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出发喽!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20字
  • 2022-05-05 20:53:15

天刚蒙蒙亮门外就传来吴諧的叫唤声。黎晓一脸迷糊的打开房门,看着穿戴整齐的吴諧,一脸无语。

“有没有搞错啊,这才几点啊,不知道扰人美梦是犯罪吗!”

吴諧嘿嘿一笑:“这不是想着要下墓了,激动的一宿没睡嘛。快点穿衣服到三叔家集合啦!”

黎晓只好胡乱的洗漱一番,便和吴諧一起驾车去了吴三醒的别墅。

刚到吴三醒家黎晓就发现人员已经到齐了就差自己和吴諧了。

“小三爷,六爷。”

三叔其中一个叫潘仔的伙计看着进来的两人喊道。

黎晓对于潘仔并不陌生,不像吴小邪是个没盗过斗的雏儿,黎晓在黑背老六的带领下下过几次斗,美其名曰见见血。后来他的刀法大成后便是他自己一个人下斗,期间也和潘仔他们夹过一次喇嘛。

“潘仔,你这次怎么还带着大魁,就他那胆量,呵呵!”黎晓打趣道。

听了黎晓的话一旁的几个伙计都笑了,虽说大魁长的人高马大,打起架来挺厉害的,但胆量特别小,每次下墓都会一惊一乍的。

听着黎晓的打趣大魁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

正当大家调侃大魁时,吴三醒走进来宣布出发,于是一行人便驾车向目的地出发,在半道上接上小哥,这次下墓人员总算聚齐了!

这次这个地方太偏僻了,只好找了个老头当向导,坐着牛车来到一个破旧的渡口。

吴三醒看着平静的河面连条船都没有,不由皱着眉问道:“怎么,你这是想让咱们骑着这牛过去吗?”

老头尴尬一笑,道:“哪能啊,只是这时辰还没到,船工还没来。”

正说着,一条土狗跑了过来,蹭了蹭老头。

黎晓看着那狗耸了耸鼻子说,皱眉道:“三爷这狗有古怪。”

吴三醒上前一把将其抱起一闻,面色就是一变,呢喃道:“不会吧,那洞子里真有那东西。”

吴諧好奇问道:“三叔,有什么不妥吗?”

吴三醒就把他年轻时候在一个尸洞里做的事和他们说了!

当年吴三醒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将几只活鸡绑在竹筏上,准备了足够长的绳子,让竹筏顺着水流,飘进了洞里,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当他再次将竹筏拉出来时,上面只剩下一些血迹,和满地的鸡毛。

吴諧一听脸色不好看,闷油瓶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个时候吴三醒偷偷对着潘仔使了个眼色,潘仔从行李包里偷偷拿出一个包背到了身上。

正当这时,不远处两只平板船划了过来,撑船的是一个面色惨白的中年人。

黎晓一行人上了船,当船只靠近洞口时,吴三醒皱了皱眉头说到:“洞口这么小,里面要是有什么人埋伏我们,岂不是出都出不来。”

那老头尴尬一笑道:“各位老板请放心,船工干了几十年了还没出过事。”

船只缓缓的进入了山洞,光线立马暗了下来,众人纷纷打开手电,过了几个湾,黎晓好似听到了一些低语,他不确定的问道:“等下,是不是有人在说话。”

几人都被黎晓这话提起了兴趣,纷纷侧耳倾听了起来,果然一阵似哀似怨,的呜咽声传了过来,众人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吴三醒疑惑的问道:“船家是不是经常有这种声音?”

等了一会没人回答,回头一看人没了,连忙道:“潘仔人呢?不是叫你看着的嘛?”

黎晓其实一直有留意着那船工和老头,原本是想在这里解决掉他们,随既想到那船工的结局,随他去吧,反正最后都会死的。

突然船身晃动了一下,吴諧手电往水里一照,只见水里一只巨大的黑影游过,大魁到吸一口凉气说到:“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大个。”说着还往船里挪了挪。

潘仔也是一脸苍白,哆嗦的说道:“三爷,这洞里太古怪了,咱们还是出去在想办法吧。”

正当这时闷油瓶突然一抬手,闪电般插入水中,几乎是一瞬间便收了回来,两根奇长的手指夹着一只黑色的甲虫。

吴諧一看松了一口气:“这是龙蛭嘛”

黎晓摇了摇头说到:“不是,这是尸鳖”

潘仔一听觉得不可思议到:“尸鳖有长这么大个的吗?”

“尸鳖是吃腐肉的,这么大的尸鳖说明前面可能是有大量的尸体”吴三醒面色沉重的说!

正当这时洞的深处又传来了如同无数人窃窃私语的声音,那声音直达脑海深处,让人心神恍惚。

黎晓看着众人的模样就知道不好,这声音会让人致幻。

抬头看向头顶不远出,隐隐能看到一只巨大的尸鳖正在啃食着什么,那声音就是从那边传出来的!

黎晓没有犹豫抽出背在身后的龙雀,刷的一声!笔直的向尸鳖射去。

只听噹的一声,龙雀没入坚硬的石壁,那只尸鳖当场便被一分为二!

闷油瓶面色异样,深深的看了黎晓一眼。

随着尸鳖的死亡,那种扰乱人心的声音也消失了,三叔和吴諧众人也清醒了过来。

吴諧一脸后怕的问黎晓刚刚是怎么回事。

黎晓把不远处尸鳖的尸体捞了起来,指着链接尸鳖尾巴的六角铜铃说到:“刚刚就是这铃铛发出的声音,可以乱人心智!”

“这铃铛这么邪门的吗?”潘仔不信。

吴諧:“船工没了,现在怎么办?”

吴諧看着这只巨大的尸鳖说到:“没了那船工,我们可以依靠这这只大尸鳖过这个尸洞”

“那……是什么”大魁突然哆嗦的说到。

这时水里漂过来一张血淋淋的人脸,时隐时现好似一个水鬼。

竟然是那个船工被尸鳖啃成两半的尸体。

“这不是那个船工嘛,他怎么死在了这里,出了什么变故了嘛。”吴諧哆嗦的说到。

“应该是被那大尸鳖咬死的”

闷油瓶看着船工的半截尸体,皱了皱眉头看向了尸洞深处不再发一语。

吴三醒突然一摆手:“积尸地到了”

黎晓看着前方密密麻麻冒出的绿色萤光,紧了紧手里的龙雀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