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尸体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74字
  • 2022-02-16 20:01:28

“这具尸体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吴諧问道。

黎晓就把顺子父亲十年前队伍带入长白山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是说顺子现在看着的那具尸体,有可能就是他的父亲,所以他才会出现如此紧张的举动?”吴諧问道。

黎晓点了点头。

“又是考古队?你说和二十年前三叔他们的队伍有没有关系?”吴諧突然问道。

黎晓不确定的说道:“应该不是一批人,不然死了这么多的人,社会上多少会有报道,而且三爷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顺子激动了片刻后,人也放松下来,恭敬的给他的父亲磕了几个头,又把遗体整理好遗容。

胖子和潘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顺子对着尸体又是磕头又是整理遗容,冷汗直冒,直呼变态。

黎晓又把事情和他们一说,听的两人感动不已。

几人整理了这些人的背包,看看背包里还什么东西都有。翻出来的东西有笔记本、铅笔、牛筋绳索、行军帐篷、老式手电、老版瑞士军刀,老式打火机、酒壶、医药盒子,军用指南针等等等等。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他们的身份,最主要的是,没有一个人带了身份证。

胖子奇怪道:“这些人设备齐全,虽然没咱们先进,但也不至于都死在这里呀?难道是舍不得这里的宝贝?不愿意离开?那更不对了,人都死了要钱有什么用?”

黎晓沉声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包里都没有食物?”

几人看了看地上全部都是装备,果然都没有食物,就连腐烂的残渣都没有。

吴諧一个激灵奇怪道:“真的没有食物,那他们难道是……吃光了食物,在这里饿死的?不对呀就算没了食物只要有水,还是可以坚持七八天的,难道他们这么久都没能走出去吗?”

“不对!”黎晓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被困死在这里的。”

胖子叫道:“不可能!那么大的门就在那里杵着怎么会出不去呢?”

吴諧好像也想到了什么,忙跳起来跑上金器堆去照进来的墓门,看到那墓门却还在,没有消失,这才松了口气。

胖子知道吴諧在担心,会出现海底墓穴中那种情况,对他道:“天真你放心,这一次胖爷特意带了炸药在身上,就算遇上那种情况咱们也能炸条路出来。”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这些人是见财起意,其中有人想独吞这批财宝,从而导致他们自相残杀?”潘子问道。

胖子一拍大腿叫道:“对呀,很有可能!这里的财宝不可估量,财帛动人心。”

黎晓问顺子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父亲带的探险队是几个人?”

“好象只有七个人,我母亲说父亲临走是和七个人一起出发的。”

胖子数了数这里的尸体皱眉说道:“那这里一共6具尸体,还有至少两个人不见了,说明有两个人出去了,会不会就是他们把这些人杀掉的?”

吴諧随即摇头表示否定:“你看这些人身上和周围一点也没有打斗的迹象,如果是自相残杀的话,尸体的分布应该是分散的,你再看他们临死时候是蜷缩在一起,这说明至少他们是自然死亡的。”

这些尸体越看越让人觉得,有一种预感,仿佛这堆金山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注视着众人,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

最后还是黎晓将几人唤回了神:“现在可不是纠结他们死因的时候,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听了黎晓的话,他们才醒悟过来,

胖子有点不舍得说道:“那这些东西怎么办?”

吴諧无语:“你随便拿几样走就足够你过半辈子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就算让你搬你搬的走吗?”

胖子看着那几具尸体,也有点犯怵,知道不能因为在继续逗留在这里了。

几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动身继续前进,顺子坚持要把他父亲的尸体带出去,用背包袋子把尸体背到了身上,用他的话说,既然找到了就没道理让他继续埋在这里。

几人最后看了一眼金光璀璨的金山玛瑙堆,狠了狠心,又鱼贯走出了墓门下的炸口。

才一出墓门,黎晓不由“嗯”了一声。

闷油瓶不在,黎晓就成了几人唯一的主心骨,几人当下就觉得不妙,忙打起手电四处一照,不由就一身白毛汗。

外面墓道上的壁画,竟然和刚才走的时候不同了,不知道何时,红色的壁画全部变成了一个个黑色的、脑袋奇大的人的影子。

顺子和潘仔看的膛目结舌,胖子自言自语道:“我操,怎么回事?走错门了?”

“不是!”黎晓立马想到了海底移动的墓室:“是墓道移位了,我们在墓室里面的时候,老的墓道移到了其他的地方,一条新的墓道移动到了这里。“

“这他娘的都能做到?”潘仔张大嘴巴。

“能!”黎晓,吴諧和胖子都用力的点了点头,在汪臧海设计的慕穴中、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看着大变样的墓道黎晓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不见得是坏事,墓道这么一变,那几具干尸为什么会死在这里的原因就明了了。”

肯定是墓道移位,他们又找不到出口,又没有炸药之类威力巨大的武器,这才被活活的困死在这里。

顺子和潘仔没有经历过海底墓,所以不知道其中的玄机,吴諧就给他们解释了墓道变化地原理,他们才醒悟过来,露出了不过如此的表情。

黎晓说道:“汪藏海所设的机关往往都是从心理上影响对手,就像那只玄武磁石,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掉到了下面这一层,咱们恐怕真的灰溜溜的打道回府了。所以这条新出现的墓道,必须要走一走,实在出不去,就如胖子说地,可以先确定一个方位,然后一步一步炸出去,我们现在有炸药,不怕出不去。”

说着就带头走入了墓道中,吴諧他们紧跟其后。这四周的壁画太慎人了,无数大头影子,筒直就好像四周站满了这样的东西一样,让人极度不心悸。

“你们说这些大头影子,像不像尸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