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蜡尸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43字
  • 2022-05-04 18:27:29

这棺材盖子一开,几人就觉得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凑上去一看,只见棺材里全是黑水,上面水雾缭绕,湿气腾腾,下面隐约可以看到肢横交错,都已经蜡化并粘在了一起,成一个巨大的尸块,光手就能数出12只,这情景看的人头皮发麻。

胖子:“我操,这么多的粽子都挤成肉饼了。”

用手电往里面照了照,发现尸体之间以及手上,都有玉器和象牙器,这种东西价值连成又好携带。

胖子看着心痒,但是那尸体太恶心,任他再莽,也不敢把手伸进这飘着一层人油的棺材里捞东西,他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办法,只好放弃。

吴諧看着旁边的黎晓问道:“这是这么多的尸体葬在一起有什么讲究嘛?”

黎晓摇了摇头:“我你还不知道吗,我的前十几年就是练刀打架,下过几次斗还都是普通的斗都连几个像样的机关都没遇见几个,无聊的很。你要是问我怎么杀人我到是会不少。也就是这两次跟着你才遇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吴諧又看了看小哥发现小哥正在那边打量墓室四周于是又看向胖子。

胖子一看吴諧请教自己顿时来劲了道:“这东西叫做养尸棺,是风水上的学问。如果有这个棺材,说明这个古墓里有两个风水极好的棺位,如果不在棺材位上都放上棺材,那个空出来的棺位因为聚着海川的灵气,就会招惹来那些带妖性的东西,所以在这放一个养尸棺,里面葬上墓主人的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算是合葬,这个棺材必须和主墓室里的一模一样,这在风水上叫做养气,懂不?。”

吴諧一听顿时气道:“死胖子你是欺负我不懂风水嘛,这选好的风水,本来就是为了后代着想,这里这么多的人我估摸着这人把全家一齐葬了,风水再好还有个屁用!”

胖子不屑的说道:“看来三爷什么都没交你啊,你们吴家到你这一带也算完了!这里怎么可能都是本家,肯定都是些选房的穷亲戚来陪葬的,这玩意明墓里很常见。”

这时黎晓突然说道:“不对,这里其实是一个人!”

胖子吴小邪都大吃一惊,胖子更是嚷嚷道:“不可能这里明明有十二只手。”

吴諧也点了头附和道:“对呀虽然脑袋有大有小,但确实有六个。”

小哥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棺材旁边打量着棺材里的尸体说道:“他们虽然有六个脑袋但是都没有五官,面目清晰的只有中间的那个脑袋。”

胖子挠了挠头,说道:“你们这么干看着看的清什么!鲁迅先生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鲁迅:“我没说过”)我们去隔壁拿几个罐子来把这些水都舀出去,棺中积水是最不吉利的。况且你们看这些人多可怜呀!”

吴諧骂道:“鲁迅啥时候说出这句话啦,这明明是马克思说的”

黎晓也一脸无语的看着胖子说道:“看你这贼样,就知道你还在打这些冥器的主意的,这里还不是主墓室,到主墓室那么多好东西你还拿的完嘛。”

胖子被说的脸一红,骂道:“他娘的你胖爷我是这种人吗?我这是为了劳动人民,你看他们扭成这样像麻花一样多可怜啊!”

三人说笑着跑回隔壁墓室去拿瓷器去了,

胖子说道:“天真挑了几个带把手的瓷器,好方便舀水。”

吴諧突然看到面向他的几个瓷器上有些叙事的图案。突然想起三叔说的二十年前霍玲她们就是发现瓷器上的秘密。

吴諧凑过去仔细打量着这些瓷器发现这些画都是在讲一群人在修建一个土木工程,有修石头的,有运原木的,还有搭木梁的,这瓷器摆放的顺序就是工程的进展顺序。

黎晓看吴諧在那发呆不由问:“老吴有什么发现嘛。”

吴諧回过神来对黎晓道:“老黎你快过来看,好像是记录了一个了不起的工程。”

黎晓凑过来看着被吴諧按照顺序摆好的瓷器,果然这个工程浩大的程度,几乎已经和故宫差不多了,然而上面的结构完全不是中原的风格。

“你看这个瓷瓶,这上面是一些官员在监督这个工程。在看这些官员的服饰是明朝的款式,所以说这个工程应该是在明朝动工的。”黎晓看着其中一个瓶子对吴諧说到。

胖子看着黎晓两人在那里一个一个的琢磨瓷器,奇怪道:“挑个罐子有这么难吗?别挑了,随便找个称手的就行了。”看两人没有理自己嘟囔着拿着两个瓷罐回隔壁去了!

吴諧:“明代这么大工程的除了皇陵外有历史记载的就是汪臧海给皇帝造的云顶天宫了!”

黎晓狐疑的道:“你是说这个海底墓主人是汪臧海?”

“对的!”

“准确的说是在明朝初期,这种能工巧匠并不多。况且这么大的海底古墓,墓主的身份必定显赫,需要具备这么多条件的人,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汪臧海。”

“修明皇宫的那个?”

吴諧点了点头:“他不仅仅是修了整个明皇宫,当时的好几座大城池都是出自于汪臧海的手笔。在当时只要他一句话,就能让整个城市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我以前在古玩市场淘古籍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本他写的有关风水的书,简直可以说是窥见天机啊。”

黎晓一听汪臧海这名字有点耳熟突,然想起自己前世的女朋友一直让自己陪她追吴雷的剧,沙海里的汪家祖先不就是汪臧海嘛,这是除了九门外的第二股势力。一直从事着瓦解九门和寻找长生不老之谜。

黎晓回身用手电照了照耳室的门口,发现胖子不见了,于是对吴諧说:“我们先回去和小哥他们汇合待会再来探讨一下关于汪臧海的事。”

于是两人便回到了墓道,刚出了耳室两人就呆住了只见对面耳室的那扇门竟然没了,又变回了那汉白玉的砖墙!

没想到这机关竟然如此迅速,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吴諧不由慌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