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海猴子出现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15字
  • 2022-05-04 18:26:47

那边吴諧正在专心致志的研究刚得到的笔记本,这边阿柠好像发现了正在用力的清理角落里的一个隔间!

阿柠一边清理杂物一边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不要怕,不要怕,我马上放你出来。”

黎晓看着阿柠不由问道:“阿柠小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阿柠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依然在用力的掰扯着阀门。

黎晓发觉阿柠不对劲不由靠了过去,正当这时阿柠头发里闪电般伸出两只枯手,抓住那如同方向盘似的阀门就开始发力,那怪手力气极大,附着在铁皮门上的海锈发出碎裂的声音。

难怪掉下来的那怪手不见了原来藏到她头发里去了,黎晓轻咬指尖,刚要准备上去救下阿柠。

这时候那旋转锁就已经松动了,阿柠连转几圈,正准备把那钢门拉开,里面突然一声巨响,从门里冲出大量的水,那门就直接被水撞了开来,一下撞在她,竟然把她撞得飞起来。

黎晓一看不妙,急忙伸手接住飞来的阿柠,用手拨开阿柠的头发就看到一张类似人五官的鬼脸正紧紧的吸附在阿柠的脖颈上,而那两只鬼手正是从鬼脸的两边张出来的。

那边正在研究笔记的吴諧也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吓了一跳,连忙将笔记收好跑了过来。

“她这是怎么了”吴諧忙问道

黎晓:“她这是中邪了,这东西叫鬼面镰,很邪性。”

说着把血滴在了酷似人脸的肉团上,刚粘上黎晓的血那紧紧吸附在阿柠脖颈的鬼面镰顿时变黑脱水干瘪了下去从阿柠的身上脱落下来。

吴諧不由咋舌:“老黎你这宝血不仅能祛虫当杀虫剂使,还能驱邪当符咒用啊!”

黎晓不去理会吴諧的打趣看着昏迷不醒的阿柠说道:“我们得要快点离开这里,她这么躺着也不是个事。”

吴諧还想说几句突然脸色一白结结巴巴的说:“老老老黎,那……是什么!”

黎晓回头一看,正看见一张长满鳞片的巨脸,从那门后面探出来,直直盯着他看。

这张狰狞的巨脸几乎有篮球那么大,身体还躲在那铁门后面,不知道到底是个多大的东西,从甲板的破洞里照过来的光线并不十分明亮,无法看清楚它的五官,也不知道是鬼还是什么动物。只觉得这张脸鬼气森森,说不出的诡异。

吴諧两腿发软艰难地退了几步,随即想到阿柠还躺在地上,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于是把手插在她的腋下,慢慢往后挪去对着黎晓小声说:“老黎,这个怪物交给你了,阿柠就交给我吧!”

黎晓回头看着吴小邪已经拖着阿柠远远的走开了不由暗骂一声没义气。说着抽出龙雀朝着那怪物冲了过去。

那怪物看着黎晓冲它过来,突然发出一声极其凄凉的叫声,一矮身就扑了过来。

黎晓反应非常了得,马上一个下腰躲过了第一击,反手一刀就砍在了那怪物的肩膀上,怪物发出一声闷哼,肩膀上已经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疼得它一下子跳到船壁上。

海猴子非常机灵,看出了黎晓的厉害,不敢再扑上去,佯装扑了一下,然后突然几个闪电般的蹦跳,越过黎晓,直接窜回到那个铁门里。

黎晓赶紧追了上去,吴諧也跟他后面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船底有窟窿正在不停地往里面进水,那怪物已经从那个破洞钻了出去。

黎晓不由骂道:“算你个龟儿子跑的快,不然把你烤了吃。”

吴諧看着这洞说到:“这必然是当年出事时的破口,就是这个口子导致了这艘船沉没的。”

黎晓:“先别管它了,我们快走,这船要断成两节了。”话音刚落这个时候船整个身体已经发出要断裂的呻吟声。

两人迅速回到原先掉落的夹板下面,吴諧看着有三米多的夹板不由问道:“还有一个阿柠昏迷不醒,我们怎么上去!”

黎晓看了吴諧一眼伸出双手一发力大叫一声“走你”吴小邪就像一块破麻袋被扔了上去。

吴諧惨叫一声便被扔了出来,摔在了夹板上,不由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老黎,不知道温柔一点嘛!”话音刚落回应他的是一个美丽的小姐姐飞身压在了他的身上。

黎晓纵身一跃落在了夹板上面拍了拍手对吴諧说到:“你敢当着我大爷的面说嘛!”

吴諧被噎个半死因为黎晓他大爷正是他老爸。

这是鬼船就发出一声凄凉的扭曲声,好像某个巨大的部分变形了,黎晓忙看了一眼船仓。果然是龙骨断了。

龙骨一断,船身必然回开裂,这么一艘船,一个裂口就已经非常致命了,那水几乎就是飞一样进来,估计不要五分钟这船就彻底没顶了。

吴諧紧张的脸色发白,说道:“我们的船来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再说。”

黎晓回头一看,两人先前坐的那只渔船已经跟得很近,但是还没有靠上来,船上张秃头挥着手,大叫:“你们怎么样?”

黎晓背起阿柠,对着那渔船招了招手,那渔船上欢呼了起来,然后发动机器向我们靠了过来,上面几个渔夫在那里兴奋地大叫,真想不明白他们刚才还吓得像团泥一样,这些单纯的渔民果然和我们不一样。

那鬼船因为进水,速度已经慢了下来,我们的船靠过来之后,胖子张秃头他们手忙脚乱地把那阿柠抬回到船上去,然后赶紧把锚搬回来。那个船老大大叫:“开船开船,我们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个时候海面上已经平静了下来,天上的黑云虽然还在,但是已经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阳光从那云和云的缝隙里照射下来,天空显得非常魔幻。

回到船上吴諧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没一会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黎晓却兴致勃勃的和胖子船老大他们吹起了牛皮,把自己吹的天上少有地上没有,听的胖子他们一愣一愣的。

船只在众人欢欢声笑语中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