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合墓集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3156字
  • 2022-02-01 16:38:56

一路坐了五六个小时大巴车又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实在是太过疲劳,一觉睡到了中午。

吴諧睁眼一看太阳老大,猛的惊醒过来,赶紧起来把老佯叫醒,回头再去看黎晓发现人已经不见了,连忙下楼去找,就看见黎晓正在那和老板娘聊天,也不知聊了些什么逗的那女的笑的花枝乱颤。

黎晓看到吴諧走了过来便和老板娘告罪一声迎了过去。

吴諧刚想开口就见黎晓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两人端着饭菜回到了房间。

两人一进门老佯连忙迎上来道:“怎么…么回事,他们那群人哪?”

“你们两个睡的跟死猪一样,被人扛去卖了可能都不知道,还指望你们去跟踪,那伙人一个时辰前就进山了。”黎晓调侃道。

老佯一听顿时急了道:“那…那你…你干嘛不叫醒我们,现在肯定追…追不上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你看要不说还是咱老吴聪明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老佯你上的朝九晚五大学就是不行!”黎晓嘿嘿笑道!

“你就别贫了,快说办法!”吴諧催促道!

“当当当当!你们看这是什么?”说着黎晓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显示器,上面有一个雷达在不停的扫描,显示器上还有一个红点正在一闪一闪的!

吴諧一愣:“这是?海底墓阿柠她们用的定位追踪器?”

黎晓得意一笑:“嘿嘿!还是你六爷我最聪明,当时船上不是没人嘛,我看放着也是放着多浪费啊,就顺手拿了一套。”

三人囫囵的吃了点饭,又到楼下找老板娘买了些肉干和一些馍馍就匆匆的往山里赶。

一行走了半个时辰来到山下的景区入口,发现离显示器上的红点已经不足两公里了。

三人埋头狂追,这个季节景区没什么人,为了不被发现黎晓等人一直跟前面那伙人保持着五六百米的距离。

到了蛇头山的山脚下,这里的道路都是用石头铺成,走起来并不困难,但是进山以后山路变的曲折难行道路两旁也开始杂草丛生。

黎晓的体质特殊这点山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一路走着没什么感觉,而吴小邪和老佯就已经不行了,已经明显体力不支,开始喘大气,这一路追下来天都黑了,路就更难走,前面的那伙人终于停下来休整,吴諧和老佯一看对方终于停下了顿时瘫软下来倚靠在树上手指都懒得动一下。

吴諧上气不接下气:“这群人也太他娘的能跑了,在这么下去目地的还没到我们倒是快要歇菜了!”

老佯也打起了退堂鼓:“老吴说的对,要不他…他们倒他们的,我…我们干我们的。”

“你们他娘的能不能有点志气啊,这点苦都吃不了,干脆回去得了。”黎晓恨恨的说道!

吴諧喘了半天突然道:“不对,老黎啊,我们这样跟踪很被动啊!要是他们就一直在这林子里打转并不进山的话那我们不完蛋了。”

老佯也愣住了心说对啊,自己想当然以为进这山的人就是要翻山过去,要是这些人真不过山,而是在附近转悠,不是给他们当成狗来溜?

黎晓一想也对,于是对着两人道:“你们在这里歇着,我摸过去打探一下。”说着也没等两人开口像一只猫儿一下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黑暗了。

黎晓悄无声息的来到离那伙人不远处,躲到了一株大树背后,以他的耳力方圆五十米内任何风吹草低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黎晓侧耳倾就听到他们正在那里大笑,出乎意料的是,那伙人里面竟然有两个人说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

这时一个青年开口问道:“溙叔,咱们也走了将近一天了,你给合计合计还得走多远?”

“怎么才走这点路就受不了?这才那倒那啊二分之一的路程都没到,到时候你可不要拖咱们后腿,不然现在回去还不算晚!”溙叔阴森的说到。

那青年人好像有点怕溙叔道:“最近我是虚了点,溙叔您放心,这趟买卖做成了,再也不用到这山沟沟里来了,我肯定会用心的,还想要跟着王老板和李老板到香港去见识见识花花世界!”

这是被叫李老板的人操着口音浓重的普通话道:“啊啦啊啦,没问题啊,这次你们把东西搞定,有多少我们就要多少,这里面的东西多到你们十辈子都花不完的,到时候什么美女啊,豪车豪宅什么赌场啊,有的是地方让你们大把大把的花钱,这么点辛苦还是值得的嘛。”

溙叔不由冷哼道:“李老板,你话别先说得这么满,到现在就凭你一张嘴巴说的,那个墓的消息是真是假到了才知道,可别给我们假消息,扑空了。”

李老板回道:“哎呀,我说你这个老溙,就是心眼太多了,大家合作了这么久,我那次给过你们假的消息啦,实话和你们说,只要去过我们这一次要去的地方,你就可以安心回家养老啦,钱多到你怎么都花不完啦!”

溙叔显然不喜欢听这种空话,冷笑道:“俺们的确合作很多次了,不过俺还从来不知道你到底是哪里得来的这些消息。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你要是没啥忌讳,就和俺们兄弟们说说,让我的兄弟也长长见识。”

李老板看所以人都望着他,不由尴尬的一笑:“这事情说起来这事有一些传奇,我怕大家不相信!”

“你说真话假话我们自己心里有数!”

“没事!李老板!您给说说!”

李老板一看众人都是一脸兴奋加期待不由一笑:“这事啊,其实也不算什么特别的秘密,要从我的祖上说起。”

北魏时期兵慌马乱,每年都在打仗,成年人都死光了。他的先祖六七岁就得出去给人放牛,维持家计。

那一年,他们的村子附近发生暴乱,官兵来镇压,村里人都逃难去了,当是他的先祖在外面放牛没来得及逃走,就躲在山上一直到第三天这场叛乱才平息掉。

他先祖战战兢兢,偷偷跑下山查看,发现满地的尸体吓的他连忙躲回家里,结果在牛栏稻草里,发现了个伤兵。

那兵是个哑巴,不会说话,伤的已经很重了。他老祖宗看他可怜,就取了点水给他喝,还给他用布止了血。但是那哑巴伤的实在太重,坚持了没多少时间就不行了。

临死的时候,他拿出一卷写满字的锦布,交给了他祖宗,还做着手势,让我的祖宗好好保管。可惜,他老祖宗家里全是文盲,更本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意思。

成年后,他祖宗就给征当了兵,在南北朝的征战中,屡建功勋,后来给提到了校尉,但是当时朝代更新太快,到了他先祖晚年,家势又逐渐衰落,结果死的时候,陪葬的东西,只剩下那条锦缎。

到了晚清一次迁祖坟的时候,几个长公不当心,把棺木倾斜,里面的尸骨倾斜而出,倒了一地。在清理骸骨的时候,他的爷爷发现,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烂光了,但是那陪葬的棉衣里的那块布,却依然保存的完好。

他爷爷感觉很奇怪,将这块布,交给他家里一个做古董生意的人,一看之下,便发现那块布上面的字,叫做哑文,是传说哑巴才能看懂的字。

说到这里,李老板问他们道:“你们可知道这块布用来做什么吗?”

这是又一个陌生的声音道:“这个在下倒是略有耳闻,北魏有一只军队,都是哑巴,这东西,是他们传机密消息的东西,上面的字都是‘哑文’。”

凉师爷笑道:“这只北魏的军队,是沿袭曹操的摸金校尉,暗地里做着倒斗的买卖…,因为是哑巴,又用只有他们知道的哑文,一直非常的神秘。被称为“不言骑”。”

说道这了凉师爷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脸色一变不由惊道:“莫非是那个东西?真的是“合墓集”嘛?”

李老板得意一笑:“师爷就是师爷,果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凉师爷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那东西,造化啊!活该李老板你们发财啊!那真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啊!”

那青年人也惊道:“合墓集?那是什么和我们这次要倒的斗有什么关系?”

凉师爷解释道:“这合墓集,顾名思义,就是天下古墓集合一起的意思,由于当时环境的问题,这哑巴军队所发现的墓葬并不急于挖掘,而是记录下山川地势,再把墓穴用马踏平,等到需要时在根据记录去挖掘出来,这记载着所以古墓信息的东西就叫合墓集!”

听到这里就连黎晓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真是泼天的财富啊!

那青年人不由嫉妒的道:“李老板你这可真不够意思,有这么个宝贝在你应该多分我们点东西啊!”

李老板尴尬一笑:“再好的宝贝也有用完的时候啊!那东西一共记录了二十四个古墓,这次是最后一个了,也是最好的一个!”

溙叔道:“那有没有关于这次古墓的信息?”

李老板不自然的皱了下眉头道:“那倒没有,不过上面说了只要到了这个地方就会实在所以的愿望,比始皇陵还要好上几分!”

溙叔可是个老江湖了,不动声色的对凉师爷做了个眼色,凉师爷微微点头。

看到他们都停下话题躺下来黎晓悄然的离开,回到吴諧他们那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