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怪鱼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46字
  • 2022-01-30 20:23:11

“跑!”

说是这样说,但是在几乎没过头顶的积水里,如何逃得快,吴諧扑腾了几下,回头一看,那三角的水痕已经笔直向这边冲了过来,经过的水面翻起一阵水花。

眼看着水痕已经尽在咫尺,避无可避,吴諧赶紧将手电攥在左手里,右手拔出藏在腰间的匕首,招呼老佯过来帮忙,却发现这小子已经屁颠屁颠的游出去十几米了,在看黎晓竟然也已经不见了踪迹,不由暗骂两个混蛋跑的真快!

这个时候再不容多想,那怪物转眼便到了眼前,吴諧矮下身子,匕首横在胸前就准备和怪物来个硬碰硬。

那三角水痕来的飞快,到了吴諧面前突然水面出现一个扭曲的波纹,水痕却消失不见了,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眼前就炸开了一团巨大的水花,这一下子实在太快了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鼻子里嘴里呛进一口臭水。

就在那怪物头颅即将撞上吴諧胸口的同时,侧面突然炸开一个水花,一个人影直扑怪物而去。

这人正是黎晓,早在刚进来的时候远超常人的感官就觉查到不对劲了,所以黎晓一直留意着周围的动静,早在水痕出现的瞬间就潜进了水里准备一击必杀。

黎晓直扑怪物而去,龙雀瞬间插进了它的脑袋里顺手还在里面搅了搅!可怜的怪物一出场还没来得及耀武扬威就被秒杀了!

闭眼等了半天的吴諧发现想象中的撞击并没有出现,不由张开了眼睛,顿时被漂在眼前巨大的鱼头给吓了一跳,再一打量发现它已经死掉了,脑袋上还插这一把刀!

“这是哲罗鲑?”

“老吴,你没事吧?没缺胳膊少腿吧!”这时老佯也游了回来关心的问道!

一看到老佯吴諧就不由来气一巴掌拍在老佯的脑袋上道:“遇到危险,你他娘的跑的到快!平时也没见你手脚这么灵活!”

老佯不好意思的道:“我这...这不是让开场地给黎晓施展的空间嘛!”说着还对黎晓比了个大拇指!

黎晓抽出龙雀擦了擦放回腰间,指着了指大鱼道:“今晚的晚饭有着落!这么大的鱼头做剁椒鱼头一定美味!”

“老吴!这...这条是什么鱼?”

吴諧打量这鱼,起码有两米半长,脑袋很大,长着一张脸盆一样大的嘴巴,里面全是细小有倒钩的牙齿,最奇怪的,这鱼的脑门上还有着很奇怪的花纹。

“这是条哲罗鲑,淡水鱼里它算是最狠,说起这种品种,那这条鱼还算是小的,目前以知最大的哲罗鲑鱼有十五米,只不过这种只在冰冷水系里的鱼,怎么会钻到这个地方来,如何钻进来的?”吴小邪也有些不解!

吴諧正疑惑时就听黎晓叫道:“你们看那边有台阶!”

吴諧转头看去,一边的水下,有几道简陋的台阶一直延生出水面,上面有一片高地,手电扫过可以看到一些壁画。

在水里泡了好一会几人浑身又冷又痒,急需生火休整一下便急忙的游了过去。

黎晓惦记着剁椒鱼头顺手把那条哲罗鲑也给拖了过去!

吴諧先爬了上去,把装备接了过去,打量一下四周环境。上面是一个用木头撑起来的石室,一边还有一条通往其他地方的石道,里面一片漆黑。

不过这个地方倒是比较宽敞,应该是暂时堆放采出来的石料和废石用,那些支持的木头已经稀疏烂光,四周的壁画非常简单,倾向于抽象的风格。

“冻死老子了!老...老吴快点生火!”老佯一上去就牙齿打颤的道!

几人将衣服全部脱光,用角落里的烂木头堆起一个火堆,开始烘烤衣服,黎晓惦记着他的剁椒鱼头,光着身子就去看他的鱼对吴諧他们说:“这鱼这么大,就整个剁椒头太浪费了,切一点生鱼片沾点牛肉酱应该也挺美味的。”

说着一刀划开了鱼的肚子,顿时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滚了出来!

“这鱼肚子里咋有脑袋这么大的一颗珍珠?”老佯好奇道!

黎晓顿时僵在了那里僵硬的转过头来对老佯说道:“你他娘的是不是该把眼睛挖出来洗洗啦!什么眼神?这他娘的是谁的头?死在什么地方不好非得死在这鱼肚子里!玛德我的剁椒鱼头,生鱼片啊!”

吴諧望着这颗人头也不由直皱眉头这血淋淋粘满胃酸的人头,和鱼头火锅的情景重叠在一起,一股反胃直翻上喉咙,几乎就现喷了出来。

老佯也发现不对劲看着它也脸色发白,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黎晓强忍住恶心,用木棍将人头反转过来,发现竟然是溙叔那伙人中那个青年人不知道怎么死在了这条大鱼的肚子里!他脸上的皮肤略微有点溃烂,但是整个头还是比较完整,应该是刚吃下去不久,这鱼在吞吃人头的时候,大概只咀嚼了几下。

老佯缓了会感觉好多了问吴諧道:“老吴,你...你说这地方怎么会有这种杀人鱼,会不会是有人养在这里的?”

吴諧扫视周围一圈道:“应该不是,这石道的水面下面,应该还有其他的水道,连到附近的地下河,而这里的地下河通常又连着嘉陵江,这鱼应该是从江里游过来。”

黎晓挖了个坑把脑袋埋了,又把鱼推回了水里道:“抓紧时间休息会,一会还得赶路。”

休息了一会,看衣服差不多干了,几人重新穿带整齐,将所有必须的东西装进口袋里,就匆忙动身。

黎晓打起手电,在前面开路,两人跟在身后,径直走进后面的石道中,

里面同样一片漆黑,石俑和动物俑横倒在石道上,两边的洞墙上坑坑洼洼,裂缝横生,有时候还能看到浮雕石刻的半成品,这些东西个头都很大,让人不禁在想,这里采出的石料,是如何运到古墓中去的。

黎晓:“刚才我们进来的那洞,是盗墓贼炸出来的,那就是说,这采石洞的出口应该在另一边,难不成一路过去,这样就能到达地宫的入口?”

吴諧:“很有可能,很少有人为了隐藏自己墓地的位置,故意在很远的地方准备材料。基本都是就地取材。”

三人往里走了有一个时辰,前后都已经一片漆黑,老佯感觉累了,就招呼前面的两人休息一下顺便抽个烟提提神。

老佯坐到地上照着那些逼真的石人问吴諧道:“这些个石像,一个个雕的这么逼真,你说这是什么朝代的东西,这么写实的风格我怎么就一点头绪都没有?”

吴諧也是一头雾水:“中国的泥石雕刻历史渊远流长,但是以写实为主要表现手段的雕刻手法,只有秦始皇的兵马俑,可是这里的石像和兵马俑又是完全不同,实在是一个异类。”

“你可以确定一下大概的朝代嘛!”黎晓问道!

吴諧:“你们看石俑身上都有双身蛇纹的显著特征,肯定是属于古厍族文化范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古蛇国的领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