,向着几人包围过来。

黎晓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看见一个干尸的眼窝了冒出了一双血红的光!紧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然后周围所以干尸的眼窝都冒出红光。

吴諧看黎晓突然不说话愣在了那里,不由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然后也愣住了!

老佯说了半天发现两人没有反应不由也抬起了头然后妈呀一声叫了出来!

黎晓回过神来大骂道:“还愣着干甚!跑啊!”

吴諧也回过神来忙叫道:“往那里跑啊?”

黎晓也不管那么多了拉着僵掉的老佯选了个方向撒丫子就狂奔了起来,吴諧连忙跟上边跑边骂道:“他娘的,都他奶奶的烂的就剩下骷髅了还他娘的能尸变!”

黎晓骂道:“你他娘的是什么眼神?这明明是老鼠!”

吴諧扭头看去果然一只只成年猫咪那么大的老鼠从干尸的身体了钻了出来!

三人连续拐了几个弯发现不仅没有甩掉它们,反而越来越近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老鼠追在三人身后!

吴諧喘着粗气叫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迟早要被追上,我可不想学佛祖以身饲鼠啊!”

黎晓对老佯叫道:“快照明弹,老鼠在这幽暗的环境了生活久了,肯定惧怕强光”

老佯也反应过来连忙从背包里掏出信号枪装填好子弹对着天空开了一枪,可由于在奔跑中,准头不够这一枪竟然打在了洞顶上!

流星一样的信号弹射上半空,可还没等它燃烧起来,没想到这颗流星飞着飞着,突然就啪的一声,反弹了一下,直直坠落下来。

黎晓一看就知道完蛋了,不由对老佯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下次我要是还和你一起下墓就让吴諧单身一辈子!”

信号弹飞快地坠落下来,直到几乎落地才噗地一声绽放开来,这种是探险队用的五氧化二磷信号弹,大概可以燃烧一分钟,初始引燃温度非常高!落地那面已经燃起了火苗。

“没事的!这里的骨头大多都石化了,烧不起来!”吴諧还安慰道。

黎晓骂道:“放屁!你他娘的的自己看!”

吴諧回头一看,果然只见刚才起小火苗的地方,突然蹿起来一条火墙,这道火墙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顺着尸堆之间的小径蔓延,一时间只见一条贴地而行的火龙在漆黑一片的山洞里游走,所到之处,小径两边的骨头无不发出爆裂的声音。

吴諧边跑边说道:“这不科学啊,石化的骨头应该不可能烧起来才对啊,而且火势起的这么迅速一定是有助燃物的!”

黎晓骂道:“天真说你天真你还真是天真,还没看出来吗?这黑色的土根本不是像你说的是尸体腐烂形成的,而且掺了火油!”

远处的火龙丝毫不见懈怠,火焰蹿起一人多高,瞬时间将这个洞照得通明。黎晓大概一看,发现终于可以看清楚这里的格局,看到那凹陷的平台其实就在左手边十几米处。

后面的老鼠更加疯狂了,一些没来的及跑出来的都在熊熊烈火中发出凄厉叫声,一时肉香和焦糊味四溢!

“看到平台嘛?!冲过去!”

三人抱着脑袋冲过火焰的阻隔跳进了平台里!原来这里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被人铲掉了一层土所以才形成这么一个凹陷的平台!

老佯浑身冒出白烟,嗷嗷直叫唤,黎晓和吴諧立马上去将他的衣服剥开,吴諧打开水壶,水浇在他身上给他降温,黎晓抬头去看四周的形势。

这时火墙外面,已经全是大大小小的耗子,一些让火给逼急了竟然不顾火墙的阻隔开始往这变跳将进来!

黎晓暗骂糟糕抽出刀来准备战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