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金山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175字
  • 2022-02-14 18:57:05

“我的妈呀!”

“这次发了!”

这是个比刚才看到的葬酒室还要大上许多的墓室,四根满是浮雕的巨形廊柱立在墓室的四个角落里,墓室的地面上堆着小山一样的金银器皿、宝石琉璃、珍珠美玉,在手电的照射下,流光溢彩,让人不能正视。

“我的姥姥——”潘仔瞪大眼睛,脸都扭曲了。

胖子喃喃细语道:“这他娘的——能买下多少个潘家园?”

干这一行绝大多数的人,见到的都是些破陶罐碎瓷器,能进大墓还能全须全尾出来的,都是这行最顶尖的那一批人。

谁又能想到这小小的边荒弱国的皇陵内,竟然会有如此规模的一座金山。这里的东西,随便拿几样出去,何止是吃三年啊,吃一辈子都行。

吴諧感叹道:“这些大多是中原百姓的血汗,被这帮蛮夷掠夺而来的。”

黎晓拍了拍吴諧的肩膀,:“别在这伤春悲秋了,你得换个思路,将这些原本属于老祖宗的东西,再给带回去,这叫替天行道!”

“老黎说的对,咱这叫替天行道,哈哈哈哈。”说着胖子就已经扑到金山上打起了滚。

那速度叫一个快啊,黎晓从没见过如此灵活的胖子。

吴諧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很多墓葬的金器上都喷着剧毒。当一群盗墓贼经历九死一生,终于见到了金银珠宝,冥器满地,这一刻是他们最激动最放松的时候,许多盗墓贼都死在了这最后一刻。

这边潘仔也冲进金器堆里,抓起了一大把金器,目瞪口呆的看着,反射出的金光照的他的脸都是金色的,如同寺庙里的罗汉铜像。

“放心吧,这上面没有涂上剧毒。”黎晓拍了拍吴諧,也走了进去挑捡起来。

吴諧看几人在金山上撒欢,也安然无恙,知道黎晓说的没错,金器并没有毒,忍不住也上去抓了一把,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让人难以置信,如同置身梦境。

周树人曾说过:人类对于黄金的喜爱,已经写入了基因中,变成了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本能。

纵观历朝历代,北宋的交子、钱引和小钞,元代中统元宝交钞,明代大明通行宝钞,哪怕是后来的法币,无论你是贬值,还是升值,黄金都是硬通货。

这座金山的规模太大了,里面的金银珠宝,瓷器玉器应有尽有,黎晓在里面挑了几件比较有价值的。

一件黄金匕首,手柄刀鞘上镶嵌着数颗宝石,一座翡翠观音像,无论是雕工,还是用料都是最顶级的,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挑挑拣拣十多件,黎晓这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停了下来,因为背包已经放不了。

黎晓收拾好东西看向其他人,吴諧那边还好,如同黎晓一样挑挑拣拣,可胖子那边的画风完全就是狂野派。

只见胖子把他的那些装备都倒了出来,什么都不要了,用力的一把把往包里塞。把包塞满了,又觉得不对,全部又哗啦啦的倒出来,又去塞其他的东西,那模样即滑稽又好笑。

潘仔那边和胖子差不多,拼命的往包里塞,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无论怎么装,马上又会发现更好更珍贵的东西出现在面前,只好学着吴諧,在金山上捡些好的,可以卖高价的。

黎晓感到不对劲,好像少了些什么?何以进来之后就没有听到顺子的声音?下意识的四下张望,看到顺子正站在一座金器堆上,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

黎晓走上前去问道:“在看什么,看到这些黄金不兴奋吗?随便装一点也比你这趟收入高吧!”

顺子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下面,黎晓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发现在几堆金器的中间,竟然蜷缩着几具尸体。

黎晓眉头微皱,这里怎么会有死人呢?

胖子和吴諧看到黎晓两人都呆立在了那里,以为又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过来一看,却是几只粽子。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粽子?”

“难道还有人来过不成?”

几人走下金山堆中的那个凹陷,仔细打量着几具尸体。尸体的皮肤冰冻脱水成了橘皮状,显然已经死去了很久,而且几人的穿着很奇怪,是那种八九十年代的很老式军大衣。

胖子奇怪道:“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人?难不成也是到这盗墓的?那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黎晓摇头,翻了翻那些人的背包和衣服:“看腐烂的程度,这些人也应该在这里死了10-20年了。”

潘仔问道:“会不会是长白山的采药人或者猎户,误进到这里,走不出去死了?”

“不太可能。”

吴諧指着其中一具尸体道:“这具尸体头发这么长,明显是女性。”

胖子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当时披头士,还有那个什么迈克逊,就是那个啊——啊喔太空步的那个。”

“迈克尔杰克逊。”

“对就是他,当时模仿的人还是挺多的,所以留长发的人也挺多,你怎么确定这粽子是女的?”

“你看这”吴諧指了指女尸的耳朵,上面挂着老式的耳环,又指了指女尸的手腕:“这是款女士梅花表,老款式,当时就算市长级别的人也不一定搞的到,这女的来头绝对不小。”

“那他们会不会是以前来这里迷路游客?咱们路上遇见的记号会不会也是他们刻的?”潘仔问道。

黎晓摇头:“记号不可能是他们刻的,在海底墓里就有这种记号,应该和闷油瓶有关。”

胖子疑惑道:“按照天真说的,如果这女的真的来头不小的话,按道理来说当年应该很大才对,顺子你有没有听说过十到二十年间当地有什么轰动的新闻或者小道消息?顺子?顺子?”

叫了两声没听到回应,胖子转头一看,顺子还是呆在那金器堆上,表情十分僵硬的望着这几具尸体。

潘仔轻轻碰了下吴諧,轻声询问道:“他这时怎么了?难道也像胖子一样中邪了?又没看到他的脖子上有东西啊。”

吴諧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胖子嘲笑道:“好歹你也当过兵,怎么还怕死人啊?”

顺子没有理会胖子,脚步沉重的一步一步走下来,来到其中一具尸体之前,蹲了下来,身子微微颤抖。

胖子对黎晓问道:“他怎么了?看上这粽子了?不至于吧。”

黎晓皱眉好像明白了什么,心说不会吧,真给他说中了?跟着咱们真让他找到了他父亲的遗体?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