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灯下黑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86字
  • 2022-05-05 20:55:19

吴山鋸!

对于阿柠所说算不算人的事物,三人都很感兴趣,于是迫不及待的驱车赶了回来。

昨天买的老式电视机连插头都没拔,正好排得上用场。

黎晓将带子放进去,雪花过后,出现了一间老式房屋的内堂。还是熟悉的黑白画面,只是这回房间的模样已经变了,不再是霍玲那狭小的房间,这次空间大了不少,而且光线充足!

“这和你们看过的那盘录像带内容一样吗?”胖子小声问道。

在路上吴諧把昨天也收到两盘录像带的是和胖子说了。

黎晓摇头表情不是,示意胖子继续往下看,持续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画面一直没有改变,还是略显昏暗的房间。

胖子性子急,忍不住转向阿柠:“我说你是不是耍我们?故意找了一个监视的画面消遣咱们?”

阿柠不理他,只是认真的盯着吴諧,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胖子见没人理自己,就想出去转转被黎晓一把按住,示意他别走开,胖子无奈的坐在那显得极度的不耐烦!

这时,阿柠突然正了正身子,做了一手势,三人顿时来了精神,知道正片开始了!

果然屏幕上,内堂之中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正以诡异的姿势向房间过来。

为什说是诡异的姿势呢,原来这个人不知道是男是女,蓬头垢面,身上穿着犹如殓服一样的衣服的人,正在地上爬!

三人屏住呼吸,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个诡异的人无声无息的爬过了屏幕,消失在了另一边。

阿柠按着遥控器,把带子又倒了过去,然后重新放了一遍,定格在那人出现的画面:“这后面就没什么了,有意思的就是这里,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话是这样问,可她的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吴諧。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胖子摸不着头脑,:“不就是一个残疾人士,在地上爬吗?有什么可奇怪的?难道这人还能是你们谁的亲戚不成?”

“我也不知道?原本以为出现的还是霍玲,没想到还成了别人!”黎晓抑郁道。

“真的没什么熟悉之类的感觉。”阿柠又问了一句。

吴諧摇头,表示啥感觉都没有。

阿柠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吴諧好久,才叹了口气,道:“我们看第二卷,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说着第二卷带子也放了进去,这次直接快进到十五分钟的时候,她看向吴諧,道:“你……最好深呼吸一下。”

“你可别门缝里看人——咱天真可是上过山,下火海,入过地的,什么没见识过!”胖子不满的说到。

吴諧不去理胖子,看着阿柠戏谑的眼神,心里顿感接下来可能大事不妙啊!

这时摄像机的镜头开始震动,似乎有人在调节它,接着,一张脸从镜头的下面探了上来。

刚开始对焦不好,靠得太近看不清楚,但接着,那人的脸就往后移了移,一个穿着灰色殓衣一样的人出现在镜头里,与此同时一道光线照在了那人的脸上。

顿时三声倒吸冷气的声音传来,

与此同时,刷刷两声,黎晓胖子两人猛地转头看吴諧。

“天真?”

“老吴?”

吴諧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背脊直上到脑门,同时张大了嘴巴,:“是我?怎么可能是我呢?这不可能!”

屏幕上,犹如疯子一样的人,他的脸非常熟悉,竟然和吴諧一模一样。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来找你的原因。”阿柠轻声说道。

吴諧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

“天真这个人是你吗?”

吴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摆了摆手示意让自己先冷静一下。

黎晓问阿柠道:“这东西是从哪里寄过来的?”

“青海的格尔木”

“果然是从来同一个地方寄过来的,这带子上的编号和霍玲那盘很接近,应该是差不多的年代!”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胖子问道。

阿柠摇头,“唯一的线索就是吴諧这张脸,所以我才来找你。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吴諧苦笑,我他娘的知道个啥啊,吓都给吓死了。

黎晓宽慰他道,:“可以肯定这不是你,这录像带拍摄的时间,和霍玲的那带是一样的,那时你才几岁,不可能长这么大的!”

吴諧苦笑:“这人肯定不是我!”

胖子脑洞大开问道,:“你老爹会不会在外面有那个啥了?”

“胖子别胡说,吴叔叔这种老学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黎晓突然想到《天龙八部》里阿朱易容成乔峰的模样,狐疑的说道:“你说会不会是易容,人皮面具之类的?”

胖子一拍大腿:“对对对……人皮面具,会不会是有人看中了你这张脸,所以拍个带子来逗逗你?”

“这不可能!人皮面具,随便做一个很容易,但是要做一张特定的人皮面具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对这个人的面部所以特征了如指掌,而且你本来的面部轮廓还得和他很相似!”阿柠缓缓道来!

“阿柠说的对,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孩子,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十几年后的模样?这不可能!”吴諧也摇头否决。

几人商量个半天,也没个结果,阿柠接了个电话说公司有事就走了。

晚上,庖丁山庄,瀛洲苑。

黎晓,吴諧,胖子围坐一桌,胖子笑道:“你说给阿柠那娘们寄这录像带的会不会也是小哥?”

“你别问我,我也不清楚,你帮我思考一下,为什小哥会寄一盘和我无关的录像带给我呢?”吴諧问道。

胖子挠了挠头,“你他娘的不是在为难胖爷我吗,我怎么知道……诶!等一下,你是说小哥只给你寄了一盘?可为什么阿柠的是两盘呢?”

“嗐!其实寄给吴諧的也是两盘,只是其中有一盘是空白的,没有内容。”黎晓解释道。

“空的?不应该啊!在胖爷的认知里,小哥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简单的直线,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寄一盘没用东西的事情,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这个原因胖爷我还不清楚!”胖子有理有据的分析。

黎晓脑袋闪过一道白光,不由就轻笑了出来,:“我好像明白了,胖子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你知道什么了?快说说看!”

“这件事其实特别简单!还记得那盘空白的录像带嘛?重要的并不是里面的内容,而且录像带本身!小哥这是给我们玩了一套灯下黑!真调皮!”黎晓轻笑道。

“录像带的本身?灯下黑?”吴諧呢喃自语,突然一下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激动的站起来,骂道:“我艹!原来就这么简单!胖子你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