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犀角烛照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46字
  • 2022-03-01 20:20:22

“我们身边有鬼?”

看着黎晓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几个字,又用唇语来说,怕那鬼听到的模样,吴諧差点没笑出来,好不容易才控制好情绪。

潘仔、胖子此时完全被黎晓的表情所感染,面露惊恐,胖子咽了咽口水轻声低语:“你确定吗?这看不见摸不着的,该怎么办?”

“你说这鬼,有没有可能就是我们面前这几具干尸中的一具,他不甘心放着这么多的财宝,所以死了也不愿别人带走这里的财宝?”潘仔轻声问道。

黎晓点头道:“这很有可能啊,听老人说有执念的人死后才会化作鬼,它们一直徘徊在死亡的地方不愿消散!”

于是几人把目光都投向了顺子背着的他的父亲,顺子忙摆手道:“各位老板,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呀,不可能会是我父亲,我爹自然不会拿我的性命开玩笑的!”

这时黎晓突然凑到吴諧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吴諧一脸你却定的表情看着他。

黎晓对吴諧郑重的点了点头,示意听我的没错。

此时吴諧感觉太荒唐了,不过已经走投无路了,什么事情都要尝试一下。于是便走到尸体之前,然后用废纸折了几个金元宝,给他们每人都烧了一些,一边烧一边磕头:“我是吴三省的侄子,找我三叔有急事,你们哪位在施法,请笑纳纸钱之后就放过我们吧,我保证出去以后一定把你们都带出去,让你们都能回家!”

胖子,潘仔都被吴諧的骚操作给惊的目瞪口呆。

黎晓看着吴諧烧完纸后,便四处看了看,结果周围一点变化都没有,尸体也没有变化,意识到没用,不由挠了挠头心说:怎么没用呢?难道不是他们在搞鬼?

吴諧做完一切后,看着周围没什么变化,不由羞耻的捂住了脸。

胖子憋着笑,肩膀一抽一抽的道:“看来人家是正直的鬼,不稀罕你的金元宝。”

黎晓瞪了胖子一眼,安慰道:“天真咱们的做法肯定是对的,可能是人前辈觉得咱们的孝敬少了点,看不上。”

吴諧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上了黎晓这个家伙的当,做出这么羞耻的事呢?深呼吸平复一下心情:“你们谁有什么办法,偏方也行,有能看到鬼的没有?”

潘仔道:“我炊事班的一个老班长说过,只要在眼晴上涂上牛的眼泪,就能看到鬼了。”

胖子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靠点谱?这里他娘的的是古墓,上那找牛去?”

“不,也许不需要牛的眼泪,也能看到,就是需要胖子你牺牲一下。”吴諧不怀好意的看着胖子。

胖子哆嗦了一下,:“你该不是想杀了我,让我的灵魂去和鬼谈判,我可不干!”

吴諧给了胖子一巴掌:“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要你的摸金符用一下。”

“你想干什么?”胖子捂住胸口:“这可是真货,弄坏了你陪的起吗。”

黎晓一把从胖子手里把摸金符抢了过来,递给了吴諧道:“这是个假货!”

“假的?你确定?”

“自古有一个传说,叫做‘犀照通灵’,你听说过没有?你这摸金符是犀牛角做的,并不是穿山甲的爪子,是个假货!”吴諧给胖子做了个科普!

胖子大怒:“妈的!我说这几次下墓怎么这么倒霉呢!害的胖爷我还以为是命犯太岁,特意去青山寺求了一道符,还花了我一万大洋,原来是老金这个王八蛋拿了个西贝货骗我,等我回去一定砸了他的店铺!”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忘川之畔,与君长相憩,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寸心无可表,唯有魅一缕,燃起灵犀一炉,枯骨生出曼陀罗。说的就是这犀角可通灵!”说着吴諧拿出了无烟炉,就将摸金符放到上面焚烧了。

一开始还烧不着,后来就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散发出来,绿色的火苗中闪烁出奇异的光亮。

吴諧举起这一只无烟炉,举高让它照亮到尽量多的地方,几人四处转头,寻找四周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刚才没有的东西。

“也许那鬼躲的远远的。”顺子道。

黎晓摇头:“不会,传说如果是鬼打墙,鬼是趴在人的背上,蒙住人的眼睛。”

几人又看了看各自的背上,仍旧什么都没有,胖子喃喃道:“他娘的!浪费我的摸金符,传说果然不靠谱。”

潘仔也泄下气来:“看来这一招也没用了,恐怕也没有鬼,这一次恐怕真的要歇菜了。”

就在此时黎晓感觉到衣服里有异动,原本喝足鲜血陷入沉睡的金甲突然醒了过来。

黎晓对几人做一个禁声的手势,吴諧等人一愣,就见金甲从黎晓的衣领里钻了出来,它抖了抖身子,竟然从背上张开了一对透明如同蜻蜓的翅膀。

它好像发现了什么,两只触角不停的在空中抖动,随后翅膀抖动“嗖”的一声化作一道金光飞进众人头顶的黑暗之中。

吴諧则一点一点把手里的犀照灯举高,墓室的顶部极高,此时抬头看房顶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但是在犀角绿油油的光照下,几人隐约的看到在墓顶上的黑暗中竟然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黑色小孩。

胖子慑手镊脚的把枪端了起来,哆嗦着问道:“是不是……这个东西?”

黎晓摆了摆手让他别轻举妄动,伸手拿过炉子挂到胖子的枪杆子上,一点一点顶了上去。

随着炉子的靠近,墓室顶部也越来越亮起来,那黑色的“小孩”也越来越清晰起来,“小孩”的脑袋越来越大,慢慢整个黑色的影子变成了一个巨头胎儿地样子。

胖子对这玩意可以说是记忆深刻,上次就差点死在这玩意手里,这次又差点被它搞得精神分裂,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就要开枪干掉它。

黎晓一把攥住胖子的手腕,示意他等一下。

金甲就像是发现了美味,飞到尸胎的面前头顶的触角欢快的挥舞着。

尸胎也发现了金甲,好像遇见了天敌似的,发出一种类似于婴儿的尖叫声,闪电一般向着墓室门后的黑暗中逃去。

“我操…竟然跑了?”胖子叫道。

“不能让它跑了,不然我们还会中招!”吴諧大叫道。

金甲一见到嘴的猎物竟然还想跑,不由发出一声低鸣,“嗖”的一声金光一闪就越过了尸胎到了墓室门口,张开口器吐出一团东西。

几人眼看着尸胎就要跑出墓室,爬起来就狂追过去,刚到墓室门口,黎晓只觉一股十分危险的感觉传来头皮发麻,忙一个急刹车,瞬间停下身形张开双臂将身后的几人拦了下来!

“停下干嘛?快追啊,不能让它跑了!”胖子叫道。

黎晓摇头道:“不能再向前了!不然会死人的!”

“什么?”

就在几人不解的目光下,刚跑出墓室,来到墓道里的尸胎,如同被刀切割过的豆腐一样,变成了数十块肉块散落一地,绿色的血液洒的到处都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