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铁浆封顶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159字
  • 2022-05-05 19:36:14

吴諧看了看表发现退潮的时间也快到了,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几人便往回赶!

几人回到主墓室,黎晓打量着墓顶对吴諧说道:“你有多少把握,这墓室里的氧气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能不能撑到海水退潮,所以机会就只有一次。”

吴諧自信的说:“我可是建筑学院的高材生好吧!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

“你可别忘了这个墓可是会移动的。”王胖子提醒道。

张启灵开口道:“虽然这个墓室是会移动的,但最外面的一层墓墙是不会移动的。”

吴諧为了安王胖子的心说道:“这个墓是建在海底的,为了对抗水压宝顶肯定是拱形结构的,只要我们找到那个受力最小的点不出几下绝对会开一个洞出来。”说着还用手电在宝顶上照了照想要找出那个点来。

可手电晃了几下吴諧就顿住了!一脸尴尬的转过来,挠了挠头说道:“但现在看来这个墓好像采用了陆地地宫的方法,做成了一个平顶,不过对我们来说到是一个好事随便在那开洞都行,最多多花一点时间而已。”

黎晓看着吴諧大型社死现场不由捂脸。

王胖子更是出言嘲讽道:“你们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满嘴放炮的能力比我还强。”

就连张启灵都别过脸去不忍直视。

“我就担心一点待会咱们在上面凿个洞,待会海水涌进来我们会不会被淹死?”黎晓担心的说到!

张启灵和王胖子也都一脸郑重的看着吴諧。

吴諧看了看表说道:“所以,我们必须掐准时间在海水退潮的时候开凿,那时洞顶离海平面最多四五米,宝顶所受的压力也是最小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开动起来吧!”

王胖子早就等着那,随即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工兵铲来到一根金丝楠木呸呸吐了两口吐沫,随即抡起工兵铲噹的一下砍在了柱子上。军用工兵铲采用的是非常坚硬的钢材,一铲子下去人脑袋都能劈开,但砍在金丝楠木的柱子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迹。

王胖子甩了甩震的发麻的手臂,又试了几次不由破口大骂道:“天真啊,这柱子也太他妈结实了,照这样弄法,别说两个时辰了,一个礼拜都未必能把梯子搭起来啊!”

吴諧摸了摸砍出的印迹说道:“你先别急,金丝楠木之所以是皇家贡品就是因为它是质地坚硬,往往用于横梁和承重柱,但是只要你劈掉最外面那层,里面就好对付。”

王胖子半信半疑,使上十二分的力气,才勉强有了点起色,几下过后,已经拨开外面铁一样的木质层,掏出一个可以容纳一脚的空间。

吴諧也上去帮忙可敲了几下发觉这种体力活还得王胖子来,自己的力气对于这根柱子来说可有可无。

看着吴諧笨拙的样子黎晓摇了摇头说道:“老吴说你是小白脸,你还不服气。”说着抽出龙雀一刀砍了上去,龙雀的锋利加上黎晓远胜普通人的力气,一刀下去一寸宽的刀锋瞬间没了进去。

王胖子看的咋舌道:“我说六爷,您有这本事干嘛不早使出来啊!害的胖爷我手都磨出水泡来了!”

“你也没问我啊。再说了你忘了小哥的黑金古刀了嘛,那可是和我这龙雀一样都是陨铁打造的不比你这铁锹好用吗!诶!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黎晓特意在“铁锹”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王胖子气的直哆嗦骂骂咧咧的化悲愤为力量两人干的昏天黑地,一个时辰终于在一根柱子上码好脚洞,这底下的尚且好弄,一直到上面,要踩着已经码好的爬上去,用安全绳悬在半空中,力气都使不上,最后弄了可以放进半个脚掌的印子。

黎晓王胖子两人在台阶上休息,那怕是以黎晓非人的体质也额头见汗,王胖子更是呼呼直喘,脸色潮红。黎晓在王胖子的耳旁耳语了几句,顿时胖子的眼睛发亮点了点头!

吴諧顺着凿出来的阶梯绑上安全绳上到了宝顶,用铲头敲了敲顿时落下一片白膏土,露出了里面的青砖,吴諧探头看了看顿时傻眼了,青砖和青砖之间竟然浇了铁浆了。

吴諧咽了口口水说道:“老黎,小哥完蛋了,出事了!”

张启灵也爬了上来看到露出来的地方也皱起了眉头说道:“砖头用铁浆浇死后,就和现在钢筋混凝土一样用凿的不现实,而且在这上面,最起码还有七层这样的结构,而且互相错落,要凿开这里,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已经绝无可能。”

吴諧心里懊恼,只怪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平顶的抗压性大不如拱顶,那上面的砖头肯定要用东西加固,用铁水浇死是明代古墓惯用的手法,凭着自己看过几本建筑学的书本大放厥词现在总算吃到苦头了。

王胖子在下面挖苦道:“建筑师同志,现在怎么办?你给拿个主意。”

吴諧脸色发红的说到:“死马当活马医呗,那还能怎么样,说不定当年的工匠偷工减料铁浆浇的没有那么厚那!”说着又使劲的敲了几下,但也只留下几道白色的印迹。

张启灵说道:“没用的这铁条最少一个手掌的厚度,而且它的纯度特别高。”

“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之前我听阿柠说过这一带不久就是风季,起码要持续一个礼拜,我们现在出不去,就只能在这下面呆上七天。”黎晓沉重的说道!

王胖子一听还要呆一个礼拜顿时脸色都白了说道:“七天!他娘的我们不憋死也会饿死!这也太惨了吧!”

看着王胖子一脸惨兮兮的样子黎晓不由打趣道:“憋不憋死我不知道,但肯定不会饿死!”

王胖子不解的看着黎晓,就连张启灵也望了过来!

“那边不是有一只海猴子嘛,可以用来烤着吃,听说猴脑是大补之物!实在不行把那个襟婆也烤了吃!”黎晓逗趣的说道。

王胖子听了黎晓的话顿时来了精神道:“嘿嘿!这海猴子的肉又臭又又腥我可不吃。”

吴諧看这么紧急的情况下那两个家伙还在乱坎不由气结。对一旁的张启灵说道:“小哥你下过的古墓多,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炸药!”张启灵脱口而出。

“?”

“这种这种墙的结实程度超乎你的想象。就算你开解放卡车来都撞不开!”张启灵解释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