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猴群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18字
  • 2022-02-01 16:39:04

“谁偷了我的猪蹄?”

“我操!谁用骨头砸我脑袋?”

黎晓正在奇怪的时候,又有一块骨头从悬崖上面掉了下来,抬头一看,只见几十只金毛大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众人的头顶的山壁上。

其中一只明显比其他猴子体型大上不少的,正拿着吴諧装山卤猪蹄的袋子,看它吃的样子,应该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黎晓:“老佯!你是不是带错路了?把我们带到花果山啦?”

老佯:“……”

吴諧:“……”

很快,那只猴王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吃了干净,然后爬了下来,眼睛死死盯上了放在地上的背包。

随着猴王一声尖锐的叫声周围的几十只猴子都朝着几人围拢了过来!

吴諧:“不好,这些猴子眼神不善啊,老佯你看好背包。”

那只最为强壮的猴王,不停的裂开嘴巴,露出自己的白森森的獠牙,同时发出一种带有威胁性的声音,慢慢的向三人逼近。

吴諧和老佯各自拿起一根顶端燃烧着的柴火,拼命舞动,将冲上来的猴子逼退。

与此同时有几只特别机灵的猴子,正在偷偷的靠近几人背包,等老佯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吴諧还没有放入背包的压缩饼干和水壶被一只小猴子一把抓了过去。

老佯一看暗叫糟糕,忙上去抢,可等他一走开,身后也窜出了一只猴子,想要来抢背包,由于背包里放了不少装备十分沉重,它拖了几下,发现没有办法很顺利的拖走,只好把手伸进行李包中,想将里面的小件东西拿出来。

黎晓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啊,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不由对吴小邪道:“老吴啊!这些猴子的行动非常熟练,看样子围攻人类,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擒贼先擒王我去抓那只猴王,你们小心点。”

吴諧刚想开口这个时候,突然眼前黄光一闪,一只猴子已经跳将起来,一爪抓向他的脸,猴子的爪子非常锋利,要是给抓到,绝对回留下“粉红的回忆”。

危机时刻来不及侧身,只好抡起柴火棍去挡,那猴子一下子就在吴小邪手臂上抓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那猴子落地之后马上反扑过来,吴諧抡起手中的柴火棍狠狠的抽在了袭来的猴子身上。

巨大的力道顿时把那只猴子砸了出去,火苗更是点燃了它身上的毛发,猴子发出凄惨的哀嚎满地打滚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

那只强壮的猴王看着自己的猴子猴孙处于下风,也加入了战斗,强而有力的四只在地面猛的发力,朝着没有防备的老佯扑了过去。

正在用火把驱逐猴子的老佯没有防备,只觉得眼角余光看到黄光一闪,一只猴子已经到了身前,闪着幽光的爪子抓向自己的咽喉,再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黎晓一直留意猴王的动向,正寻思着怎么靠过去抓住它呢,就见它突然发难扑向了老佯,心说好机会,右腿猛的用力窜了出去,同时伸出右手猛地一抓,一把就攥住了猴王的尾巴!

猴子的尾巴非常重要,它们之所以能在树上如履平地,除了有强有力的四只外用来保持平衡的尾巴更重要!

猴王尾巴被黎晓攥在手中顿时慌乱的尖叫出声,在空中顿时失去平衡摔着地上!

黎晓抡起它的尾巴像铅球一样在头上甩了几圈猛地用力把它砸进了猴群里,连同几只来不及躲避的猴子被一起砸飞了出去!

“老黎!牛掰!我还…还以为我要去见上帝了呢!”老佯心有余悸的道。

被砸出去的猴王在地上翻了十多个跟头才停下来,在那里折腾了半天才爬起来,再看向黎晓的眼神中带上了惊惧,猴群一见猴王都被打败了,顿时四散而逃。

黎晓一甩头发道:“要论打架还得是小爷!一击必杀!嘿嘿。”

“你先别贫了,快检查一下看都丢了什么。”吴諧道。三人检查背包发现除了丢了一些肉干和几个罐头和水壶外装备倒是一件都没少。

吴諧看着不远处还在盯着这边的猴群道:“赶紧收拾东西撤,虽然这次赶跑了它们但也和它们结下了梁子,猢狲可是非常记仇的,咱们还得小心点。”

老佯:“老吴说的没错,咱们别和它们一般见识了,那些丢了的东西,就当是被狗叼走了,赶紧走待会天黑了这里的路就更难走了。”

三人绑紧背包,继续往山谷里走去,那些猴子看黎晓他们走了,纷纷跳上两边的山壁跟了过来,黎晓回头看着默默跟着的猴子大骂:“你们这帮猢狲,等老子回去的时候把你们全逮回去吃了!”

“我说老黎,猴子可是国家保护动物,你可别被当成偷猎的给抓起来!”吴諧打趣的说到!

几人笑闹间已经完全进入到这条夹子沟里,上面的“一线天”,变的更加狭窄两边崖顶就有一种要压下来的感觉,让人看着背脊发寒,恨不得马上走出这里。

黎晓打量上方的峭壁不由咋舌,看来那刘老头所言非虚,光照不足这条山隙显得狭长幽暗真是像通向黄泉的道路。再往前走,这种感觉更甚,回忆着那老向导说过的话,想着他说的那个传说。

阴兵的传说听过不少,比较有名就是云南的惊马槽,传说是南蛮王孟获找人挖的,这地方现在还在。一到雷雨季节,就会传出兵器交击的撕杀声,另一个就是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更加玄乎,听说是有很多人看到一长列马车队,载着十万头颅从唐山出来。

老佯:“这条沟自从形成以来应…应该几乎没人走过,但却一棵杂草也不长,好…好象天天被马匹践踏一样,前几年还有人想在这里建一个景点,但…但是只要施工队一来,这里就开始下大雨,每次都是这样。搞的那几个领导一点办法也没有,加上离村庄实在太远,只好作罢。”

“真的这么邪乎?”

“应该只是巧合经过村民之间一传播就被夸大了,不然我们都这么深入了怎么没有遇到下雨的情况?”吴諧解释道。

三人继续深入,逐渐走的有点麻木,这山缝也不知道多长,越往里面光线就越暗,温度也降了下来,感觉阴森森的,有种非常莫名的被窥视的感觉。

黎晓开口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后面的猴子也没有跟着我们了?而且这里的温度比外面低很多?”

吴諧回头一看果然那群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不由道:“没有猴子在后面叽叽喳喳的跟着我们,一下子变的这么安静还真有点可怕。”

正说着走在最前面的黎晓突然停了下来吴諧一时反应不及,撞在了他的背上,不由揉了揉撞的发疼的鼻子问道:“怎么回事?停下来也不知会一声?”

“老吴!我想我们遇到麻烦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