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磁带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285字
  • 2022-04-06 10:35:45

第二天,白梦颜带着郭导,和任嘉仑一起参观了黎晓的家,占地近二十亩的规模,着实将两人震撼到了。

期间还发生个小插曲,当时管家林叔接待两人时,郭导一眼就相中了林叔,觉得无论是气质还是年纪都十分合适,希望他可以客串一下剧中男主角管家的角色。

最终在白梦颜的撒娇卖萌,死缠烂打之下,林叔只好同意了下来。

几人商定好一些细节方面的条款,黎晓安排林叔收拾出一些房间,供剧组使用。

第三天剧组入场,黎晓也观摩学习了一下,不得不说林叔整个一本色出演,就连郭导都赞叹不已。

时间如流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剧组的进程特别顺利,最多半个月,所有大宅的戏份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而黎晓和白梦颜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就差最后一层窗户纸。

这一日,黎晓正和白梦颜吃着特意准备的爱心午餐,吴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就说了一句话:“出事了!速来!”

挂断电话,黎晓眉头微皱,吴諧这家伙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到底什么意思?

白梦颜看着黎晓皱眉,问道:“谁的电话?出什么事了?”

“你另一个小弟!吴諧的电话,那边好像出了些问题!”

一听是吴諧,白梦颜眼睛一亮,她还记得吴諧小时候特别清秀,像个女孩子一样,至于小花,小时候那完全就是个女孩子。

“你也要去?待会不是还有戏吗?”

“是哦!好可惜啊,好想看看小吴諧长成什么样了!”白梦颜皱着可爱的眉头说道。

黎晓告别白梦颜,和任嘉仑郭导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吴山鋸。

吴山鋸!

吴三省已经出院,现在就住在吴山鋸方便吴諧照顾他,黎晓一进大厅就看到了吴諧吴三省叔侄两,正在那捣鼓一个老式的录像机。

“三爷好!”黎晓对着吴三省招呼道。

“叫什么三爷,见外了不是,叫三哥,论辈分咱俩是平辈。”吴三省不悦的说道。

黎晓看着一脸尴尬的吴諧,说道:“还是叫三爷吧!不然吴諧还不得和我拼命!”

“他敢!你本来就比吴諧大一辈,应该管你叫叔叔!”

“三叔,人黎晓都不在意,咱们还是各论各的。”

“对了,老黎,这次找你来是因为闷油瓶寄了两盘磁带过来。”吴諧不可思议的说到。

黎晓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张启灵那家伙不是进了青铜门了吗?他出来了?还寄了两盘磁带?是记录青铜门里面的东西吗?应该不可能,他进去的时候也没带摄影机啊!

这时,吴諧递过来两盘磁带,黎晓看了看,发现没什么特别的,又拿过快递包裹一看,收件人吴諧,收件地址吴山鋸,这个也没问题,可当他看到发信地点这一栏,不由一愣,只见上面写着:青海格尔木。

黎晓惊讶的说道:“青海!好家伙,这青铜门在长白山,格尔木在大西北,张启灵这家伙什么时候去了那里?难不成他会移形换影?”

吴諧摇头说道:“我查过了格尔木的一些资料,这个格尔木是一个新城市,四周全是戈壁,除了沙子就是石头,我真想不出来这录像带里会是些什么。”

“好了!”那边吴三省将电视机和录像机接好,对两人叫了声。

电源被打开,吴諧随意挑出了其中一盘放了进去,很快,屏幕上闪出了雪花,三人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机里的雪花,就这样二十分钟过去了,电视机里还是一片雪花。

黎晓实在忍不住了急躁着说道:“二十多多分钟了,咱们快进吧!”

“不行,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线索。”吴諧坚决不同意,就这样三人又顶着电视机里的雪花看了十分钟,直到录像带播完还是一片雪花,没有任何画面。

“这他娘的,张启灵这家伙是在消遣我们吗?寄了盘空白的磁带干什么?”黎晓忍不住的气道。

吴三省拍了拍他笑着说道:“年轻人,不要那么心浮气躁,多有空多喝喝茶,下下棋,这样才能控制情绪。”

“下一张磁带要是还这样,我可要咬人了!”

吴諧将另一盘磁带放了进去,这次很快,雪花只是闪了十几秒,就有画面播放了出来,看到有了画面,三人不禁都坐直了身子。

画面是黑白的,显示的是一间老式的木结构的房间,画面里有一张相当老式的写字桌,看着有点像革命电影里的老家具了,上面堆满了东西,文件、台灯,还有一部电话。

画面一直显示着这些东西,大概十几分钟的时候,一下子,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房间里闪了过去,紧接着一张女人的脸就凑到了画面之中。

原本正聚精会神盯着画面看的三人,被突如其来的女人吓了一跳,吴三省好像认出了什么,一下子紧张起来,他走上前去,几乎贴到电视屏幕上了。

那女的出现在屏幕上后,伸手调整摄像机的角度,那女人的整个面目就直接贴近了电视机,女人相当年轻,长相很乖巧,眼睛很大。

吴三省和女人对视的一瞬间,突然浑身一抖,一声大叫连连后退,一下子撞到了沙发上,吴諧忙去扶他,只见他指着电视里那张脸,发着抖大叫:“是她!霍玲!是霍玲!”

黎晓都给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心说:这就是你说的多喝茶,控制情绪?更让黎晓惊讶的是电视画面里的女人,这个女人竟然是霍玲?

此时屏幕上那女人已经调整好了摄像机,对方着镜头开始梳头发,她梳的很慢,一下一下,仿佛生怕把头发梳掉下了似的。

此时吴三省逐渐冷静了下来,但是脸色已经铁青,他手死抓着沙发的扶手,浑身轻微地发抖,显然十分的紧张。

“这女的叫霍玲?下海底墓的那个霍玲?”吴諧不放心,还问了一下他。

吴三省一点反应也没有,仍是死死地盯着电视画面,大约有二十分钟,她才停下手来,重新扎起马尾。

紧接着画面一转,霍玲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套,接下来匪夷所思的画面就出现了,她又跑到了摄像机前对着镜头梳了起来!

“三爷!这霍玲莫不是有些痴傻?怎么总是在梳头?”

随着黎晓话音刚落,霍玲又换了一身衣服跑了出来,第三次对着镜头梳起了头发。

吴諧被这诡异的画面给吓着了,磕磕巴巴的说道:“这个……霍玲究竟是干什么的,这也太夸张了,难道她要自杀了?准备死前换一套满意的衣服?那也用不着拼命梳头啊!”

就在这时候,突然画面一停,黑白的屏幕上,顿时定格了那张特写的面孔。

吴三省脸色铁青,嘴唇发抖哑声道:“天那!她也没有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