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一百三十八章幻境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68字
  • 2022-06-11 15:09:41

“这些是什么伤口?”扎西问道。

队医汤姆摇头:“不知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的!杰克,扎西你们帮忙把他按住!”

两人忙上去,将高加索人按住,队医给他注射了血清,最后拿出一个小氧气包给他吸,渐渐的他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

“啊!”

船上,阿柠突然惊叫一声,然后整个人突然就消失了。

“阿柠!”

“阿柠!”

黎晓瞬间来到刚才她站立的地方,只见原本完整的船体,竟然破了一个大洞,阿柠跌入下一层船舱之中。

黎晓一矮身,跳了下去,:“没事吧?”

阿柠掸了掸身上的沙土,:“我没事,这应该就是最低一层。”

“阿柠,老黎!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

“没事!”

这时阿柠的手电光,突然照到了一个长方形的黑影,定睛一看,不由吓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了?”

“怎么了?”

黎晓顺着手电光看去,只见船舱的角落里,竟然有一具被泥沙掩盖一半的棺椁。

“棺椁?这里怎么会有一具棺椁在这里?”

阿柠上前用手轻轻的拨掉棺盖之上的泥土,这具棺椁的轮廓就展现出来。

“这是棺椁吗?怎么没有棺盖?”

黎晓围着黑红色的棺椁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一丝缝隙,不由纳闷道。

阿柠皱着眉头“这上面的花纹是连贯的,并没有断断续续,难道是……”

这时吴諧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了过来:“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过汉代浇浆棺吗?”

“没听过!”

“浇浆棺?那是什么?”

吴諧走到两人身前,伸手在椁身上的花纹之上轻轻的摩挲着,:“哨子棺听说过吧!”

黎晓点头道,:“当年张大佛爷就曾经开过这哨子棺,听说十分凶险!”

“对,这浇浆棺和哨子棺类似,都是彻底将棺椁封死,从外面看不到一丝缝隙!”

吴諧又用匕首刮了下棺椁的一角,:“不同之处在于,一个铁水封棺,另一个却是用的三和土!”

“三和土?那这棺椁怎么开呢?这里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吴先生有什么办法没有?”阿柠再一旁问道。

黎晓抽出许久没用的龙雀,挽了个刀花,:“一力降十会,依我看一刀将它劈开算了!”

“不行!”

“不行!”

吴諧,阿柠两人同时否定,吴諧接着说道:“这上面的花纹和样式,应该属于西周时期的,比汉代还要久远,拥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属于国宝级文物,怎么能破坏掉呢!”

“吴先生说的对,这艘船所在的位置本来就很有深意,说不定这棺椁里还有”

“你们谁有火?”吴諧问道。

“你要火干嘛?”黎晓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煤油打火机递了过去。

“很简单,热胀冷缩!”

吴諧用打火机,将棺椁的侧面用过从上至下烤了一遍,随后拿出一瓶水浇了上去,果然没一会,原本严丝合缝的椁身上,裂开一条缝!

“可以啊,天真!不愧是搞建筑的!”

“呵呵,听你这话,我怎么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呢?”

阿柠轻笑道,:“包工头!”

黎晓拿过吴諧手里的匕首,插进裂开的缝隙之中,沿着棺椁划了一圈,将缝隙扩大。

“喝!”

黎晓双手扣住缝隙,大喝一声,将棺盖掀了起来。

“咳咳!咳咳!”

“呸呸!老黎你不知道轻点!”

开棺的一瞬间,扬起一阵灰尘,呛的两人连连后天。

将棺盖轻轻的放到地上,这时一股清香从棺椁之中飘了出来。

紧接着一阵灰蒙蒙的雾气从中飘了出来,吴諧就看到原本那栩栩如生的女尸,渐渐干枯腐烂,风化成一阵灰蒙蒙的雾气,飘散在空中,只留下一具风干的枯骨。

“小心,雾气有毒!”

阿柠连忙捂住口鼻,拉着两人连忙后退。

“没事,尸体变黑氧化,这是浇浆棺的正常反应!”吴諧安慰道。

闻到那香味的一瞬间,黎晓只觉头脑一阵晕眩,接着身边的吴諧消失了,阿柠也不见了,整艘船都不见了,只剩灰蒙蒙的一片。

随后,仿佛瞬间移动一般,来到了一座空旷的大殿之中。

“这里是?”

“喂!”

“有人嘛?”

黎晓大声喊了一句,周围没有回应只有空荡荡的回音之声。

“踏踏,踏踏”,脚步声回响在空旷的大殿之中显得各位慎人。

当黎晓越来越近靠近大殿里面之时,就见到前方十几级台阶之上,一座巨大的青铜王座。

在那王座之上,一个面覆青铜面甲,身着少数名族服饰的女子端坐在上面。

“你来了!”

一声沧桑淡漠的声音响起,吓了黎晓一跳,忙看向那那女子,发现声音并不是她发出的!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又是一声,幽幽的传来!

这次黎晓听的真切,这声音分明是从头顶上传来的,忙抬头看去,顿时被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头顶七八米出,竟然是一个如同蜂窝般的巨大石头,上面一个个孔洞如同一只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

“这他娘的不会是来到了虫族的老巢了吧!”黎晓呢喃自语!

正当这时,那声音又幽幽的响了起来,:“你不是他,你是谁。为什么你身上会有他的气息?他人呢!”

“老黎?老黎!喂,发什么呆呢?”

黎晓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唤醒,回过神来就见吴諧在自己眼前晃着手臂。

“怎么了?”

“哦,哦!你们没看到什么吗?”黎晓小心翼翼的问吴諧。

“什么?尸体都化成灰烟消失了,能看到啥?”吴諧不解的问道。

阿柠也奇怪的看向黎晓。

“你们没问到什么香味吗?”

“香味?没有啊,你闻到了吗?”吴諧问一旁的阿柠。

“我只闻到了尸体的腐烂的味道,那算吗?”

黎晓脑子一时间乱成一团,刚刚那是什么地方?王座上的女子是谁?说话的人又是谁?

“你看,人首鸟身,这是三青鸟,传说中西王母的使者!”吴諧手电照着棺椁内壁之上刻画的图案激动的叫道!

“三青鸟!这里既然出现了三青鸟,说明我们离西王母国不远了!”阿柠兴奋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