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猴头酒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14字
  • 2022-01-28 17:06:51

听着胖子的这首打油诗,吴諧摇了摇头,这要是搁在古代,还不被授业的先生手都给打肿了。

四面黑色的墙上,有一些简单的浮雕,雕刻着皇帝设宴时候的情形,只可惜时间太久远,保存下来的那些画面只能看一个大概轮廓。

顺子打着矿灯,边打量边道:“诶呀!吴老板!没想到长白山里竟然还埋着这样的地方,这次算是长眼了。”

胖子一脸你真没见识的表情看着顺子:“这算啥,再走下去还有你没见过的呢。当年金国强盛时,掠夺宋朝得来的那些宝贝,说不定就藏在这里。”

“没想到王老板竟然懂这么多,难怪吴老板会带上你!”顺子恭维道。

“那是,胖爷我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龙,天真没我不行。”胖很是嘚瑟,伸手摸了摸盛放酒水的大缸问道:“天真,你说这缸值钱吗?”

吴諧摇头道:“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这种陶土缸子太糙了,就是送人都没人要。”

胖子不信:“不是吧,这些好歹也是件文物啊!”

黎晓打趣道:“我说胖子,人不要总盯着眼前,眼光要放长远,这缸不行,这酒可是好东西啊!如果还没过期的话,可比那些几十年的茅台值钱的多,而且好这口的人也多,不愁没销路。”

说着用匕首敲开一罐酒的封泥,顿时一股奇特的味道就飘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酒。

胖子凑过来往里张望,他也是个好酒之人,用他的话说能不能喝不知道,反正没醉过。

酒是黑色的,很纯,里面的水份已经基本上没了,只剩下半缸,这半缸就是酒的精华所在,就是不知道放了这么久了还能不能喝。

胖子闻着这味道就就已经受不了了,吞了吞口水,用刀刮了一点,想尝一口。

黎晓赶忙拉住他:“我开玩笑的,你还真当真了?你不要命了!”

胖子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道:“这你不懂,这种窖藏酒放个几百年都不会坏,有些人倒斗,就为那酒去的。”

黎晓十分无语,给了他一巴掌笑骂道:“那说的是现代的高浓度白酒,古代人酿酒大都是十几度,最多不过二十度,就算保存的再好也不可能放上几百年还能食用的。”

“真的?”胖子还是有点不相信,不由看向了吴諧。

吴諧点了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觑,说不定他们就有可以让酒保存千年不坏的方法。我听爷爷提起过,有一次他帮一位考古系的教授,对一座明代古墓进行抢救性的挖掘时,一位学生操作不当,打翻了一个酒坛子,当时光是闻着酒香就醉倒了好几个学生。”

胖子一听来劲了:“嘿,你瞧瞧,还是天真靠谱。”

“别的就我不知道,但是这酒不能喝,这是猴头烧。”潘仔忙上去阻止。

“猴头烧?那和猴儿酒是亲戚不?”胖子疑惑的问道。

“亲不亲戚我不知道,不过你要是舔上一口可能会瘦上二十斤!不信你自己看。”潘仔走过去,一脚就把那酒潭子踢翻了,黑色的酒液和罐子底下的酒漕子全撒了一地,一股浓郁的奇香顿时扑鼻而来。

“你看看那酒漕里面是什么?”

几人都好奇的凑了过去,只见黑色犹如泥浆的酒槽里面,有很多暗红色的絮状物,在浸水的棺材里经常会看到这种东西。

胖子脸色当时就变了,只感觉一阵剧烈的恶心,喉咙发痒,几乎要吐了出来。

黎晓也是脸色微变,那些红色的絮状物,是一具还未完全泡烂的婴儿的尸体,肉已经完全融解于酒中了,但是皮和骨头都在。

潘仔看着几欲作呕的几人,蹲下道:“这酒之所以叫猴头烧,就是因为他们把刚生下来的猴子,放到酒水里封死,活活的把它淹死在里面。”

胖子恶心的擦了擦手,骂道:“你他娘的怎么这么清楚?”

“我在山西的南宫见过这种瓦罐,当时大魁和我们另一个伙计取了一——”潘仔话还没说完,不远处的一只瓦罐突然晃动一下,在这寂静的地宫墓室里十分的清晰。

几人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只见远处的手电光照射的边缘,一只瓦罐突然晃动几下倒在了地上。

吴諧紧张的咽了口吐沫,轻声的问潘仔:“你不是说都是刚出生的猴子吗?这他娘的猴子也能诈尸?”

潘仔一脸不可思议,奇道:“不可能啊!上次看到的明明都是猴子!”

胖子脸上直抽动,想发作又没借口,样子非常好笑。

就在此刻,瓦罐里伸出一个五官模糊的脸,脑袋奇大无比正阴阴的看着众人。

胖子身体一震,不好的回忆涌上心头,顿时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一拉枪栓,咬牙切齿大吼一声:“他娘的!原来大头儿子你躲在这里,可真是让胖爷一顿好找!”说着枪就开火了,一连串“哒哒哒”的子弹就射了出去。

那只大头尸胎,一看情况不妙,“咻”的一下从瓦罐里窜了出来,几个纵跃消失在黑暗的墓道里。

胖子一见子弹全都落空了,抬腿就追了上去。

“胖子!”吴諧大骂,招呼几人跟上。

潘仔看了看身后的那条墓道,问道:“小三爷,这条墓道对不对?”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久,不认让他单独行动,这么大个地跑丢了,上哪去找他?”吴諧无奈的说道。

“这条墓道没错,刚刚跑出墓室时,在墙壁上又看见了那个英文符号”黎晓边跑边说道。

几人这下才放下心来,闷头追着前面的胖子。

当众人跑出墓道,都被惊着了,因为这里面非常宽,足可以并排开两辆解放卡车,应该是施工的时候走骡车的道。

地面上还隐约可以看到当年的车辙痕迹,可是离奇是,甬道竟然里面很冷,温度不知道降了多少度,而且还有冷风从里面吹过来,似乎是通着外面。

潘仔神色凝重的道:“这他娘的可能是鬼喘气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