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塔木陀,鬼影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47字
  • 2022-05-05 20:55:19

鉴于吴諧受神秘力量加持的特殊体质,两人一致决定不碰这棺椁。

绕过石棺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地下室的尽头,就看到一扇小铁门,推门进去,后面是一条走廊。

“这下面的空间竟然比上面还大!”

“应该是一种金字塔结构,上窄,下宽!”

黎晓推门进第一个房间,照了照,就看到了两张写字台靠墙摆在一边,四周还有几个档案柜。

“这里似乎是一个办公室,可办公室怎样建在这么一个太阳都照不到的地方呢?”吴諧走到写字台边,边找边问黎晓。

“等等!老吴,你有没有觉得这写字台摆放的样子,还要这房间里的东西有种慕名的熟悉啊!”看着周围熟悉的布置,黎晓不由一愣。

吴諧皱眉想了想,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这间房间,不就是录像带里霍玲梳头的房间吗?写字台的摆设,柜子的位置,还有这镜子,错不了这就是录像里的那间!”

“真没有想到,当年那批考古队竟然会藏在这疗养院的地下室里。”黎晓感慨道。

“既然当年霍玲就在这里,用录像机拍摄过自己,那么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也可能是在这里爬过!”黎晓神色诡异的看着吴諧说道。

吴諧被黎晓看的直发毛,:“你他娘的直勾勾的看着我干嘛,又不是我在这里爬过。”

“嘿嘿,你说如果那个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什么人皮面具,你说他是吴諧,还是你是吴諧?”

“当然我是……”吴諧突然说不下去了,他突然想到小时候爷爷的一些古怪行为,自己从小练得瘦金体,还有个人习惯,难道都是被安排好了的?一想到这里不由浑身冰凉。

黎晓一看吴諧被自己随口一说吓成了这样,不由笑道:“我就是瞎说,你还当真了呢!如果你不是吴諧那这么多年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是谁!这么多年的记忆总不会被人篡改了吧!”

吴諧叹了口气,自己真是魔怔了,可能是受了这里环境的影响!

“好了好了,你别搁哪瞎琢磨了,咱先把这里的谜题给解开再说!

吴諧甩掉脑袋里纷乱的思绪,接着开始翻找桌子上的文件,那些纸都是在灰尘里,一动漫天的烟雾。

黎晓一屁股坐到霍玲梳头的那个位置上去,低头想要拉开面前的抽屉,让他没想到的是抽屉竟然是锁着的,好在柜子是木制的,被他用力拽给扯了下来。

将抽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开始翻找,突然一个老旧工作笔记映入眼帘,黎晓愣了一下,翻开了封面,发现笔记本的第一页上,有一段娟秀无比的钢笔行书:

我不知道你会是三个人中的哪一个人,无论你是谁,当你来到这里发现笔记的时候,已经牵涉到事情之中。

录像带是我们设置的最后一个保险程序,录像带寄出,代表着保管录像带的人已经无法联系到我,那么,这就代表着我已经死亡,或者”它”已经发现了我,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

这本笔记里,记录着我们这十几年的研究心血和经历,我将它留给你们,你们可以从中知道那些你们想知道的东西。

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里面的内容,牵涉着一些巨大的秘密,我曾发誓要把这些带入到坟墓之中,然而最后还是不能遵守我的诺言。这些秘密,看过之后,祸福难料,你们要好自为之。

陈文静

1995年9月

“我艹!!!老吴!找着了!”

看到末尾的署名,黎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激动的喊到!

“什么找着了?找着什么了!”

吴諧飞快的转身过来,问道。

“陈文静!天哪!给我寄录像带、的人竟然是她!”吴諧也是震撼不已。

这是一本很厚的笔记,写满字的足有二十六七页,全是密密麻麻的字,写得极其工整,还有很多的图画,好像是一本工作笔记。

“你看这幅草图,这是一条巨大的龙脉啊!

这里是长白山云顶天宫,

还有这里瓜子庙七星鲁王宫,

陈皮阿四去过的卧佛岭天观寺佛塔

西沙海底沉船墓,天哪!”吴諧看的头皮麻,倒吸冷气!

“这难道这就是汪臧海定的那条大龙脉的每一条山脉的走势脉络图吗?而线条上每一座墓所处的位置就是山脉上的宝眼?这汪臧海真他娘的神了!”黎晓震撼的无以复加,难以想象真的有人的风水造诣达到如此之深的程度!

“你看那里!”

吴諧指着草图上一处条线之外的空白处,说道,在那六条虚线外,独立而孤单地处在整个图形大概正中的位置上,有一行小字:

柴达木–塔木陀。

“塔木陀?这是哪里?难道也是一个古墓吗?”

接下来,两人将整个笔记全都看了一遍,其中记载最重要的就是关于这塔木陀的记载:

第一条就是,洪武二十九年,卫四十六人,士十二人,马匹一百二十六,珍珠十斗,黄金三十斤等,使塔木陀。

上面写着,他们在研究汪臧海期间,发现了“塔木陀”这个地方,而这个地道好像和长白山的青铜门有关系。

然而让黎晓感到震撼的是下面的一段话:

1993年6月18日,历时三天,我们终于抵达了青铜门,在那里我看到了终极!

“老吴,没想到陈文静他们竟然进入过那青铜门里!这群人真是神通广大!”

吴諧依旧沉浸在笔记之中,没有理财他,黎晓讨了个无趣,不由摸了摸鼻子接着看下去。

陈文静他们进入了青铜门之后,决定寻找”塔木陀”。

1995年2月8日

他们找到一个叫定主卓玛的女向导带领进入了戈壁,进入了这个叫做”塔木陀”的地方。

两人用了半个小时才将这本笔记看完,吴諧久久不语。

“老吴,你感觉到没,这本笔记好像就是要让你知道”塔木陀”似的!”

的确,吴諧心里也有这种想法,这里面许多事情都草草记录,只有这个“塔木陀”用了大量的篇幅记载。

“你说这塔木陀和青铜门会有什么关系呢?让我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还是说原本这个磁带就是寄给我三叔的?毕竟陈文静和三叔曾经是恋人关系。”吴諧将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

黎晓回答不上来他的问题,也没人能回答出来,毕竟就连吴三省对他都有所隐满。

也许是蹲久了,吴諧只觉得头脑一片眩晕,只好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当他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桌子时,不由打了个寒颤。

只见原本空空的桌子的对面,就在两人全部心神都被笔记本的内容吸引之时,竟然无声无息的多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坐在椅子上,两只细长的手臂在头侧滑动,动作诡异异常。

一瞬间吴諧浑身起了一层白毛汗,整个身体都不由哆嗦起来。

黎晓察觉到吴諧的异常,不由抬头看去,顿时也愣住了,随即大声喝道:

“你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