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石棺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116字
  • 2022-05-05 20:55:07

306号!

“就是这间了!”

“铛铛铛!”吴諧习惯性的敲了敲门!

“这里又没人!你敲个蛋,矫情!这要是真有人来给你开门,咱们恐怕就得考虑跑路了!”黎晓很是无语。

吴諧也被自己的举动给蠢到了,不由莞尔一笑,掏出了钥匙,往门口的钥匙孔里一插,”咯嗒”一声,门就开了。

推门而入,就见这房间不大,里面很黑,散发着很重的霉味。

黎晓将手电光开到最大,房间里的东西就一目了然。

一张小床放在角落里,霉变的气味就是从这床上来的,床上的被子都已经腐烂成黑色了,在床的边上,有一张写字台,那种老式的抽屉柜。

“这地方看来真的很久都没人住了,你说就这么个破地方,能有什么?张启灵这家伙也真是的,邀请人过来也不准备些东西款待!”黎晓东张西望,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

“虽然署名是闷油瓶,但寄东西的人不见得是他。”吴諧摇头。

“也对,他才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说不定他现在正在青铜门里带着那些阴兵做早操呢!”

吴諧开始翻找那写字桌的抽屉,把抽屉一只一只地拉出来,不过里面基本上都是空的,只有几张发霉的旧报纸。

“抽屉里啥也没有,难道是藏在了床上?”

“得了吧,你也不看那一坨都烂成啥样了!要找你自己动手,我才不碰呢!”看着那堆腐烂的棉絮,比腐烂的尸体都恶心,黎晓坚决不去触碰。

“那你去找找那柜子,床就交给我!”

“得嘞!”

黎晓屁颠屁颠的去查看那一人多高的大柜子,不过这柜子都上了锁,这难不倒他,只见黎晓单手握住锁头,用力一扯,谁层想看着高大结实的柜子,内里已经腐朽不堪,一扯之下竟然整个柜子都四分五裂,溅起无数灰尘!

“咳咳!咳咳!呸呸!”

“咳咳!你这家伙!咳咳!”

两人连忙捂着口鼻,退出了房间,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房间里飘着的灰尘才消散。

“老吴!你看,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让我给找着了!”黎晓一拍吴諧的肩膀,兴奋的说道。

吴諧看向原来柜子所在的地方,原本空空荡荡的墙壁下面,竟然有一个黑幽幽半人高的门洞,连着一道往下的水泥阶梯,不知道通向哪里。

“这里竟然有一道暗门,有人用柜子当成掩护挡住了它,这么隐蔽的暗门下面一定有我们要找的答案!”吴諧也很兴奋,找了这么久终于走线索了!

“哈哈!任你奸滑似鬼,还不是被本大爷给找着了!”黎晓得意的说道。

“别得瑟了,赶紧下去吧!”

两人探进暗门,顿时一股奇怪的味道从下面传了上来。

“这味道,嗯?嗯?有点熟悉啊!”黎晓一时间想不起来在那里闻到过。

吴諧抽了抽鼻子嗅了嗅,果然在浓烈的霉味之中有一股特殊的味道。

“果然有种不寻常的味道,小心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吴諧慎重的说道。

黎晓小心的试了试,虽然踩在上面“嘎吱”作响,但楼梯还是承受住了。

吴諧探头往下看,阶梯深不见底,而且有曲折,显然长度颇长,不知道是通向一楼,还是那里。

刚下去一层楼左右的距离,一股阴冷的风从下面吹了上来,冷得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吴諧摩挲着手臂,:“怎么突然这么这么冷?”

“这下面会不会有座古墓呢?”

“不可能吧?”

黎晓总觉得下面黑暗处,有一双一眼一直盯着自己,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同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继续往下前行,阶梯转了一个弯,脚步出现了回声,又往下走了一层,阶梯继续转了一个弯儿往下,仍旧黑漆漆的看不到底。

“老吴啊!不对劲啊!我们现在应该处于一楼,可这下面还不见底,这下面不会真的是古墓吧?我可听说以前的盗墓贼,但凡是发现大墓,会以盖寺庙道观,或者房屋以掩人耳目,从而长期作业!”

吴諧摇了摇头,:“应该不可能,这里以前应该是一座地下军事掩体,我记得在杭城有一个著名的704公馆,也是以疗养院的名义修建的,其实里面机构纵深,神秘异常,据说地下面也有巨大的建筑,用来应对紧急情况。”

“不可能吧?”黎晓表示不信,:“你看这暗门的样子,这么一个简陋的门洞,怎么可能是军事要塞?也忒寒酸了吧!”

两人边走边讨论,不知不觉间又下去了两层,终于阶梯到这里就中止了,阶梯的出口就在面前,外面似乎有一个很大的空间。

吴諧照了照出口两边,发现这是一个水泥加固过的地下室,非常的简陋,潮气冲天,地上还铺着青砖,四周空空荡荡。

“老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吴諧顺子手电光看去,不由一僵,:“你果然和胖子一样都是乌鸦嘴!”

只见地下室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横倒在地上,那竟然是只巨大的纯黑色的古棺。

“他娘的,这里怎么会有一具棺材,一座20世纪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疗养院,怎么会有一具古棺?”吴諧觉得脑袋都不够用了。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黎晓上前摸了一把,上面有细细的花纹,冰凉刺骨,像是石棺,起码得有五六百面的历史。

“老吴,你看,棺椁的盖子上,有敲凿损坏过的痕迹,盖子和椁身的缝隙里也有撬杆插入的迹象,看来我们并不是第一批发现这石棺的人!”

吴諧看着和环境格格不入的古棺,:“会是谁将这棺椁搬到这里来的?还寄了录像带、地址和钥匙将我引到这座破旧疗养院里来,又是为了什么?”

吴諧推了一下石棺的盖子,石棺纹丝不动,显然不是一个人能够打开的。

“那个老吴,你自己啥体质不清楚吗?现在情况不明,咱能不开棺最好不开,先找找!”黎晓很担心又被吴諧开出个大粽子来!

“我怎么了?……”说着吴諧自己都心虚起来,细数这几次下墓,好像每次都能碰上尸变得大粽子,别的盗墓贼可能一辈子都碰不着的东西,对自己来说倒成了家常便饭,诶!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