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青铜树杈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75字
  • 2022-02-01 18:25:36

“老佯!真的是你啊!你他娘的啥时候回来的?”

对面这人叫老佯和吴諧一样都是从小一起捉鱼摸虾掏鸟蛋长大的,关系特别铁。

三年前,跟一个选房亲戚去秦岭那边玩,结果他那老表听说秦岭那边古墓多竟然起了歪心思带着老佯干起了倒斗的的活记然后让人警察叔叔给抓了起来!他那个远房老表就被直接判无期,老佯当时刚二十年又是初犯结果就轻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先吃饭,咱们边吃边聊。”吴諧招呼道。

三个发小见面,二话不说,端起酒杯就是干,先干掉了半瓶白酒,回忆以前的生活,聊着小时候的趣事,都不由唏嘘,直喝到酒足饭饱,桌面上盘子底朝天,才发现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吴諧实在好奇的问道:“你实话告诉我,你当年到底他娘的倒到什么东西?你那老表竟然还被判了个无期?”

老佯面露得意的一笑,低声说道:“你。。你猜一下。”

黎晓看着老佯还卖起来关子不由打趣道:“就吴諧的那个破铺子你待了几年见过几件好东西啊!”

吴諧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说道:“我说老黎再怎么说我那铺子里还是有几件压堂货的!”

“拉倒吧!就你那整个铺子东西加起来都没有上次那颗夜明珠来的值钱!”黎晓打击道。

老佯一听这里面有故事啊连忙问道:“夜明珠?那里的夜明珠?我进去这段时间你们干嘛去了?”

喝的有点多在酒精的刺激下吴諧把鲁王宫和海底墓的经历添油加醋的和老佯说了一遍。

听完吴諧的讲述老佯都愣掉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道:“诶___我原本以为自己的经历就够吹,吹,吹一年的!没……没想到你们的经历竟然这……这么离奇。”

黎晓咳了声打断了无邪的讲述说道:“你别打岔,让老佯说他的事情!”吴諧悻悻然闭了嘴。

老佯用手沾了点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很抽象的图画说道:“你们看看这像啥!”

黎晓看了看感觉像简笔画的树枝,吴諧也看了看不由说道:“你他娘的画的是啥玩意?狼牙棒?也不像啊!”

老佯得意的说道:“猜不出来了吧!告诉你这是一个树杈,青铜树杈,手臂那么粗的青铜树杈!”

黎晓和吴諧对视一下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诧,怪不得他那个远房老表被判了个无期青铜器啊!这是不要命了啊,老佯才判了三年血赚啊!

老佯说:“当……当时我和那个表哥一起去了一……一一趟秦岭那边,我们两都没什么野外经验,徒……徒步穿越原始森林更是头一遭,结……结果我们在那个深山老林里走了十多天,带的干粮都快吃完了我……我我都快崩溃了!突然发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山谷裂缝离地面有百十米高特别陡峭!”

老佯和他老表两人废了好大的劲才下到那个山谷里这里的地理环境非常奇特,海拔很低,温度很高,在山谷的中心,有一片地域广阔老榕树林海,榕树,遮天避日,榕树根爬满了地面,几乎没空隙可走。

他们四周四处查看,很快,他们便发现这里的榕树林地表的落叶泥下面,埋着很多大型的石板,似乎是一条古道的遗迹。

老佯和他老表顺着古道跋涉,这样一直走到了后半夜。月光下,一个巨大的向下的石坑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坑四边的坡面给修成了阶梯,足有一百来阶,通向坑的底部。

吴諧对老佯说道:“根据你说的这些肯定是和一种祭祀仪式有关,那应该是一个祭祀坑”

老佯说道:“当……当时我们下到那个坑里腐泥里的碳土是焚烧……烧祭品时候留下的痕迹,而那里还有些些……些烧剩下的陶器和玉片,都是当时的祭品。那……那个土坑是当年祭祀死者的时候焚烧祭品的地方,而而而且还不止一次的使用过。碎片的量很大!”

当时老佯和他老表在祭司坑里翻捡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完整的东西都是一些碎片觉得就这样回去很不甘心,于是在祭祀坑里挖了起来。

一直挖到第三个坑探铲噹的一声挖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老痒和他的老表互相对视了一眼,俯下身去一看,土坑里露出了一个暗绿色的突起。

一看这暗绿色锈迹斑斑的老佯就知道是青铜器顿时大喜两人扔掉铲子开始用手去挖,一个棍状的青铜器顿时出现在眼前,拨点表面的泥土,一个精美的青铜树杈就出现在他们眼前。

两人喜不自禁,这么一个雕刻精美青铜器坑定老值钱了,两人加快速度一直向下又挖了两三米可那青铜树杈还没见底,老佯顿时感觉到不对劲了,有过记载出土过的大型青铜器皿两米大小的都很少见。

讲到这里老佯喝了口茶说道:“老……老吴你知道嘛!当时我想到的不是发财了,而……而是汗毛都竖了起来。我们挖的坑就有七……七八米,在加上又往下挖了两三米,那……那青铜树杈的高度绝对超过了十米啊!”

吴諧点了点头说道:“古时的大型青铜器都是浇筑而成的是一个整体,以当时的技艺是不可能有那么大的青铜器!”

老佯一拍手说道:“对呀!当时我就催促着老表赶紧走可他更撞了邪似的,非要带上它最后没办发只好拆下一节带走!”

黎晓道:“那就是说你没把那青铜树搬出来啊,就一小节你是怎么被逮到的?你该不会蠢到在当地就出手了吧!”

老佯一脸苦笑道:“说……说起这事情我说起来就……就觉得怪,出了秦岭之后,原本想回长沙再出手的安全……全,但是我那老表,自从见了那东西后就神经兮兮的,他见……见人就说那青铜树杈的事情。这不一个古玩店老板看出了我们的身份,就把我们给举…举报了!抓我们的警察叔叔一看我还年轻,第一次干又没有案底就让我咬着说“被人骗了”才…才勉强判了三年,我那老表本来也就四五年,没想到他中邪了一样,把以前倒斗的事全部抖了出来,就给判了个无期,差…差点就毙了。”

黎晓打趣道:“那你可真是倒霉到家了,啥也没捞着。”

老佯嘿嘿一笑道:“也不是…是啥也没有!你…你们看,这是什么!”说着就把耳朵上的一个耳环摘了下来!

黎晓一看顿时一愣无论外形,颜色,除了小一点以外,与当初在尸洞和海底墓中见到的那种六角铜铃,几乎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上面的花纹。

吴諧也认出来了,连忙一把抢过去仔细打量一阵不由问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